秦攻趙於長平

 

 

    秦 攻 趙 於 長 平 , 大 破 之 , 引 兵 而 歸 。 因 使 人 索 六 城於 趙 而 講 〔 一 〕 。 趙 計 未 定 。 樓 緩 新 從 秦 來 , 趙 王 與 樓緩 計 之 曰 : 「 與 秦 城 何 如 ? 不 與 何 如 ? 」 樓 緩 辭 讓 曰 :「 此 非 人 〔 二 〕 臣 之 所 能 知 也 。 」 王 曰 : 「 雖 然 , 試 言公 之 私 。 」 樓 緩 曰 : 「 王 亦 聞 夫 公 甫 文 伯 母 乎 ? 公 甫 文伯 官 於 魯 , 病 死 。 婦 人 為 之 自 殺 於 房 中 者 二 八 。 其 母 聞之 , 不 肯 哭 也 。 相 室 曰 : 『 焉 有 子 死 而 不 哭 者 乎 ? 』 其母 曰 : 『 孔 子 , 賢 人 也 , 逐 於 魯 , 是 人 〔 三 〕 不 隨 。 今死 , 而 婦 人 為 死 者 十 六 人 〔 四 〕 。 若 是 者 , 其 於 長 者 薄, 而 於 婦 人 厚 ? 』 故 從 母 言 之 , 之 〔 五 〕 為 賢 母 也 ; 從婦 言 之 , 必 不 免 為 妒 婦 也 。 故 其 言 一 也 , 言 者 異 , 則 人心 變 矣 。 今 臣 新 從 秦 來 , 而 言 勿 與 , 則 非 計 也 ; 言 與 之, 則 恐 王 以 臣 之 為 秦 也 。 故 不 敢 對 。 使 臣 得 為 王 計 之 ,不 如 予 之 。 」 王 曰 : 「 諾 。 」

〔 一 〕   鮑 本 「 講 」 作 「 媾 」 , 又 改作 「 講 」 。 ○   史 書 此 事 在 邯 鄲 圍 解 後 。 按 邯 鄲 之 圍 ,非 秦 德 趙 而 解 也 , 趙 賴 魏 之 力 爾 。 何 事 朝 秦 而 講 以 六 城? 此 策 以 長 平 破 , 懼 而 賂 之 , 是 也 。

〔 二 〕   鮑 本 衍 「 人 」 字 。   札 記 丕烈 案 : 史 記 、 新 序 無 。

〔 三 〕   鮑 本 稱 是 人 , 不 子 之 也 。

〔 四 〕   鮑 本 補 曰 : 正 義 云 , 相 室 、傅 姆 之 類 。 愚 按 , 檀 弓 文 伯 之 喪 , 敬 姜 據 其 床 而 不 哭 曰云 云 , 與 樓 緩 之 言 相 出 入 。 辯 士 之 言 或 過 。 史 及 新 序 並作 「 二 人 」 , 是 。 上 文 「 八 」 字 , 乃 「 人 」 字 之 訛 。  札 記 丕 烈 案 : 吳 說 非 也 。 史 記 、 新 序 「 二 人 」 , 皆 「 二八 」 之 訛 。

〔 五 〕   鮑 本 「 之 」 字 不 重 。 ○ 札記 丕 烈 案 : 史 記 作 「 故 從 母 言 之 , 是 為 賢 母 ; 從 妻 言 之, 是 必 不 免 為 「 妒 妻 」 。 新 序 有 兩 「 是 」 字 , 無 兩 「 之」 字 。 此 當 「 必 」 上 脫 一 「 之 」 字 。

    虞 卿 聞 之 , 入 見 王 , 王 以 樓 緩 言 告 之 。 虞 卿 曰 :「 此 飾 說 也 〔 一 〕 。 」 秦 既 解 邯 鄲 之 圍 , 而 趙 王 入 朝 ,使 趙 郝 〔 二 〕 約 事 於 秦 , 割 六 縣 而 講 〔 三 〕 。 王 曰 : 「何 謂 也 ? 」 虞 卿 曰 : 「 秦 之 攻 趙 也 , 倦 而 歸 乎 ? 王 以 〔四 〕 其 力 尚 能 進 , 愛 王 而 不 攻 乎 ? 」 王 曰 : 「 秦 之 攻 我也 〔 五 〕 , 不 遺 餘 力 矣 , 必 以 倦 而 歸 也 。 」 虞 卿 曰 : 「秦 以 其 力 攻 其 所 不 能 取 , 倦 而 歸 。 王 又 以 其 力 之 所 不 能攻 以 資 之 , 是 助 秦 自 攻 也 。 來 年 秦 復 攻 王 , 王 無 以 救 矣。 」

