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敗魏於華走芒卯而圍大梁

 

 

    秦 敗 魏 於 華 〔 一 〕 , 走 芒 卯 而 圍 大 梁 。 須 賈 〔 二 〕為 魏 謂 穰 侯 曰 : 「 臣 聞 魏 氏 大 臣 父 兄 皆 謂 魏 王 曰 : 『 初〔 三 〕 時 惠 王 伐 趙 , 戰 勝 乎 三 梁 〔 四 〕 , 十 萬 之 軍 拔 邯鄲 〔 五 〕 , 趙 氏 不 割 , 而 邯 鄲 復 歸 。 齊 人 攻 燕 , 殺 子 之, 破 故 國 〔 六 〕 , 燕 不 割 , 而 燕 國 復 歸 。 燕 、 趙 之 所 以國 全 兵 勁 , 而 地 不 并 乎 諸 侯 者 , 以 其 能 忍 難 而 重 出 地 也。 宋 、 中 山 數 伐 數 割 , 而 隨 以 亡 。 臣 〔 七 〕 以 為 燕 、 趙可 法 , 而 宋 、 中 山 可 無 為 也 。 夫 秦 貪 戾 之 國 而 無 親 , 蠶食 魏 , 盡 晉 國 , 戰 勝 睾 子 〔 八 〕 , 割 八 縣 , 地 未 畢 入 而兵 復 出 矣 。 夫 秦 何 厭 之 有 哉 ! 今 又 走 芒 卯 , 入 北 地 〔 九〕 , 此 非 但 攻 梁 也 , 且 劫 王 以 多 割 也 , 王 必 勿 聽 也 。 今王 循 楚 、 趙 而 講 〔 一 0 〕 , 楚 、 趙 怒 而 與 王 爭 事 秦 , 秦必 受 之 。 秦 挾 楚 、 趙 之 兵 以 復 攻 , 則 國 救 亡 不 可 得 也 〔一 一 〕 已 。 願 王 之 必 無 講 也 。 王 若 欲 講 , 必 少 割 而 有 質〔 一 二 〕 ; 不 然 必 欺 〔 一 三 〕 。 』 是 臣 之 所 聞 於 魏 也 ,願 君 之 以 是 慮 事 也 。

〔 一 〕   鮑 本 華 山 。 在 弘 農 華 陰 。 秦紀 作 華 陽 。 註 , 亭 名 , 在 密 縣 。 事 在 此 二 年 。 正 曰 : 華陰 之 「 華 」 , 去 聲 。 華 下 、 華 陽 , 史 無 音 。

〔 二 〕   鮑 本 魏 人 。

〔 三 〕   札 記 今 本 「 初 」 誤 「 幼 」 。

〔 四 〕   鮑 本 春 秋 , 秦 取 梁 , 漢 夏 陽也 。 河 內 有 梁 , 周 小 邑 也 。 陳 留 、 浚 儀 、 大 梁 為 三 , 皆魏 地 。 正 曰 : 索 隱 云 云 , 梁 即 南 梁 , 又 說 見 齊 策 。

〔 五 〕   鮑 本 秦 十 二 年 攻 趙 , 虜 莊 賈。 正 曰 : 魏 惠 王 十 八 年 拔 趙 邯 鄲 , 二 十 年 歸 趙 邯 鄲 。

〔 六 〕   鮑 本 補 曰 : 通 鑑 、 大 事 記 在宣 王 二 十 九 年 。

〔 七 〕   姚 本 曾 本 無 「 臣 」 字 。   鮑本 此 臣 , 魏 大 臣 所 稱 。

〔 八 〕   姚 本 史 記 作 「 暴 子 」 。   鮑本 「 睾 」 作 「 睪 」 。 ○   地 缺 。 正 曰 : 皋 , 上 刀 反 ; 睪, 羊 益 反 。 又 「 ● 」 作 「 澤 」 。古 書 三 字 皆 通 , 此 未 有 據 。 史 「 睾 」 作 「 暴 」 , 下 同 。徐 廣 云 , 暴 鳶 也 。 大 事 記 作 「 暴 吏 」 。 未 詳 。

