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宗元全集

 

 

奉平淮夷雅表。皇武命丞相度董師集大功也


  皇耆其武,于溵於淮。既巾乃車,環蔡具來。
  狡眾昏嚚,甚毒於酲。狂奔叫呶,以幹大刑。
  皇咨於度,惟汝一德。曠誅四紀,其徯汝克。
  錫汝斧鉞,其往視師。師是蔡人,以宥以釐。
  度拜稽首,廟於元龜。既祃既類,於社是宜。
  金節煌煌,錫質雕戈。犀甲熊旂,威命是荷。
  度拜稽首,出次於東。天子餞之,罍斝是崇。
  鼎臑俎胾,五獻百籩。凡百卿士,班以周旋。
  既涉於滻,乃翼乃前。孰圖厥猶,其佐多賢。
  宛宛周道,于山於川。遠揚邇昭,陟降連連。
  我旆我旗,于道於陌。訓于群帥,拳勇來格。
  公曰徐之,無恃額額。式和爾容,惟義之宅。
  進次於郾,彼昏卒狂。裒凶鞠頑,鋒蝟斧螗,
  赤子匍匐,厥父是亢。怒其萌芽,以悖太陽。
  王旅渾渾,是佚是怙。既獲敵師,若饑得餔.
  蔡凶伊窘,悉起來聚。左搗其虛,靡愆厥慮。
  載辟載袚,丞相是臨。弛其武刑,諭我德心。
  其危既安,有長如林。曾是讙譊,化為謳吟。
  皇曰來歸,汝複相予。爵之成國,胙以夏區。
  度拜稽首,天子聖神。度拜稽首,皇祐下人。
  淮夷既平,震是朔南。宜廟宜郊,以告德音。
  歸牛休馬,豐稼於野。我武惟皇,永保無疆。

 

奉平淮夷雅表。方城命愬守也卒入蔡得其大醜以平淮右

 

  方城臨臨,王卒峙之。匪徼匪競,皇有正命。
  皇命於愬,往舒餘仁。踣彼艱頑,柔惠是馴。
  愬拜即命,於皇之訓。既礪既攻,以後厥刃。
  王師嶷嶷,熊羆是式。銜勇韜力,日思予殛。
  寇昏以狂,敢蹈愬疆。士獲厥心,大袒高驤。
  長戟酋矛,粲其綏章。右翦左屠,聿禽其良。
  其良既宥,告以父母。恩柔于肌,卒貢爾有。
  維彼攸恃,乃偵乃誘。維彼攸宅,乃發乃守。
  其恃爰獲,我功我多。陰諜厥圖,以究爾訛。
  雨雪洋洋,大風來加,於燠其寒,於邇其遐。
  汝陰之茫,懸瓠之峨。是震是拔,大殲厥家。
  狡虜既縻,輸于國都。示之市人,即社行誅。
  乃諭乃止,蔡有厚喜。完其室家,仰父俯子。
  汝水沄沄,既清而瀰。蔡人行歌,我步逶遲。
  蔡人歌矣,蔡風和矣。孰纇蔡初,胡甈爾居。
  式慕以康,為願有餘。是究是咨,皇德既舒。
  皇曰咨愬,裕乃父功。昔我文祖,惟西平是庸。
  內誨於家,外刑於邦。孰是蔡人,而不率從。
  蔡人率止,惟西平有子。西平有子,惟我有臣。
  疇允大邦,俾惠我人。于廟告功,以顧萬方。

 

唐鐃歌鼓吹曲十二篇。隋亂既極唐師…為晉陽武第一


  晉陽武,奮義威。煬之渝,德焉歸。氓畢屠,綏者誰。
  皇烈烈,專天機。號以仁,揚其旗。日之升,九土晞。
  斥田坼,流洪輝。有其二,翼餘隋。斫梟鷔,連熊螭。
  枯以肉,勍者羸。後土蕩,玄穹彌。合之育,莽然施。
  惟德輔,慶無期。

 

唐鐃歌鼓吹曲十二篇。唐既受命李密自敗…為獸之窮第二


  獸之窮,奔大麓。天厚黃德,狙獷服。甲之櫜,弓弭矢箙。
  皇旅靖,敵逾蹙。自亡其徒,匪予戮。屈 ?猛,虔栗栗。
  縻以尺組,啖以秩。黎之陽,土茫茫。富兵戎,盈倉箱。
  乏者德,莫能享。驅豺兕,授我疆。

 

唐鐃歌鼓吹曲十二篇。太宗師討王充竇建德…戰武牢第三


  戰武牢,動河朔。逆之助,圖掎角。怒鷇麛,抗喬嶽。
  翹萌牙,傲霜雹。王謀內定,申掌握。鋪施芟夷,二主縛。
  憚華戎,廓封略。命之 ?,卑以斫。歸有德,唯先覺。

 

唐鐃歌鼓吹曲十二篇。薛舉據涇以死子仁杲…涇水黃第四


  涇水黃,隴野茫。負太白,騰天狼。有鳥鷙立,羽翼張。
  鉤喙決前,钜趯傍。怒飛饑嘯,翾不可當。老雄死,
  子複良。巢岐飲渭,肆翱翔。頓地紘,提天綱。
  列缺掉幟,招搖耀鋩。鬼神來助,夢嘉祥。腦塗原野,
  魄飛揚。星辰複,恢一方。

 

唐鐃歌鼓吹曲十二篇。輔氏憑江淮竟東海…為奔鯨沛第五


  奔鯨沛,蕩海垠。吐霓翳日,腥浮雲。帝怒下顧,
  哀墊昏。授以神柄,推元臣。手援天矛,截修鱗。
  披攘蒙霿,開海門。地平水靜,浮天根。羲和顯耀,
  乘清氛。赫炎溥暢,融大鈞。

 

唐鐃歌鼓吹曲十二篇。梁之餘保荊衡巴巫…為苞枿第六


  苞枿 ?矣,惟恨之蟠。彌巴蔽荊,負南極以安。
  曰我舊梁氏,緝綏艱難。江漢之阻,都邑固以完。聖人作,
  神武用。有臣勇智,奮不以眾。投跡死地,謀猷縱。
  化敵為家,慮則中。浩浩海裔,不威而同。系縲降王。
  定厥功。澶漫萬里,宣唐風。蠻夷九譯,鹹來從。
  凱旋金奏,象形容。震赫萬國,罔不龔。

 

唐鐃歌鼓吹曲十二篇。李軌保河右師臨之…河右平第七


  河右澶漫,頑為之魁。王師如雷震,昆侖以頹。
  上聾下聰,驁不可回。助仇抗有德,惟人之災。
  乃潰乃奮,執縛歸厥命。萬室蒙其仁,一夫則病。
  濡以鴻澤,皇之聖。威畏德懷,功以定。順之於理,
  物鹹遂厥性。