〔 一 〕   鮑 本 猶 飾 辯 。

〔 二 〕   姚 本 音 釋 , 作 「 赦 」 。

〔 三 〕   鮑 本 原 注 衍 「 秦 既 解 邯 鄲 之圍 而 趙 王 入 朝 使 趙 郝 約 事 於 秦 割 六 縣 而 講 」 二 十 四 字 。 ○   補 曰 : 此 二 十 四 字 脫 簡 誤 在 此 , 史 以 為 章 首 者 。 此策 實 非 邯 鄲 圍 解 後 事 也 。   札 記 丕 烈 案 : 史 記 以 此 篇 列後 秦 趙 戰 長 平 趙 不 勝 篇 之 下 , 首 有 此 二 十 四 字 。 此 下 至「 其 勢 必 無 趙 矣 」 , 「 樓 緩 」 盡 為 「 趙 郝 」 , 列 於 前 ;下 接 「 趙 計 未 定 」 , 至 「 此 飾 說 也 」 ; 下 接 「 王 必 無 與」 , 至 末 。 新 序 亦 如 此 。 考 此 , 乃 策 文 先 後 , 本 不 與 史記 同 , 或 就 此 間 標 史 記 文 而 誤 入 正 文 , 遂 致 與 「 趙 計 未定 」 上 文 複 出 。 吳 氏 以 為 脫 簡 者 , 非 是 。 當 刪 此 二 十 四字 。 其 餘 次 序 仍 策 文 之 舊 。

〔 四 〕   姚 本 錢 、 劉 去 「 王 以 」 字 ,添 「 亡 」 字 。

〔 五 〕   札 記 今 本 「 攻 」 誤 「 伐 」 。

    王 又 以 虞 卿 之 言 告 樓 緩 〔 一 〕 。 樓 緩 曰 : 「 虞 卿能 盡 知 秦 力 之 所 至 乎 〔 二 〕 ? 誠 知 秦 力 之 不 至 〔 三 〕 ,此 彈 丸 之 地 , 猶 不 予 也 , 令 秦 來 年 復 攻 王 , 得 無 割 其 內而 媾 乎 ? 」 王 曰 : 「 誠 聽 子 割 矣 , 子 能 必 來 年 秦 之 不 復攻 我 乎 ? 」 樓 緩 對 曰 : 「 此 非 臣 之 所 敢 任 也 。 昔 者 三 晉之 交 於 秦 , 相 善 也 。 今 秦 釋 韓 、 魏 而 獨 攻 王 , 王 之 所 以事 秦 必 不 如 韓 、 魏 也 。 今 臣 為 足 下 解 負 親 之 攻 〔 四 〕 ,啟 關 通 敝 〔 五 〕 , 齊 交 韓 、 魏 〔 六 〕 。 至 來 年 而 王 獨 不取 於 秦 〔 七 〕 , 王 之 所 以 事 秦 者 , 必 在 韓 、 魏 之 後 也 。此 非 臣 之 所 敢 任 也 。 」

〔 一 〕   鮑 本 史 云 樓 緩 事 。 正 曰 : 史云 趙 郝 , 新 序 同 , 止 「 其 勢 必 無 趙 矣 」 。   札 記 丕 烈 案: 此 策 文 與 史 記 不 同 , 策 無 趙 郝 。 新 序 出 史 記 , 說 見 上。

〔 二 〕   鮑 本 至 , 猶 及 也 。 虞 卿 言 秦力 倦 而 歸 , 謂 秦 力 所 及 止 是 耳 。 秦 力 豈 止 是 而 已 乎 ?

〔 三 〕   鮑 本 「 誠 」 下 補 「 不 」 字 ,「 之 」 下 「 不 」 作 「 所 」 。 ○   札 記 今 本 「 誠 」 下 有 「不 」 字 , 「 之 」 下 有 「 所 」 字 , 乃 誤 涉 鮑 也 。 丕 烈 案 :史 記 、 新 序 作 「 誠 知 秦 力 之 所 不 至 」 。

〔 四 〕   鮑 本 趙 嘗 親 秦 而 復 負 之 , 故秦 攻 之 , 今 為 媾 所 以 解 也 。

〔 五 〕   鮑 本 「 敝 」 作 「 弊 」 。 ○  正 曰 : 當 作 「 幣 」 。   札 記 今 本 「 敝 」 作 「 幣 」 , 乃 誤涉 鮑 也 。 丕 烈 案 : 新 序 作 「 幣 」 , 史 記 作 「 弊 」 。