〔 九 〕   鮑 本 梁 之 北 , 非 郡 。 正 曰 :史 記 作 「 宅 」 , 策 字 訛 , 下 同 。 正 義 引 竹 書 云 , 宅 陽 一名 北 宅 。 括 地 志 云 , 故 城 在 鄭 州 滎 陽 縣 西 。   札 記 丕 烈案 : 北 宅 , 徐 廣 云 , 宅 陽 也 。 張 守 節 同 。

〔 一 0 〕 鮑 本 循 , 猶 順 也 。 以 下 文 考之 , 秦 時 蓋 合 楚 、 趙 共 攻 魏 , 魏 見 二 國 為 秦 用 , 遂 欲 講秦 , 不 反 覆 思 之 也 。 正 曰 : 「 循 」 即 「 徇 」 。   札 記 丕烈 案 : 吳 說 未 是 也 。 史 記 「 循 」 作 「 有 」 , 謂 魏 方 有 楚、 趙 之 救 , 此 當 與 之 同 意 。 「 循 」 必 誤 字 也 。 下 句 「 楚趙 怒 而 與 王 爭 事 秦 」 , 史 記 「 而 」 下 多 「 去 王 」 二 字 ,意 尤 明 。 鮑 說 則 更 誤 矣 。

〔 一 一 〕 鮑 本 衍 「 也 」 字 。

〔 一 二 〕 鮑 本 亦 事 驗 也 。 正 曰 : 索 隱云 , 少 割 地 而 求 秦 質 子 。

〔 一 三 〕 鮑 本 補 曰 : 索 隱 云 , 必 稱 秦欺 。

    「 周 書 曰 : 『 維 命 不 于 常 。 』 此 言 幸 之 不 可 數 也。 夫 戰 勝 睾 子 , 而 割 八 縣 , 此 非 兵 力 之 精 , 非 計 之 工 〔一 〕 也 , 天 幸 〔 二 〕 為 多 矣 。 今 又 走 芒 卯 , 入 北 地 , 以攻 大 梁 , 是 以 天 幸 自 為 常 也 。 知 者 不 然 。

〔 一 〕   鮑 本 「 工 」 作 「 功 」 。 ○

〔 二 〕   鮑 本 漢 史 「 天 幸 」 語 , 本 此。

    「 臣 聞 魏 氏 悉 其 百 縣 〔 一 〕 勝 兵 , 以 止 戍 大 梁 ,臣 以 為 不 下 三 十 萬 。 以 三 十 萬 之 眾 , 守 十 仞 之 城 , 臣 以為 雖 湯 、 武 復 生 , 弗 易 攻 也 。 夫 輕 信 楚 、 趙 之 兵 , 陵 十仞 之 城 , 戴 〔 二 〕 三 十 萬 之 眾 , 而 志 必 舉 之 , 臣 以 為 自天 下 之 始 分 以 至 于 今 , 未 嘗 有 之 也 。 攻 而 不 能 拔 , 秦 兵必 罷 〔 三 〕 , 陰 〔 四 〕 必 亡 , 則 前 功 必 棄 矣 。 今 魏 方 疑, 可 以 少 割 收 也 。 願 〔 五 〕 之 及 楚 、 趙 之 兵 未 任 於 大 梁也 〔 六 〕 , 亟 以 少 割 收 。 魏〔
七 〕 方 疑 , 而 得 以 少 割 為 和 , 必 欲 之 , 則 君 得 所 欲 矣。 楚 、 趙 怒 於 魏 之 先 己 講 也 〔 八 〕 , 必 爭 事 秦 。 從 〔 九〕 是 以 散 , 而 君 後 擇 焉 〔 一 0 〕 。 且 君 之 嘗 割 晉 國 取 地也 , 何 必 以 兵 哉 〔 一 一 〕 ? 夫 兵 不 用 , 而 魏 效 絳 、 安 邑, 又 為 陰 啟 〔 一 二 〕 兩 機 , 盡 〔 一 三 〕 故 宋 , 衛 效 尤 憚。 〔 一 四 〕 秦 兵 〔 一 五 〕 已 令 〔 一 六 〕 , 而 君 制 之 , 何求 而 不 得 ? 何 為 而 不 成 ? 臣 願 君 之 熟 計 而 無 行 危 也 。 」