 

唐鐃歌鼓吹曲十二篇。突厥之大古夷狄莫強…鐵山碎第八


  鐵山碎,大漠舒。二虜勁,連穹廬。背北海,專坤隅。
  歲來侵邊。或傅於都。天子命元帥,奮其雄圖。破定襄,
  降魁渠。窮竟窟宅,斥餘吾。百蠻破膽,邊氓蘇。
  威武輝耀,明鬼區。利澤彌萬祀,功不可逾。官臣拜手,
  惟帝之謨。

 

唐鐃歌鼓吹曲十二篇。劉武周敗裴寂咸有晉…靖本邦第九


  本邦伊晉,惟時不靖。根柢之搖,枯葉攸病。守臣不任,
  勩於神聖。惟越之興,翦焉則定。洪惟我理,式和以敬。
  群頑既夷,庶績鹹正。皇謨載大,惟人之慶。

 

唐鐃歌鼓吹曲十二篇。李靖滅吐谷渾西海上為吐谷渾第十


  吐谷渾盛強,背西海以誇。歲侵擾我疆,退匿險且遐。
  帝謂神武師,往征靖皇家。烈烈旆其旗,熊虎雜龍蛇。
  王旅千萬人,銜枚默無嘩。束刃逾山徼,張翼縱漠沙。
  一舉刈膻腥,屍骸積如麻。除惡務本根,況敢遺萌芽。
  洋洋西海水,威命窮天涯。系虜來王都,犒樂窮休嘉。
  登高望還師,竟野如春華。行者靡不歸,親戚讙要遮。
  凱旋獻清廟,萬國思無邪。

 

唐鐃歌鼓吹曲十二篇。李靖滅高昌為高昌第十一


  麹氏雄西北,別絕臣外區。既恃遠且險,縱傲不我虞。
  烈烈王者師,熊螭以為徒。龍旂翻海浪,馹騎馳坤隅。
  賁育搏嬰兒,一掃不復餘。平沙際天極,但見黃雲驅。
  臣靖執長纓,智勇伏囚拘。文皇南面坐,夷狄千群趨。
  咸稱天子神,往古不得俱。獻號天可汗,以覆我國都。
  兵戎不交害,各保性與軀。

 

唐鐃歌鼓吹曲十二篇。既克東蠻群臣請圖蠻…東蠻第十二


  東蠻有謝氏,冠帶理海中。自言我異世,雖聖莫能通。
  王卒如飛翰,鵬鶱駭群龍。轟然自天墜,乃信神武功。
  系虜君臣人,累累來自東。無思不服從,唐業如山崇。
  百辟拜稽首,咸願圖形容。如周王會書,永永傳無窮。
  睢盱萬狀乖,咿嗢九譯重。廣輪撫四海,浩浩知皇風。
  歌詩鐃鼓閑,以壯我元戎。

 

貞符


  於穆敬德,黎人皇之。惟貞厥符,浩浩將之。仁函於膚,
  刃莫畢屠。澤熯於爨, ?炎以浣。殄厥凶德,乃驅乃夷。
  懿其休風,是喣是吹。父子熙熙,相寧以嬉。賦徹而藏,
  厚我糗粻。刑輕以清,我肌靡傷。貽我子孫,百代是康。
  十聖嗣於理,仁後之子。子思孝父,易患於己。拱之戴之,
  神具爾宜。載揚於雅,承天之嘏。天之誠神,宜鑒於仁。
  神之曷依,宜仁之歸。濮沿于北,祝栗于南。幅員西東,
  祗一乃心。祝唐之紀,後天罔墜。祝皇之壽,與地鹹久。
  曷徒祝之,心誠篤之。神協人同,道以告之。俾彌憶萬年,
  不震不危。我代之延,永永毗之。仁增以崇,曷不爾思。
  有號於天,僉曰嗚呼。咨爾皇靈,無替厥符。

 

視民詩


  帝視民情,匪幽匪明。慘或在腹,已如色聲。亦無動威,
  亦無止力。弗動弗止,惟民之極。帝懷民視,乃降明德,
  乃生明翼。明翼者何?乃房乃杜。惟房與杜,實為民路。
  乃定天子,乃開萬國。萬國既分,乃釋蠹民,乃學與仕,
  乃播與食,乃器與用,乃貨與通。有作有遷,無遷無作。
  士實蕩蕩,農實董董,工實濛濛,賈實融融。左右惟一,
  出入惟同。攝儀以引,以遵以肆。其風既流,品物載休。
  品物載休,惟天子守,乃二公之久。惟天子明,
  乃二公之成。惟百辟正,乃二公之令。惟百辟穀,
  乃二公之祿。二公行矣,弗敢憂縱。是獲憂共,
  二公居矣。弗敢泰止,是獲泰已。既柔一德,四夷是則。
  四夷是則,永懷不忒。

 