〔 六 〕   鮑 本 使 其 交 秦 與 韓 、 魏 等 。

〔 七 〕   鮑 本 不 為 秦 所 取 。

    王 以 樓 緩 之 言 告 。 虞 卿 曰 〔 一 〕 : 「 樓 緩 言 不 媾, 來 年 秦 復 攻 王 , 得 無 更 割 其 內 而 媾 。 今 媾 , 樓 緩 又 不能 必 秦 之 不 復 攻 也 , 雖 割 何 益 ? 來 年 復 攻 , 又 割 其 力 之所 不 能 取 而 媾 也 , 此 自 盡 之 術 也 。 不 如 無 媾 。 秦 雖 善 攻, 不 能 取 六 城 ; 趙 雖 不 能 守 , 而 不 至 失 六 城 〔 二 〕 。 秦倦 而 歸 , 兵 必 罷 〔 三 〕 。 我 以 五 城 〔 四 〕 收 天 下 以 攻 罷秦 , 是 我 失 之 於 天 下 , 而 取 償 於 秦 也 。 吾 國 尚 利 , 孰 與坐 而 割 地 , 自 弱 以 強 秦 ? 今 樓 緩 曰 : 『 秦 善 韓 、 魏 而 攻趙 者 , 必 王 之 事 秦 不 如 韓 、 魏 也 。 』 是 使 王 歲 以 六 城 事秦 也 , 即 坐 而 地 盡 矣 。 來 年 秦 復 求 割 地 , 王 將 予 之 乎 ?不 與 , 則 是 棄 前 貴 〔 五 〕 而 挑 秦 禍 也 〔 六 〕 ; 與 之 , 則無 地 而 給 之 。 語 曰 : 『 強 者 善 攻 , 而 弱 者 不 能 自 守 。 』今 坐 而 聽 秦 , 秦 兵 不 敝 而 多 得 地 , 是 強 秦 而 弱 趙 也 。 以益 愈 〔 七 〕 強 之 秦 , 而 割 愈 弱 之 趙 , 其 計 固 不 止 矣 〔 八〕 。 且 秦 虎 狼 之 國 也 , 無 禮 義 之 心 。 其 求 無 已 , 而 王 之地 有 盡 。 以 有 盡 之 地 , 給 無 已 之 求 , 其 勢 必 無 趙 矣 。 故曰 : 此 飾 說 〔 九 〕 也 。 王 必 勿 與 。 」 王 曰 : 「 諾 。 」

〔 一 〕   鮑 本 「 虞 卿 」 下 補 「 虞 卿 」二 字 。 ○   補 曰 : 史 此 下 復 有「
虞 卿 」 二 字 。   札 記 丕 烈 案 : 新 序有 。

〔 二 〕   鮑 本 上 「 媾 」 皆 作 「 講 」 ,「 而 」 作 「 亦 」 。 ○   札 記 丕 烈 案 : 史 記 作 「 終 不 失 」, 新 序 作 「 亦 不 失 」 。

〔 三 〕   鮑 本 並 音 疲 。

〔 四 〕   鮑 本 「 五 」 作 「 六 」 。 ○  下 同 。 正 曰 : 此 五 城 , 與 後 「 五 城 賂 齊 」 、 「 得 王 五 城」 之 「 五 」 , 且 當 從 本 文 。   札 記 丕 烈 案 : 史 記 作 「 六城 」 , 新 序 作 「 五 縣 」 。 考 此 , 當 策 文 作 「 城 」 , 史 記作「
縣 」 , 新 序 出 史記 。 今 本 史 記 「 城 」 「 縣 」 錯 出 。 新 序 後 二 處 亦 作「
六 城 」 。 皆 有 誤 。

〔 五 〕   鮑 本 「 貴 」 作 「 資 」 。 ○  補 曰 : 恐 作 「 資 」 。 史 作 「 功 」 。   札 記 今 本 「 貴 」 作「 資 」 , 乃 誤 涉 鮑 也 。 丕 烈 案 : 新 序 作 「 功 」 。

〔 六 〕   鮑 本 史 注 「 挑 戰 」 為 「 致 師」 , 則 此 言 禍 自 我 致 也 。

〔 七 〕   鮑 本 衍 「 愈 」 字 。 正 曰 : 新序 同 , 史 作 「 益 強 」 , 然 有 「 愈 」 字 亦 通 。 益 , 謂 增 益之 也 。

〔 八 〕   鮑 本 言 割 不 止 。

〔 九 〕   鮑 本 補 曰 : 按 此 「 飾 說 」 二字 , 與 前 相 應 , 則 文 有 亂 脫 無 疑 。   札 記 丕 烈 案 : 說 見上 。

    樓 緩 聞 之 , 入 見 於 王 , 王 又 以 虞 卿 言 告 之 。 樓 緩曰 : 「 不 然 , 虞 卿 得 其 一 , 未 知 其 二 也 。 夫 秦 、 趙 構 難, 而 天 下 皆 說 , 何 也 ? 曰 『 我 將 因 強 而 乘 〔 一 〕 弱 』 。今 趙 兵 困 於 秦 , 天 下 之 賀 戰 者 〔 二 〕 , 則 必 盡 〔 三 〕 在於 秦 矣 。 故 不 若 亟 割 地 求 和 , 以 疑 天 下 , 慰 秦 心 。 不 然, 天 下 將 因 秦 之 怒 , 秦 〔 四 〕 趙 之 敝 而 瓜 分 之 〔 五 〕 。趙 且 亡 , 何 秦 之 圖 ? 王 以 此 斷 之 , 勿 復 計 也 。 」