〔 一 〕   姚 本 曾 本 作 「 姓 」 。

〔 二 〕   鮑 本 補 曰 : 一 本 標 孫 作 「 戰」 。   札 記 丕 烈 案 : 作 「 戴 」 者 誤 也 。 史 記 作 「 戰 」 。

〔 三 〕   鮑 本 音 疲 。

〔 四 〕   鮑 本 陰 , 穰 侯 別 邑 。 正 曰 :陰 即 陶 , 說 見 趙 策 。   札 記 丕 烈 案 : 史 記 作 陶 邑 。

〔 五 〕   鮑 本 「 願 」 下 補 「 君 」 字 。 ○   補 曰 : 史 , 願 君 逮 楚 、 趙 。   札 記 今 本 「 願 」 下 有「 君 」 字 , 乃 誤 涉 鮑 也 。

〔 六 〕   鮑 本 未 以 攻 梁 自 任 。

〔 七 〕   鮑 本 「 魏 」 字 重 。 ○   札 記丕 烈 案 : 重 者 當 是 。

〔 八 〕   鮑 本 己 兵 未 至 , 而 與 秦 講 。

〔 九 〕   鮑 本 從 橫 之 「 從 」 。

〔 一 0 〕 鮑 本 擇 其 所 與 於 散 從 之 後 。

〔 一 一 〕 鮑 本 先 割 取 時 不 用 兵 。

〔 一 二 〕 鮑 本 言 得 亡 國 以 拓 陰 之 封 地。 補 曰 : 「 又 為 」 止 「 己 令 」 , 策 文 有 脫 誤 , 見 後 。

〔 一 三 〕 鮑 本 兩 , 謂 得 縣 啟 封 。 盡 ,無 遺 也 。

〔 一 四 〕 鮑 本 「 尤 憚 」 作 「 憚 尤 」 。 ○   魏 自 比 小 國 , 二 國 , 小 國 也 。

〔 一 五 〕 鮑 本 出 地 而 小 , 故 愈 畏 秦 。

〔 一 六 〕 姚 本 續 云 : 史 , 衛 效 單 父 ,秦 兵 已 全 。   鮑 本 「 令 」 作 「 合 」 。 ○   魏 合 秦 。 補 曰: 史 云 , 「 又 為 陶 開 兩 道 , 幾 盡 故 宋 , 衛 必 效 單 父 , 秦兵 可 全 」 云 云 。 按 此 文 明 順 , 姚 註 亦 宜 引 從 之 。 正 義 云,「
故 宋 及 單 父 , 是 陶 南 道 ; 魏 安 邑 及絳 , 是 陶 北 道 」 。 索 隱 云 , 「 穰 侯 封 陶 , 魏 效 絳 、 安 邑, 是 得 河 東 地 , 言 從 秦 通 陶 , 開 河 西 、 河 東 之 兩 道 」 。此 時 宋 已 滅 , 是 秦 將 盡 得 宋 地 也 。 愚 謂 「 可 全 」 , 即 上言 不 用 之 意 。