同劉二十八院長述舊言懷感時書事奉寄澧州…贈二君子


  弱歲游玄圃,先容幸棄瑕。名勞長者記,文許後生誇。
  鷃翼嘗披隼,蓬心類倚麻。繼酬天祿署,俱尉甸侯家。
  憲府初收跡,丹墀共拜嘉。分行參瑞獸,傳點亂宮鴉。
  執簡寧循枉,持書每去邪。鸞鳳標魏闕,熊武負崇牙。
  辨色宜相顧,傾心自不嘩。金爐仄流月,紫殿啟晨霞。
  未竟遷喬樂,俄成失路嗟。還如渡遼水,更似謫長沙。
  別怨秦城暮,途窮越嶺斜。訟庭閑枳棘,候吏逐麋麚。
  三載皇恩暢,千年聖曆遐。朝宗延駕海,師役罷梁溠。
  京邑搜貞幹,南宮步渥窪。世惟材是梓,人仰驥中驊。
  欻刺苗入地,仍逾贛石崖。禮容垂 ?琫,戍備響錏鍜。
  寵即郎官舊,威從太守加。建旟翻鷙鳥,負弩繞文蛇。
  冊府榮八命,中闈盛六珈。肯隨胡質矯,方惡馬融奢。
  褒德符新換,懷仁道並遮。俗嫌龍節晚,朝訝介圭賒。
  禹貢輸苞匭,周官賦秉秅。雄風吞七澤,異產控三巴。
  即事觀農稼,因時展物華。秋原被蘭葉,春渚漲桃花。
  令肅軍無擾,程懸市禁貰。不應虞竭澤,寧複歎棲苴。
  蹀躞騶先駕,籠銅鼓報衙。染毫東國素,濡印錦溪砂。
  貨積舟難泊,人歸山倍畬。吳歈工折柳,楚舞舊傳芭。
  隱幾松為曲,傾樽石作汙。寒初榮橘柚,夏首薦枇杷。
  祀變荊巫禱,風移魯婦髽。已聞施愷悌,還睹正奇邪。
  慕友慚連璧,言姻喜附葭。沉埋全死地,流落半生涯。
  入郡腰琝憿A逢人手盡叉。敢辭親恥汙,唯恐長疵瘕。
  善幻迷冰火,齊諧笑柏塗。東門牛屢飯,中散虱空爬。
  逸戲看猿鬥,殊音辨馬撾。渚行狐作孽,林宿鳥為ff.
  同病憂能老,新聲厲似姱。豈知千仞墜,只為一毫差。
  守道甘長絕,明心欲自 ?。貯愁聽夜雨,隔淚數殘葩。
  梟族音常聒,豺群喙競呀。岸蘆翻毒蜃,谿竹鬥狂犘。
  野鶩行看弋,江魚或共叉。瘴氛睊n潤,訛火亟生煆。
  耳靜煩喧蟻,魂驚怯怒蛙。風枝散陳葉,霜蔓綖寒瓜。
  霧密前山桂,冰枯曲沼蕸。思鄉比莊舄,遁世遇眭誇。
  漁舍茨荒草,村橋臥古槎。禦寒衾用罽,挹水勺仍椰。
  窗蠹惟潛蠍,甍涎競綴蝸。引泉開故竇,護藥插新笆。
  樹怪花因槲,蟲憐目待蝦。驟歌喉易嗄,饒醉鼻成齇。
  曳捶牽羸馬,垂蓑牧艾豭。已看能類鱉,猶訝雉為鷨。
  誰采中原菽,徒巾下澤車。俚兒供苦筍,傖父饋酸楂。
  勸策扶危杖,邀持當酒茶。道流征短褐,禪客會袈裟。
  香飯舂菰米,珍蔬折五茄。方期飲甘露,更欲吸流霞。
  屋鼠從穿兀,林狙任攫拏。春衫裁白紵,朝帽掛烏紗。
  屢歎恢恢網,頻搖肅肅罝。衰榮因蓂莢,盈缺幾蝦蟆。
  路識溝邊柳,城聞隴上笳。共思捐佩處,千騎擁青緺。

 

弘農公以碩德偉材屈于誣枉左官…謹獻詩五十韻以畢微志


  知命儒為貴,時中聖所臧。處心齊寵辱,遇物任行藏。
  關識新安地,封傳臨晉鄉。挺生推豹蔚,遐步仰龍驤。
  幹有千尋竦,精聞百煉鋼。茂功期舜禹,高韻狀羲黃。
  足逸詩書囿,鋒搖翰墨場。雅歌張仲德,頌祝魯侯昌。
  憲府初騰價,神州轉耀鋩。右言盈簡策,左轄備條綱。
  響切晨趨佩,煙濃近侍香。司儀六禮洽,論將七兵揚。
  合樂來儀鳳,尊祠重餼羊。卿材優柱石,公器擅岩廊。
  峻節臨衡嶠,和風滿豫章。人歸父母育,郡得股肱良。
  細故誰留念,煩言肯過防。璧非真盜客,金有誤持郎。
  龜虎休前寄,貂蟬冠舊行。訓刑方命呂,理劇複推張。
  直用明銷惡,還將道勝剛。敬逾齊國社,恩比召南棠。
  希怨猶逢怒,多容競忤強。火炎侵琬琰,鷹擊謬鸞凰。
  刻木終難對,焚芝未改芳。遠遷逾桂嶺,中徙滯餘杭。
  顧土雖懷趙,知天詎畏匡。論嫌齊物誕,騷愛遠遊傷。
  麗澤周群品,重明照萬方。鬥間收紫氣,臺上掛清光。
  福為深仁集,妖從盛德禳。秦民啼畎畝,周士舞康莊。
  采綬還垂艾,華簪更截肪。高居遷鼎邑,遙傅好書王。
  碧樹環金穀,丹霞映上陽。留歡唱容與,要醉對清涼。
  故友仍同堙A常僚每合堂。淵龍過許劭,冰鯉吊王祥。
  玉漏天門靜,銅駝禦路荒。澗瀍秋瀲灩,嵩少暮微茫。
  遵渚徒雲樂,沖天自不遑。降神終入輔,種德會明揚。
  獨棄傖人國,難窺夫子牆。通家殊孔李,舊好即潘楊。
  世議排張摯,時情棄仲翔。不言縲絏枉,徒恨纆徽長。
  賈賦愁單閼,鄒書怯大樑。炯心那自是,昭世懶佯狂。
  鳴玉機全息,懷沙事不忘。戀恩何敢死,垂淚對清湘。

 

酬韶州裴曹長使君寄道州呂八大使因以見示二十韻一首


  金馬嘗齊入,銅魚亦共頒。疑山看積翠,湞水想澄灣。
  標榜同驚俗,清明兩照奸。乘軺參孔僅,按節服侯狦.
  賈傅辭甯切,虞童發未 ?。秉心方的的,騰口任 ? ?。
  聖理高懸象,爰書降罰鍰。德風流海外,和氣滿人寰。
  禦魅恩猶貸,思賢淚自潸。在亡均寂寞,零落間惸鰥。
  夙志隨憂盡,殘肌觸瘴 ?。月光搖淺瀨,風韻碎枯菅。
  海俗衣猶卉,山夷髻不鬟。泥沙潛虺蜮,榛莽鬥豺獌。
  循省誠知懼,安排只自憪。食貧甘莽鹵,被褐謝斕斒。
  遠物裁青罽,時珍饌白鷳。長捐楚客佩,未賜大夫環。
  異政徒雲仰,高蹤不可攀。空勞慰憔悴,妍唱劇妖嫻。

 

酬婁秀才將之淮南見贈之什(婁秀才,圖南也)


  遠棄甘幽獨,誰雲值故人。好音憐鎩羽,濡沫慰窮鱗。
  困志情惟舊,相知樂更新。浪遊輕費日,醉舞詎傷春。
  風月歡寧間,星霜分益親。已將名是患,還用道為鄰。
  機事齊飄瓦,嫌猜比拾塵。高冠餘肯賦,長鋏子忘貧。
  晼晚驚移律,暌攜忽此辰。開顏時不再,絆足去何因。
  海上銷魂別,天邊吊影身。只應西澗水,寂寞但垂綸。

 

