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復古詞全集 《石屏詞》

共四十五首

 

大江西上曲

大江西上,鬱孤台八境,人間圖畫。地湧千峰搖翠浪,兩派玉虹如瀉。彈壓江山,品題風月,四海今王謝。風流人物,扣公一世雄也。
一片憂國丹心,彈絲吹笛,未必能陶寫。西北風塵方澒洞,宰相閑歸綠野。月斧爭鳴,風斤運巧,不用修亭榭。紫樞黃閣,要公整頓天下。

 


木蘭花慢

鶯啼啼不盡,任燕語、語難通。這一點閑愁,十年不斷,惱亂春風。重來故人不見,但依然、楊柳小樓東。記得同題粉壁,而今壁破無蹤。
蘭譟s漲綠溶溶。流恨落花紅。念著破春衫,當時送別,燈下裁縫。相思謾然自苦,算雲煙、過眼總成空。落日楚天無際,憑欄目送飛鴻。

 



水調歌頭

鵰鶚上雲漢,虎豹守天關。一官遊戲,笑向古郢試朱轓。天下封疆幾郡,盡得公?太守,奉詔仰天寬。萬物一吐氣,千里賀平安。
雪樓高,三百尺,玉欄幹。政成無事,時複把酒對江山。問訊莫愁安在,見說風流宋玉,猶有屋三間。請和陽春曲,留與世人看。

 



水調歌頭

輪奐半天上,勝概壓南樓。籌邊獨坐,豈欽登覽快雙眸。浪說胸吞雲夢,直把氣吞殘虜,西北望神州。百載一機會,人事恨悠悠。
騎黃鶴,賦鸚鵡,謾風流。岳王祠畔,楊柳煙鎖古今愁。整頓乾坤手段,指授英雄方略,雅志若?酬。杯酒不在手,雙鬢恐驚秋。

 


行香子
萬石崔嵬,二水漣漪。此江山、天下之奇。太平氣象,百姓熙熙。有文章公,經綸手,把州麾。
滿斟壽酒,笑撚梅枝。管年年、長見花時。佳人休唱,淺近歌詞。讀浯溪頌,愚穀記,澹岩詩。

 



西江月

宿酒才醒又醉,春霄欲雨還晴。柳邊花底聽鶯聲,白髮莫教臨鏡。
過隙光陰易去,浮雲富貴難憑。但將一笑對公卿,我是無名百姓。

 


西江月

三過武昌台下,卻逢三度重陽。菊花祗作舊時黃,白雪堆人頭上。
昨日將軍亭館,今朝陶令壺觴。醉來東望海茫茫,家近蓬萊方丈。

 


沁園春

一曲狂歌,有百餘言,說盡一生。費十年燈火,讀書讀史,四方奔走,求利求名。蹭蹬歸來,閉門獨坐,贏得窮吟詩句清。夫詩者,皆吾儂平日,愁歎之聲。
空餘豪氣崢嶸。安得良田二頃耕。向臨邛滌器,可憐司馬,成都賣蔔,誰識君平。分則宜然,吾何敢怨,螻蟻逍遙戴粒行。開懷抱,有青梅薦酒,綠樹啼鶯。

 


沁園春

請賦林堂,林堂未成,吾何賦哉。想胸中丘壑,山中風月,亭台幾所,花木千栽。應接光陰,品題勝概,須待堂成我再來。聽分付,是經行去處,莫放蒼苔。
吾曹不墮塵埃。要胸次長隨笑口開。任江湖浪[,鷗盟雁序,功名到手,鳳閣鸞台。它日相尋,有踰此約,酌水浮君三百杯。聞斯語,有冠山突兀,袍嶺崔嵬。

 


柳梢青

袖劍飛吟。洞庭青草,秋水深深。萬頃波光,嶽陽樓上,一快披襟。
不須攜酒登臨。問有酒、何人共斟。變盡人間,君山一點,自古如今。

 


洞仙歌

賣花擔上,菊蕊金初破。說著重陽怎虛過。看畫城簇簇,酒肆歌樓,奈沒個巧處,安排著我。
家鄉煞遠哩,抵死思量,枉把眉頭萬千鎖。一笑且開懷,小合團欒,旋簇著、幾般蔬果。把三杯兩盞記時光,問有甚曲兒,好唱一個。

 


祝英台近

泛杭川,臨塵水。幾日共遊戲。歌笑開懷,酒醒又還醉。奈何一旦分攜,連風雨,剪不斷、客愁千里。
水雲際。遙望一片飛鴻,苦是失群地。滿眼春風,管甚閑桃。李此行歸老家山,相逢難又,但一味、相思而已。