    穰 侯 曰 : 「 善 。 」 乃 罷 梁 圍 。 〔 一 〕

〔 一 〕   鮑 本 彪 謂 : 賈 之 說 , 不 足 以已 秦 也 , 為 其 為 魏 也 過 深 , 而 說 秦 者 不 切 。 夫 以 秦 為 天幸 , 而 欲 其 無 行 危 也 , 秦 豈 信 之 哉 ! 秦 行 是 何 危 之 有 ?且 其 為 魏 之 過 深 也 , 適 足 以 疑 秦 , 豈 沮 於 是 哉 ! 梁 圍 之解 , 將 別 有 故 , 非 賈 力 也 。 正 曰 : 大 事 記 略 載 此 章 及 穰侯 攻 大 梁 章 , 謂 同 一 術 。 愚 謂 , 魏 利 於 少 割 , 穰 侯 喜 得此 地 而 罷 兵 , 亦 無 不 可 。 大 事 記 , 周 赧 王 四 十 年 , 秦 昭三 十 二 , 魏 安 釐 二 , 韓 釐 二 十 一 , 趙 惠 文 二 十 四 年 , 秦以 魏 冉 為 相 國 , 伐 韓 , 暴 鳶 救 魏 , 魏 冉 破 之 , 斬 首 四 萬, 鳶 走 開 封 , 魏 割 八 縣 以 和 。 魏 冉 復 伐 魏 , 走 芒 卯 , 入北 宅 , 遂 圍 大 梁 , 魏 割 溫 以 和 。 四 十 一 年 , 魏 背 秦 與 齊從 親 , 秦 魏 冉 伐 魏 , 拔 四 城 , 斬 首 四 萬 。 四 十 二 年 , 趙、 魏 伐 韓 華 陽 , 秦 魏 冉 、 白 起 、 客 卿 胡 傷 救 韓 , 敗 魏 將芒 卯 華 陽 , 斬 首 十 三 萬 , 取 卷 、 蔡 陽 、 長 社 。 又 敗 趙 將賈 偃 , 沉 其 卒 二 萬 於 河 , 取 觀 津 。 魏 予 秦 南 陽 以 和 。 以其 地 為 南 陽 郡 , 遷 免 臣 居 之 。   通 鑑 綱 目 書 略 同 , 不 著暴 鳶 、 芒 卯 等 及 以 地 為 南 陽 郡 一 節 。 補 曰 : 按 史 , 魏 安釐 王 二 年 、 三 年 、 四 年 , 連 歲 魏 冉 將 兵 來 伐 。 二 年 之 戰, 韓 暴 鳶 救 魏 敗 走 。 年 表 、 秦 紀 、 魏 世 家 、 魏 冉 傳 皆 云兵 至 大 梁 。 次 年 之 戰 不 地 。 最 後 華 陽 之 戰 , 趙 、 魏 伐 韓, 秦 救 韓 , 敗 趙 、 魏 , 走 芒 卯 。 但 史 所 載 有 差 互 , 紀 以擊 芒 卯 華 陽 , 傳 以 走 暴 鳶 , 並 為 次 年 事 。 華 陽 之 戰 , 或云 得 三 晉 將 , 或 云 攻 趙 、 韓 、 魏 。 八 縣 、 三 縣 之 殊 , 十萬 、 十 五 萬 之 舛 。 故 大 事 紀 參 定 書 之 。 今 考 此 策 , 須 賈之 辭 , 謂 戰 勝 暴 子 , 割 八 縣 , 地 未 畢 而 兵 復 出 。 此 大 事記 所 以 書 此 役 繼 於 走 暴 鳶 之 後 。 但 策 首 書 秦 敗 魏 於 華 ,恐 「 於 華 」 二 字 因 下 章 誤 衍 也 。 又 按 秦 紀 , 昭 王 三 十 四年 , 書 秦 與 魏 韓 上 庸 地 為 一 郡 南 陽 , 免 臣 遷 居 之 。 三 十五 年 初 , 置 南 陽 郡 。 大 事 記 於 魏 予 秦 南 陽 後 , 書 以 其 地為 南 陽 郡 , 遷 免 臣 居 之 , 即 以 此 為 是 年 事 。 按 南 陽 凡 二, 其 一 河 南 之 脩 武 , 其 一 鄧 州 之 堵 陽 。 免 臣 者 , 以 罪 免, 遷 守 新 邊 。 秦 不 信 敵 國 之 民 , 故 徙 其 國 人 使 錯 居 之 。前 此 二 十 七 年 , 攻 楚 , 赦 罪 人 遷 之 南 陽 。 大 事 記 必 謂 前已 備 楚 , 故 今 以 新 得 之 南 陽 , 而 不 知 紀 書 乃 謂 秦 與 魏 韓上 庸 地 為 一 郡 於 南 陽 。 上 庸 屬 漢 中 , 今 房 州 竹 山 縣 , 則正 鄧 之 南 陽 也 。 次 年 乃 書 置 南 陽 郡 。 秦 南 陽 郡 即 鄧 , 而脩 武 更 置 河 內 郡 , 不 聞 兩 南 陽 也 。 昭 王 四 十 四 年 , 秦 白起 攻 韓 取 南 陽 , 絕 大 行 道 , 使 秦 已 置 郡 , 不 應 復 云 爾 。大 事 記 亦 書 之 矣 。 此 條 蓋 因 魏 入 南 陽 以 和 , 偶 與 下 文 南陽 免 臣 相 次 , 而 致 誤 爾 。 因 上 論 大 事 記 文 附 于 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