酬婁秀才寓居開元寺,早秋月夜病中見寄


  客有故園思,瀟湘生夜愁。病依居士室,夢繞羽人丘。
  味道憐知止,遺名得自求。壁空殘月曙,門掩候蟲秋。
  謬委雙金重,難征雜佩酬。碧霄無枉路,徒此助離憂。

 

初秋夜坐贈吳武陵


  稍稍雨侵竹,翻翻鵲驚叢。美人隔湘浦,一夕生秋風。
  積霧杳難極,滄波浩無窮。相思豈雲遠,即席莫與同。
  若人抱奇音,朱弦縆枯桐。清商激西顥,泛灩淩長空。
  自得本無作,天成諒非功。希聲閟大樸,聾俗何由聰。

 

晨詣超師院讀禪經


  汲井漱寒齒,清心拂塵服。閑持貝葉書,步出東齋讀。
  真源了無取,妄跡世所逐。遺言冀可冥,繕性何由熟。
  道人庭宇靜,苔色連深竹。日出霧露餘,青松如膏沐。
  澹然離言說,悟悅心自足。

 

贈江華長老(江華,道州縣名)


  老僧道機熟,默語心皆寂。去歲別舂陵,沿流此投跡。
  室空無侍者,巾屨唯掛壁。一飯不願餘,跏趺便終夕。
  風窗疏竹響,露井寒松滴。偶地即安居,滿庭芳草積。

 

巽上人以竹閑自采新茶見贈,酬之以詩


  芳叢翳湘竹,零露凝清華。複此雪山客,晨朝掇靈芽。
  蒸煙俯石瀨,咫尺淩丹崖。圓方麗奇色,圭璧無纖瑕。
  呼兒爨金鼎,餘馥延幽遐。滌慮發真照,還源蕩昏邪。
  猶同甘露飯,佛事薰毗耶。咄此蓬瀛侶,無乃貴流霞。

 

零陵贈李卿元侍禦簡吳武陵


  理世固輕士,棄捐湘之湄。陽光競四溟,敲石安所施。
  鎩羽集枯乾,低昂互鳴悲。朔雲吐風寒,寂曆窮秋時。
  君子尚容與,小人守競危。慘淒日相視,離憂坐自滋。
  尊酒聊可酌,放歌諒徒為。惜無協律者,窈眇弦吾詩。

 

界圍岩水簾(元和十年春月,自永州召還,經岩下)


  界圍彙湘曲,青壁環澄流。懸泉粲成簾,羅注無時休。
  韻磬叩凝碧,鏘鏘徹岩幽。丹霞冠其巔,想像淩虛遊。
  靈境不可狀,鬼工諒難求。忽如朝玉皇,天冕垂前旒。
  楚臣昔南逐,有意仍丹丘。今我始北旋,新詔釋縲囚。
  采真誠眷戀,許國無淹留。再來寄幽夢,遺貯催行舟。

 

古東門行


  漢家三十六將軍,東方雷動橫陣雲。雞鳴函穀客如霧,
  貌同心異不可數。赤丸夜語飛電光,徼巡司隸眠如羊。
  當街一叱百吏走,馮敬胸中函匕首。凶徒側耳潛愜心,
  悍臣破膽皆杜口。魏王臥內藏兵符,子西掩袂真無辜。
  羌胡轂下一朝起,敵國舟中非所擬。安陵誰辨削礪功,
  韓國詎明深井堙C絕胭斷骨那下補,萬金寵贈不如土。

 

寄韋珩


  初拜柳州出東郊,道旁相送皆賢豪。回眸炫晃別群玉,
  獨赴異域穿蓬蒿。炎煙六月咽口鼻,胸鳴肩舉不可逃。
  桂州西南又千里,漓水鬥石麻蘭高。陰森野葛交蔽日,
  懸蛇結虺如蒲萄。到官數宿賊滿野,縛壯殺老啼且號。
  饑行夜坐設方略,籠銅枹鼓手所操。奇瘡釘骨狀如箭,
  鬼手脫命爭纖毫。今年噬毒得霍疾,支心攪腹戟與刀。
  邇來氣少筋骨露,蒼白瀄汩盈顛毛。君今矻矻又竄逐,
  辭賦已複窮詩騷。神兵廟略頻破虜,四溟不日清風濤。
  聖恩倘忽念地葦,十年踐蹈久已勞。幸因解網入鳥獸,
  畢命江海終遊遨。願言未果身益老,起望東北心滔滔。

 

奉和楊尚書郴州追和故李中書夏日登北樓…依本詩韻次用


  郡樓有遺唱,新和敵南金。境以道情得,人期幽夢尋。
  層軒隔炎暑,迥野恣窺臨。鳳去徽音續,芝焚芳意深。
  遊鱗出陷浦,唳鶴繞仙岑。風起三湘浪,雲生萬里陰。
  宏規齊德宇,麗藻競詞林。靜契分憂術,閑同遲客心。
  驊騮當遠步,鶗鴂莫相侵。今日登高處,還聞梁父吟。

 

楊尚書寄郴筆知是小生本樣令更商榷使盡其功輒獻長句


  截玉銛錐作妙形,貯雲含霧到南溟。尚書舊用裁天詔,
  內史新將寫道經。曲藝豈能裨損益,微辭只欲播芳馨。
  桂陽卿月光輝遍,毫末應傳顧兔靈。

 

南省轉牒欲具江國圖令盡通風俗故事


  聖代提封盡海壖,狼荒猶得紀山川。華夷圖上應初錄,
  風土記中殊未傳。椎髻老人難借問,黃茆深峒敢留連。
  南宮有意求遺俗,試檢周書王會篇。

 

與浩初上人同看山寄京華親故


  海畔尖山似劍鋩,秋來處處割愁腸。
  若為化得身千億,散上峰頭望故鄉。

 

再至界圍岩水簾遂宿岩下(是年出刺柳州五月複經此)


  發春念長違,中夏欣再睹。是時植物秀,杳若臨懸圃。
  歊陽訝垂冰,白日驚雷雨。笙簧潭際起,鸛鶴雲間舞。
  古苔凝青枝,陰草濕翠羽。蔽空素彩列,激浪寒光聚。
  的皪沉珠淵,鏘鳴捐佩浦。幽岩畫屏倚,新月玉鉤吐。
  夜涼星滿川,忽疑眠洞府。

 

詔追赴都回寄零陵親故


  每憶纖鱗遊尺澤,翻愁弱羽上丹霄。
  岸傍古堠應無數,次第行看別路遙。

 

過衡山見新花開卻寄弟


  故國名園久別離,今朝楚樹發南枝。
  晴天歸路好相逐,正是峰前回雁時。

 