 


望江南

壺山好,博古又通今。結屋三間藏萬卷,揮毫一字直千金。四海有知音。
門外路,咫尺是湖陰。萬柳堤邊行處樂,百花洲上醉時吟。不負一生心。

 


望江南

壺山好,膽氣不妨麤。手奮空拳成活計,眼穿故紙下功夫。處世未全疏。
生涯事,近日果何如。背錦奚奴能檢典,畫眉老婦出交租。且喜有贏餘。

 


望江南

壺山好,文字滿胸中。詩律變成長慶體,歌詞漸有稼軒風。最會說窮通。
中年後,雖老未成翁。兒大相傳書種在,客來不放酒尊空。相對醉?紅。

 


望江南

壺山好,也解憶狂夫。轉首便成千里別,經年不寄一行書。渾似不相疏。
催歸曲,一唱一愁予。有劍賣來酤酒吃,無錢歸去買山居。安處即吾廬。

 


望江南

石屏老,家住海東雲。本是尋常田舍子,如何呼喚作詩人。無益費精神。
千首富,不救一生貧。賈島形模元自瘦,杜陵言語不妨村。誰解學西昆。

 


望江南

石屏老,長憶少年遊。自謂虎頭須食肉,誰知猿臂不封侯。身世一虛舟。
平生事,說著也堪羞。四海九州雙腳底,千愁萬恨兩眉頭。白髮早歸休。

 


望江南

石屏老,悔不住山林。註定一生佑有命,老來萬事付無心。巧語不如瘖。
貧亦樂,莫負好光陰。但願有頭生白髮,何憂無地覓黃金。遇酒且須斟。

 


清平樂

醉狂癡作,誤信青樓約。酒醒梅花吹畫角,翻得一場寂寞。
相如謾賦淩雲,琴台不遇文君。江上琵琶舊曲,只堪分付商人。

 

 

清平樂

今朝欲去,忽有留人處。說與江頭楊柳樹,系我扁舟且住。
十分酒興詩腸,難禁冷落秋光。惜取春風一笑,狂夫到老猶狂。

 

減字木蘭花

羊城舊路,檀板一聲驚客去。不擬重來,白髮飄飄上越台。
故人居處,曲巷深深通竹所。問訊桃花,欲訪劉郎不在家。

 


減字木蘭花

天臺狂客,醉堣ㄙ冀醢K白。應接風光,憶在江亭醉幾場。
吳姬勸酒,唱得廉頗能飯否。西雨東晴,人道無情又有情。

 


減字木蘭花

阻風中酒,流落江湖成白首。曆盡艱關,贏得虛名在世間。
浩然歸去,憶著石屏茅屋趣。想見山村,樹有交柯犢有孫。

 


賀新郎

說與黃花道。九秋深、三光五嶽,氣鍾英表。金馬玉堂真學士,蘊藉詩書奧妙。一一是、經綸才調。斟酌古今來活國,算忠言、讜論知多少。又入奏,金門曉。
朝回問寢披萱草。對高堂長說,一片君恩難報。更待癡兒千載遇,膝下十分榮耀。趁綠鬢、朱頻不老。整頓乾坤濟時了,春板輿、拜國夫人號。可謂忠,可謂孝。

 


賀新郎

蝸角爭多少。是英雄、割據乾坤,到頭休了。一片泥塗荒草地,儘是魚龍故道。新堤上、風濤難保。滄海桑田何時變,怕桑田、未變人先老。休?此,生煩惱。
訟庭不許頻頻到。這官坊、翻來覆去,有何分曉。無諍人中?第一,長訟元非吉兆。但有恨、平章不早。尊酒喚回和氣在,看從來、兄弟依然好。把前事,付一笑。

 


賀新郎

憶把金罍酒。歎別來、光陰荏苒,江湖宿留。世事不堪頻著眼,贏得兩眉長皺。但東望、故人翹首。木落山空天遠大,送飛鴻、北去傷懷久。天下事,公知否。
錢塘風月西湖柳。渡江來、百年機會,從前未有。喚起東山丘壑夢,莫惜風霜老手。要整頓、封疆如舊。早晚樞庭開幕府,是英雄、盡?公奔走。看金印,大如鬥。

 


賀新郎

百尺連雲起。試登臨、江山人物,一時俱偉。旁挹金陵龍虎勢,京峴諸峰對峙。隱隱接、揚州歌吹。雪浪舞從三峽下,乍逢迎、海若談秋水。形勝地,有如此。
使君一世經綸志。把風斤月斧,來此等閒遊戲。見說樓成無多日,大手一何容易。笑天下、紛紛血指。醞釀春風與和氣,舉長江、變作香醪美。人共樂,醉桃李。