〔 一 〕   鮑 本 乘 , 猶 陵 。

〔 二 〕   鮑 本 「 者 」 上 補 「 勝 」 字 。 ○   正 曰 : 史 有 「 勝 」 字 。   札 記 丕 烈 案 : 新 序 有 。

〔 三 〕   鮑 本 無 「 盡 」 字 。 ○   札 記丕 烈 案 : 史 記 、 新 序 有 。

〔 四 〕   姚 本 一 作 「 乘 」 。   鮑 本 「秦 」 作 「 乘 」 。 ○

〔 五 〕   鮑 本 分 其 地 如 破 瓜 然 。

    虞 卿 聞 之 , 又 入 見 王 曰 : 「 危 矣 , 樓 子 之 為 秦 也〔 一 〕 ! 夫 趙 兵 困 於 秦 , 又 割 地 為 和 , 是 愈 疑 天 下 , 而何 慰 秦 心 哉 ? 是 不 亦 大 示 天 下 弱 乎 ? 且 臣 曰 勿 予 者 , 非固 勿 予 而 已 也 。 秦 索 六 城 於 王 , 王 以 五 城 賂 齊 。 齊 , 秦之 深 讎 也 〔 二 〕 , 得 王 五 城 , 并 力 而 西 擊 秦 也 〔 三 〕 ,齊 之 聽 王 , 不 待 辭 之 畢 也 。 是 王 失 於 齊 而 取 償 於 秦 〔 四〕 , 一 舉 結 三 國 之 親 〔 五 〕 , 而 與 秦 易 道 也 。 」 趙 王 曰: 「 善 。 」 因 發 虞 卿 東 見 齊 王 〔 六 〕 , 與 之 謀 秦 。

〔 一 〕   鮑 本 為 秦 計 深 , 而 趙 勢 危 。

〔 二 〕   鮑 本 嘗 爭 為 帝 。 正 曰 : 不 特此 。

〔 三 〕   姚 本 劉 本 去 「 也 」 字 。

〔 四 〕   姚 本 孫 本 抹 去 此 十 字 。

〔 五 〕   鮑 本 韓 、 魏 本 趙 與 國 , 與 齊為 三 。

〔 六 〕   鮑 本 王 建 。

    虞 卿 未 反 , 秦 之 使 者 已 在 趙 矣 。 樓 緩 聞 之 , 逃 去。 〔 一 〕

〔 一 〕   鮑 本 虞 卿 傳 有 , 次 第 不 同 。先 云 「 秦 既 解 邯 鄲 」 , 與 今 所 衍 二 十 四 字 同 。 次 「 虞 卿謂 趙 王 曰 , 秦 之 攻 王 也 倦 而 歸 乎 」 止 「 勢 必 無 趙 矣 」 。次 「 趙 王 計 未 定 , 樓 緩 從 秦 來 」 止 「 此 飾 說 也 」 。 次 「王 必 勿 與 , 樓 緩 聞 之 」 止 「 緩 聞 之 逃 去 」 。 彪 謂 : 虞 卿可 謂 見 善 明 者 矣 。 當 趙 以 四 十 萬 覆 於 長 平 之 下 , 凡 在 趙庭 之 臣 , 孰 不 魄 奪 氣 喪 , 顧 講 秦 以 偷 須 臾 之 寧 ? 卿 獨 為之 延 慮 卻 顧 , 折 樓 緩 之 口 , 挫 強 秦 之 心 , 反 使 秦 人 先 趙而 講 。 於 此 亦 足 以 見 從 者 , 天 下 之 勢 。 七 國 辯 士 , 策 必中 , 計 必 得 , 而 不 失 其 正 , 唯 卿 與 陳 軫 有 焉 。 賢 矣 哉 !正 曰 : 大 事 記 引 蘇 氏 云 , 虞 卿 終 始 事 趙 , 專 持 從 說 , 非說 客 也 。 鮑 以 卿 與 陳 軫 並 稱 , 軫 料 事 明 切 , 不 下 於 卿 ,其 勸 懷 王 賂 秦 而 取 償 於 齊 , 意 亦 類 此 。 他 雖 辯 給 可 善 ,而 言 稍 浮 。 至 其 往 來 秦 、 楚 , 爭 寵 張 儀 , 徼 貴 犀 首 , 未離 說 客 之 習 也 ! 豈 卿 比 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