汨羅遇風


  南來不作楚臣悲,重入修門自有期。
  為報春風汨羅道,莫將波浪枉明時。

 

朗州竇常員外寄劉二十八詩,見促行騎走筆酬贈


  投荒垂一紀,新詔下荊扉。疑比莊周夢,情如蘇武歸。
  賜環留逸響,五馬助征騑。不羨衡陽雁,春來前後飛。

 

離觴不醉,至驛卻寄相送諸公


  無限居人送獨醒,可憐寂寞到長亭。
  荊州不遇高陽侶,一夜春寒滿下廳。

 

北還登漢陽北原題臨川驛


  驅車方向闕,回首一臨川。多壘非餘恥,無謀終自憐。
  亂松知野寺,餘雪記山田。惆悵樵漁事,今還又落然。

 

善謔驛和劉夢得酹淳于先生


  水上鵠已去,亭中鳥又鳴。辭因使楚重,名為救齊成。
  荒壟遽千古,羽觴難再傾。劉伶今日意,異代是同聲。

 

詔追赴都二月至灞亭上


  十一年前南渡客,四千堨~北歸人。
  詔書許逐陽和至,驛路開花處處新。

 

李西川薦琴石


  遠師騶忌鼓鳴琴,去和南風愜舜心。
  從此他山千古重,殷勤曾是奉徽音。

 

同劉二十八哭呂衡州,兼寄江陵李元二侍禦


  衡嶽新摧天柱峰,士林憔悴泣相逢。只令文字傳青簡,
  不使功名上景鍾。三畝空留懸磬室,九原猶寄若堂封。
  遙想荊州人物論,幾回中夜惜元龍。

 

奉酬楊侍郎丈因送八叔拾遺戲贈詔追南來諸賓二首


  貞一來時送彩箋,一行歸雁慰驚弦。
  翰林寂寞誰為主,鳴鳳應須早上天。


  一生判卻歸休,謂著南冠到頭。
  冶長雖解縲絏,無由得見東周。

 

商山臨路有孤松往來斫以…編竹成楥遂其生植感而賦詩


  孤松停翠蓋,托根臨廣路。不以險自防,遂為明所誤。
  幸逢仁惠意,重此藩籬護。猶有半心存,時將承雨露。

 

衡陽與夢得分路贈別


  十年憔悴到秦京,誰料翻為嶺外行。伏波故道風煙在,
  翁仲遺墟草樹平。直以慵疏招物議,休將文字占時名。
  今朝不用臨河別,垂淚千行便濯纓。

 

重別夢得


  二十年來萬事同,今朝岐路忽西東。
  皇恩若許歸田去,晚歲當為鄰舍翁。

 

三贈劉員外


  信書成自誤,經事漸知非。今日臨岐別,何年待汝歸。

 

再上湘江


  好在湘江水,今朝又上來。不知從此去,更遣幾年回。

 

清水驛叢竹天水趙雲餘手種一十二莖


  簷下疏篁十二莖,襄陽從事寄幽情。
  只應更使伶倫見,寫盡雌雄雙鳳鳴。

 

長沙驛前南樓感舊(昔與德公別於此)


  海鶴一為別,存亡三十秋。今來數行淚,獨上驛南樓。

 

桂州北望秦驛,手開竹徑至釣磯,留待徐容州


  幽徑為誰開,美人城北來。王程倘餘暇,一上子陵台。

 

登柳州城樓寄漳汀封連四州


  城上高樓接大荒,海天愁思正茫茫。驚風亂颭芙蓉水,
  密雨斜侵薜荔牆。嶺樹重遮千里目,江流曲似九回腸。
  共來百越文身地,猶自音書滯一鄉。

 

柳州寄丈人周韶州


  越絕孤城千萬峰,空齋不語坐高舂。印文生綠經旬合,
  硯匣留塵盡日封。梅嶺寒煙藏翡翠,桂江秋水露鰅鱅。
  丈人本自忘機事,為想年來憔悴容。

 

登柳州峨山


  荒山秋日午,獨上意悠悠。如何望鄉處,西北是融州。

 

得盧衡州書因以詩寄


  臨蒸且莫歎炎方,為報秋來雁幾行。林邑東回山似戟,
  牂牁南下水如湯。蒹葭淅瀝含秋霧,橘柚玲瓏透夕陽。
  非是白蘋洲畔客,還將遠意問瀟湘。

 

答劉連州邦字


  連璧本難雙,分符刺小邦。崩雲下漓水,劈箭上潯江。
  負弩啼寒狖,鳴枹驚夜狵。遙憐郡山好,謝守但臨窗。

 

嶺南江行


  瘴江南去入雲煙,望盡黃茆是海邊。山腹雨晴添象跡,
  潭心日暖長蛟涎。射工巧伺游人影,颶母偏驚旅客船。
  從此憂來非一事,豈容華髮待流年。

 

柳州峒氓


  郡城南下接通津,異服殊音不可親。青箬裹鹽歸峒客,
  綠荷包飯趁虛人。鵝毛禦臘縫山罽,雞骨占年拜水神。
  愁向公庭問重譯,欲投章甫作文身。

 

酬徐二中丞普甯郡內池館即事見寄


  鵷鴻念舊行,虛館對芳塘。落日明朱檻,繁花照羽觴。
  泉歸滄海近,樹入楚山長。榮賤俱為累,相期在故鄉。

 

酬賈鵬山人郡內新栽松寓興見贈二首


  芳朽自為別,無心乃玄功。夭夭日放花,榮耀將安窮。
  青松遺澗底,擢蒔茲庭中。積雪表明秀,寒花助蔥蘢。
  貞幽夙有慕,持以延清風。


  無能常閉閣,偶以靜見名。奇姿來遠山,忽似人家生。
  勁色不改舊,芳心與誰榮。喧卑豈所安,任物非我情。
  清韻動竽瑟,諧此風中聲。

 

種柳戲題


  柳州柳刺史,種柳柳江邊。談笑為故事,推移成昔年。
  垂陰當覆地,聳幹會參天。好作思人樹,慚無惠化傳。

 

柳州二月榕葉落盡偶題


  宦情羈思共淒淒,春半如秋意轉迷。
  山城過雨百花盡,榕葉滿庭鶯亂啼。

 

浩初上人見貽絕句欲登仙人山因以酬之


  珠樹玲瓏隔翠微,病來方外事多違。
  仙山不屬分符客,一任淩空錫杖飛。

 

雨中贈仙人山賈山人(即賈鵬也)


  寒江夜雨聲潺潺,曉雲遮盡仙人山。
  遙知玄豹在深處,下笑羈絆泥塗間。

 