 


滿江紅

赤壁磯頭,一番過、一番懷古。想當時、周郎年少,氣吞區宇。萬騎臨江貔虎噪,千艘列炬魚龍怒。卷長波、一鼓困曹瞞,今如許。
江上渡,江邊路。形勝地,興亡處。覽遺蹤,勝讀史書言語。幾度東風吹世換,千年往事隨潮去。問道傍、楊柳?誰春,搖金縷。

 


滿江紅

太守風流,何人似、金華仙伯。試看取、珠篇玉句,銀u鐵畫。葉葉柳眉齊抹翠,梢梢花臉爭勻白。比池塘、春草夢來詩,尤奇絕。
胸中有,蛾眉月。筆頭帶,蓬萊雪。笑歸來萬堙A不登金闕。鹿瑞堂前冬日暖,螺山江上春波闊。但傷時、不念不能休,添華髮。

 


滿庭芳

三日春光,群賢勝踐,山陰何似山陽。鵝池墨妙,曲水記流觴。自許風流丘壑,何人共、擊楫長江。新亭上,山河有異,舉目恨堂堂。
使君,經世志,十年邊上,兩鬢霜。問池邊楊柳,因甚淒涼。萬樹重新種了,株株在、桃李花傍。仍須待,剩栽蘭芷,?國洗河湟。

 


滿庭芳

草木生春,樓臺不夜,團團月上雲霄,太平官府,民物共逍遙。指點江梅一笑,幾番負、雨秀風嬌。今年好,花邊把酒,歌舞醉元宵。
風流,賢太守,青雲志氣,玉樹豐標。是神仙班堙A舊日王喬。出奉板輿行樂,金蓮照、十堬ぞ迭C收燈後,看看丹詔,催入聖明朝。

 


滿庭芳

赤壁磯頭,臨蘋F下,扁舟兩度經過。江山如畫,風月奈愁何。三國英雄安在,而今但、一目煙波。風流處,竹樓無恙,相對有東坡。
登臨,還自笑,狂遊四海,一向忘家。算天寒路遠,早早歸呵。明日片帆東下,滄洲上、千里蘆花。真堪愛,買魚沽酒,到處聽吳歌。

 


漁父

漁父飲,不須錢。柳枝斜貫錦鱗鮮。換酒卻歸船。

 


漁父

漁父醉,釣竿閑。柳下呼兒牢系船。高眠風月天。

 


漁父

漁父醒,荻花洲。三千六百釣魚u。從頭下複休。

 


漁父

漁父笑,笑何人。古來豪傑盡成塵。江山秋複春。

 


醉太平

長亭短亭,春風酒醒。無端惹起離情,有黃鸝數聲。
芙蓉繡茵,江山畫屏。夢中昨夜分明,悔先行一程。

 


醉落魄

龍山行樂,何如今日登黃鶴。風光政要人酬酢。欲賦歸來,莫是淵明錯。
江山登覽長如昨,飛鴻影堿謋薄。此還只有黃花覺。牢堹Q紗,一任西風作。

 


錦帳春

處處逢花,家家插柳。政寒食、清明時候。奉板輿行樂,使星隨後。人間稀有。
出郭尋仙,繡衣春晝。馬上列、兩行紅袖。對韶華一笑,勸國夫人酒。百千長壽。

 


臨江仙

誤入風塵門戶,驅來花月樓臺。樽前幾度得徘徊。可憐容易別,不見牡丹開。
莫恨銀瓶酒盡,但將妾淚添杯。江頭恰限北風回。再三相祝去,千萬寄書來。

 


鵲橋仙

新荷池沼,綠槐庭院。簷外雨聲初斷。喧喧兩部亂蛙鳴,怎得似、啼鶯睍睆。
風光流轉。客遊汗漫。莫問鬢絲長短。即時杯酒醉時歌,算省得、閑愁一半。

 


鵲橋仙

西山岩壑,東湖亭館,儘是經行舊路。別時方見有荷花,還又見、梅花歲暮。
宋家兄弟,黃家兄弟,一一煩君傳語。相忘不寄一行書,元自有、不相忘處。

 


鷓鴣天

圉圉洋洋各自由,或行或舞或沈浮。觀魚未必知魚樂,政恐清波照白頭。
休結網,莫垂u,機心一露使魚愁。終知不是池中物,掉尾江湖汗漫遊。

 


浣溪沙

病起無聊倚繡床,玉容清瘦懶梳妝。水沈煙冷橘花香。
說個話兒方有味,吃些酒子又何妨。一聲啼鴃斷人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