別舍弟宗一


  零落殘紅倍黯然,雙垂別淚越江邊。一身去國六千里,
  萬死投荒十二年。桂嶺瘴來雲似墨,洞庭春盡水如天。
  欲知此後相思夢,長在荊門郢樹煙。

 

奉和週二十二丈酬郴州侍郎衡江夜泊得韶州書…代意之作


  丘山仰德耀,天路下征騑。夢喜三刀近,書嫌五載違。
  凝情江月落,屬思嶺雲飛。會入司徒府,還邀周掾歸。

 

殷賢戲批書後寄劉連州並示孟侖二童


  書成欲寄庾安西,紙背應勞手自題。
  聞道近來諸子弟,臨池尋已厭家雞。

 

重贈二首


  聞道將雛向墨池,劉家還有異同詞。
  如今試遣隈牆問,已道世人那得知。


  世上悠悠不識真,薑芽儘是捧心人。
  若道柳家無子弟,往年何事乞西賓。

 

疊前


  小學新翻墨沼波,羨君瓊樹散枝柯。
  左家弄玉唯嬌女,空覺庭前鳥跡多。

 

疊後


  事業無成恥藝成,南宮起草舊連名。
  勸君火急添功用,趁取當時二妙聲。

 

銅魚使赴都寄親友


  行盡關山萬里餘,到時閭井是荒墟。
  附庸唯有銅魚使,此後無因寄遠書。

 

韓漳州書報徹上人亡因寄二絕


  早歲京華聽越吟,聞君江海分逾深。
  他時若寫蘭亭會,莫畫高僧支道林。


  頻把瓊書出袖中,獨吟遺句立秋風。
  桂江日夜流千里,揮淚何時到甬東。

 

柳州城西北隅種柑樹


  手種黃柑二百株,春來新葉遍城隅。方同楚客憐皇樹,
  不學荊州利木奴。幾歲開花聞噴雪,何人摘實見垂珠。
  若教坐待成林日,滋味還堪養老夫。

 

聞徹上人亡寄侍郎楊丈


  東越高僧還姓湯,幾時瓊佩觸鳴璫。
  空花一散不知處,誰采金英與侍郎。

 

段九秀才處見亡友呂衡州書跡


  交侶平生意最親,衡陽往事似分身。
  袖中忽見三行字,拭淚相看是故人。

 

柳州寄京中親故


  林邑山連瘴海秋,牂牁水向郡前流。
  勞君遠問龍城地,正北三千到錦州。

 

種木槲花


  上苑年年占物華,飄零今日在天涯。
  只因長作龍城守,剩種庭前木槲花。

 

摘櫻桃贈元居士,時在望仙亭南樓與朱道士同處


  海上朱櫻贈所思,樓居況是望仙時。
  蓬萊羽客如相訪,不是偷桃一小兒。

 

酬曹侍禦過象縣見寄(象縣,柳州縣名)


  破額山前碧玉流,騷人遙駐木蘭舟。
  春風無限瀟湘意,欲采蘋花不自由。

 

法華寺石門精舍三十韻


  拘情病幽鬱,曠志寄高爽。願言懷名緇,東峰旦夕仰。

    始欣雲雨霽,尤悅草木長。道同有愛弟,披拂恣心賞。

    松谿窈窕入,石棧夤緣上。蘿葛綿層甍,莓苔侵標榜。

    密林互對聳,絕壁儼雙敞。塹峭出蒙籠,墟險臨滉漾。

    稍疑地脈斷,悠若天梯往。結構罩群崖,回環驅萬象。

    小劫不逾瞬,大千若在掌。體空得化元,觀有遺細想。

    喧煩困蠛蠓,跼蹐疲魍魎。寸進諒何營,尋直非所枉。

    探奇極遙矚,窮妙閟清響。理會方在今,神開庶殊曩。

    茲游苟不嗣,浩氣竟誰養。道異誠所希,名賓匪餘仗。

    超攄藉外獎,俯默有內朗。鑒爾揖古風,終焉乃吾黨。

    潛軀委韁鎖,高步謝塵坱。蓄志徒為勞,追蹤將焉仿。

    淹留值頹暮,眷戀睇遐壤。映日雁聯軒,翻雲波泱漭。

    殊風紛已萃,鄉路悠且廣。羈木畏漂浮,離旌倦搖盪。

    昔人歎違志,出處今已兩。何用期所歸,浮圖有遺像。

    幽蹊不盈尺,虛室有函丈。微言信可傳,申旦稽吾顙。

 

遊朝陽岩遂登西亭二十韻


  謫棄殊隱淪,登陟非遠郊。所懷緩伊鬱,詎欲肩夷巢。
  高岩瞰清江,幽窟潛神蛟。開曠延陽景,回薄攢林梢。
  西亭構其巔,反宇臨呀庨。背瞻星辰興,下見雲雨交。
  惜非吾鄉土,得以蔭菁茆。羈貫去江介,世仕尚函崤。
  故墅即灃川,數畝均肥磽。台館葺荒丘,池塘疏沉坳。
  會有圭組戀,遂貽山林嘲。薄軀信無庸,瑣屑劇鬥筲。
  囚居固其宜,厚羞久已包。庭除植蓬艾,隟牖懸蠨蛸。
  所賴山川客,扁舟枉長梢。挹流敵清觴,掇野代嘉肴。
  適道有高言,取樂非弦匏。逍遙屏幽昧,淡薄辭喧呶。
  晨雞不餘欺,風雨聞嘐嘐。再期永日閑,提挈移中庖。

 

湘口館瀟湘二水所會


  九疑浚傾奔,臨源委縈回。會合屬空曠,泓澄停風雷。
  高館軒霞表,危樓臨山隈。茲辰始澄霽,纖雲盡褰開。
  天秋日正中,水碧無塵埃。杳杳漁父吟,叫叫羈鴻哀。
  境勝豈不豫,慮分固難裁。升高欲自舒,彌使遠念來。
  歸流駛且廣,泛舟絕沿洄。

 

登蒲州石磯望橫江口潭島深迥斜對香零山


  隱憂倦永夜,淩霧臨江津。猿鳴稍已疏,登石娛清淪。
  日出洲渚靜,澄明皛無垠。浮暉翻高禽,沉景照文鱗。
  雙江彙西奔,詭怪潛坤珍。孤山乃北峙,森爽棲靈神。
  洄潭或動容,島嶼疑搖振。陶埴茲擇土,蒲魚相與鄰。
  信美非所安,羈心屢逡巡。糾結良可解,紆鬱亦已伸。
  高歌返故室,自罔非所欣。

 

南澗中題


  秋氣集南澗,獨遊亭午時。回風一蕭瑟,林影久參差。
  始至若有得,稍深遂忘疲。羈禽響幽谷,寒藻舞淪漪。
  去國魂已遠,懷人淚空垂。孤生易為感,失路少所宜。
  索寞竟何事,徘徊只自知。誰為後來者,當與此心期。

 

游石角過小嶺至長烏村


  志適不期貴,道存豈偷生。久忘上封事,複笑升天行。
  竄逐宦湘浦,搖心劇懸旌。始驚陷世議,終欲逃天刑。
  歲月殺憂栗,慵疏寡將迎。追遊疑所愛,且複舒吾情。
  石角恣幽步,長烏遂遐征。磴回茂樹斷,景晏寒川明。
  曠望少行人,時聞田鸛鳴。風篁冒水遠,霜稻侵山平。
  稍與人事閑,益知身世輕。為農信可樂,居寵真虛榮。
  喬木餘故國,願言果丹誠。四支反田畝,釋志東皋耕。

 

與崔策登西山(策字子符,集有送崔九序)


  鶴鳴楚山靜,露白秋江曉。連袂度危橋,縈回出林杪。
  西岑極遠目,毫末皆可了。重疊九疑高,微茫洞庭小。
  迥窮兩儀際,高出萬象表。馳景泛頹波,遙風遞寒筱。
  謫居安所習,稍厭從紛擾。生同胥靡遺,壽比彭鏗夭。
  蹇連困顛踣,愚蒙怯幽眇。非令親愛疏,誰使心神悄。
  偶茲遁山水,得以觀魚鳥。吾子幸淹留,緩我愁腸繞。

 

構法華寺西亭


  竄身楚南極,山水窮險艱。步登最高寺,蕭散任疏頑。
  西垂下鬥絕,欲似窺人寰。反如在幽谷,榛翳不可攀。
  命童恣披翦,葺宇橫斷山。割如判清濁,飄若升雲間。
  遠岫攢眾頂,澄江抱清灣。夕照臨軒墮,棲鳥當我還。
  菡萏溢嘉色,筼簹遺清斑。神舒屏羈鎖,志適忘幽孱。
  棄逐久枯槁,迨今始開顏。賞心難久留,離念來相關。
  北望間親愛,南瞻雜夷蠻。置之勿複道,且寄須臾閑。

 

夏夜苦熱登西樓


  苦熱中夜起,登樓獨褰衣。山澤凝暑氣,星漢湛光輝。
  火晶燥露滋,野靜停風威。探湯汲陰井,煬灶開重扉。
  憑闌久彷徨,流汗不可揮。莫辯亭毒意,仰訴璿與璣。
  諒非姑射子,靜勝安能希。

 

覺衰


  久知老會至,不謂便見侵。今年宜未衰,稍已來相尋。
  齒疏發就種,奔走力不任。咄此可奈何,未必傷我心。
  彭聃安在哉,周孔亦已沉。古稱壽聖人,曾不留至今。
  但願得美酒,朋友常共酙。是時春向暮,桃李生繁陰。
  日照天正綠,杳杳歸鴻吟。出門呼所親,扶杖登西林。
  高歌足自快,商頌有遺音。

 

游南亭夜還敘志七十韻


  夙抱丘壑尚,率性恣遊遨。中為吏役牽,十祀空悁勞。
  外曲徇塵轍,私心寄英髦。進乏廓廟器,退非鄉曲豪。
  天命斯不易,鬼責將安逃。屯難果見淩,剝喪宜所遭。
  神明固浩浩,眾口徒嗷嗷。投跡山水地,放情詠離騷。
  再懷曩歲期,容與馳輕舠。虛館背山郭,前軒面江皋。
  重疊間浦漵,邐迤驅岩嶅。積翠浮澹灩,始疑負靈鼇。
  叢林留沖飆,石礫迎飛濤。曠朗天景霽,樵蘇遠相號。
  澄潭湧沉鷗,半壁跳懸猱。鹿鳴驗食野,魚樂知觀濠。
  孤賞誠所悼,暫欣良足褒。留連俯欞檻,注我壺中醪。
  朵頤進芰實,擢手持蟹螯。炊稻視爨鼎,膾鮮聞操刀。
  野蔬盈傾筐,頗雜池沼芼。緬慕鼓枻翁,嘯詠哺其糟。
  退想於陵子,三咽資李螬。斯道難為偕,沉憂安所韜。
  曲渚怨鴻鵠,環洲凋蘭 ?。暮景回西岑,北流逝滔滔。
  徘徊遂昏黑,遠火明連艘。木落寒山靜,江空秋月高。
  斂袂戒還徒,善遊矜所操。趣淺戢長枻,乘深屏輕篙。
  曠望援深竿,哀歌叩鳴艚。中川恣超忽,漫若翔且翱。
  淹泊遂所止,野風自颾颾。澗急驚鱗奔,蹊荒饑獸嗥。
  入門守拘縶,淒戚增郁陶。慕士情未忘,懷人首徒搔。
  內顧乃無有,德輶甚鴻毛。名竊久自欺,食浮固雲叨。
  問牛悲釁鍾,說彘驚臨牢。永遁刀筆吏,寧期簿書曹。
  中興遂群物,裂壤分鞬櫜。岷凶既雲捕,吳虜亦已鏖。
  捍禦盛方虎,謨明富伊咎。披山窮木禾,駕海逾蟠桃。
  重來越裳雉,再返西旅獒。左右抗槐棘,縱橫羅雁羔。
  三辟鹹肆宥,眾生均覆燾。安得奉皇靈,在宥解天弢.
  歸誠慰松梓,陳力開蓬蒿。卜室有鄠杜,名田占灃澇。
  磻溪近余基,阿城連故濠。螟蛑願親燎,荼堇甘自薅。
  饑食期農耕,寒衣俟蠶繰。及骭足為溫,滿腹寧複饕。
  安將蒯及菅,誰慕粱與膏。弋林驅雀鷃,漁澤從鰍魛。
  觀象嘉素履,陳詩謝幹旄。方托麋鹿群,敢同騏驥槽。
  處賤無溷濁,固窮匪淫慆。踉蹌辭束縛,悅懌換煎熬。
  登年徒負版,興役趨代鼛。目眩絕渾渾,耳喧息嘈嘈。
  茲焉畢餘命,富貴非吾曹。長沙哀糾纆,漢陰嗤桔槔。
  苟伸擊壤情,機事息秋豪。海霧多蓊鬱,越風饒腥臊。
  寧唯迫魑魅,所懼齊焄藨。知罃懷褚中,范叔戀綈袍。
  伊人不可期,慷慨徒忉忉。

 

韋道安(道安嘗佐張建封於徐州,及軍亂而道安自殺)


  道安本儒士,頗擅弓劍名。二十游太行,暮聞號哭聲。
  疾驅前致問,有叟垂華纓。言我故刺史,失職還西京。
  偶為群盜得,毫縷無餘贏。貨財足非吝,二女皆娉婷。
  蒼黃見驅逐,誰識死與生。便當此殞命,休複事晨征。
  一聞激高義,眥裂肝膽橫。掛弓問所往,趫捷超崢嶸。
  見盜寒澗陰,羅列方忿爭。一矢斃酋帥,餘黨號且驚。
  麾令遞束縛,纆索相拄撐。彼姝久褫魄,刃下俟誅刑。
  卻立不親授,諭以從父行。捃收自擔肩,轉道趨前程。
  夜發敲石火,山林如晝明。父子更抱持,涕血紛交零。
  頓首願歸貨,納女稱舅甥。道安奮衣去,義重利固輕。
  師婚古所病,合姓非用兵。朅來事儒術,十載所能逞。
  慷慨張徐州,朱邸揚前旌。投軀獲所願,前馬出王城。
  轅門立奇士,淮水秋風生。君侯既即世,麾下相欹傾。
  立孤抗王命,鐘鼓四野鳴。橫潰非所壅,逆節非所嬰。
  舉頭自引刃,顧義誰顧形。烈士不忘死,所死在忠貞。
  咄嗟徇權子,翕習猶趨榮。我歌非悼死,所悼時世情。

 

哭連州淩員外司馬(淩員外准也)


  廢逐人所棄,遂為鬼神欺。才難不其然,卒與大患期。
  淩人古受氏,吳世誇雄姿。寂寞富春水,英氣方在斯。
  六學誠一貫,精義窮發揮。著書逾十年,幽頤靡不推。
  天庭掞高文,萬字若波馳。記室征西府,宏謀耀其奇。
  輶軒下東越,列郡蘇疲羸。宛宛淩江羽,來棲翰林枝。
  孝文留弓劍,中外方危疑。抗聲促遺詔,定命由陳辭。
  徒隸肅曹官,征賦參有司。出守烏江滸,老遷湟水湄。
  高堂傾故國,葬祭限囚羈。仲叔繼幽淪,狂叫唯童兒。
  一門既無主,焉用徒生為。舉聲但呼天,孰知神者誰。
  泣盡目無見,腎傷足不持。溘死委炎荒,臧獲守靈帷。
  平生負國譴,骸骨非敢私。蓋棺未塞責,孤旐凝寒颸.
  念昔始相遇,腑腸為君知。進身齊選擇,失路同瑕疵。
  本期濟仁義,今為眾所嗤。滅名竟不試,世義安可支。
  恬死百憂盡,苟生萬慮滋。顧餘九逝魂,與子各何之。
  我歌誠自慟,非獨為君悲。

 

旦攜謝山人至愚池


  新沐換輕幘,曉池風露清。自諧塵外意,況與幽人行。
  霞散眾山迥,天高數雁鳴。機心付當路,聊適羲皇情。

 

獨覺


  覺來窗牖空,寥落雨聲曉。良遊怨遲暮,末事驚紛擾。
  為問經世心,古人難盡了。

 

首春逢耕者


  南楚春候早,餘寒已滋榮。土膏釋原野,百蟄競所營。
  綴景未及郊,穡人先耦耕。園林幽鳥囀,渚澤新泉清。
  農事誠素務,羈囚阻平生。故池想蕪沒,遺畝當榛荊。
  慕隱既有系,圖功遂無成。聊從田父言,款曲陳此情。
  眷然撫耒耜,回首煙雲橫。

 

溪居


  久為簪組累,幸此南夷謫。閑依農圃鄰,偶似山林客。
  曉耕翻露草,夜榜響溪石。來往不逢人,長歌楚天碧。

 

夏初雨後尋愚溪


  悠悠雨初霽,獨繞清溪曲。引杖試荒泉,解帶圍新竹。
  沉吟亦何事,寂寞固所欲。幸此息營營,嘯歌靜炎燠。

 

入黃溪聞猿(溪在永州)


  溪路千里曲,哀猿何處鳴。孤臣淚已盡,虛作斷腸聲。

 

韋使君黃溪祈雨見召從行至祠下口號


  驕陽愆歲事,良牧念菑畬。列騎低殘月,鳴笳度碧虛。
  稍窮樵客路,遙駐野人居。谷口寒流淨,叢祠古木疏。
  焚香秋霧濕,奠玉曉光初。肸蚃巫言報,精誠禮物餘。
  惠風仍偃草,靈雨會隨車。俟罪非真吏,翻慚奉簡書。

 

郊居歲暮


  屏居負山郭,歲暮驚離索。野迥樵唱來,庭空燒燼落。
  世紛因事遠,心賞隨年薄。默默諒何為,徒成今與昨。

 

秋曉行南穀經荒村


  杪秋霜露重,晨起行幽谷。黃葉覆溪橋,荒村唯古木。
  寒花疏寂曆,幽泉微斷續。機心久已忘,何事驚麋鹿。

 

雨後曉行獨至愚溪北池


  宿雲散洲渚,曉日明村塢。高樹臨清池,風驚夜來雨。
  予心適無事,偶此成賓主。

 

中夜起望西園值月上


  覺聞繁露墜,開戶臨西園。寒月上東嶺,泠泠疏竹根。
  石泉遠逾響,山鳥時一喧。倚楹遂至旦,寂寞將何言。

 

零陵春望


  平野春草綠,曉鶯啼遠林。日晴瀟湘渚,雲斷岣嶁岑。
  仙駕不可望,世途非所任。凝情空景慕,萬里蒼梧陰。

 

從崔中丞過盧少尹郊居


  寓居湘岸四無鄰,世網難嬰每自珍。蒔藥閒庭延國老,
  開樽虛室值賢人。泉回淺石依高柳,徑轉垂藤閑綠筠。
  聞道偏為五禽戲,出門鷗鳥更相親。

 

夏晝偶作


  南州溽暑醉如酒,隱幾熟眠開北牖。
  日午獨覺無餘聲,山童隔竹敲茶臼。

 

雨晴至江渡


  江雨初晴思遠步,日西獨向愚溪渡。
  渡頭水落村徑成,撩亂浮槎在高樹。

 

江雪


  千山鳥飛絕,萬徑人蹤滅。孤舟蓑笠翁,獨釣寒江雪。

 

冉溪(公易其名為愚溪者是也)


  少時陳力希公侯,許國不復為身謀。風波一跌逝萬里,
  壯心瓦解空縲囚。縲囚終老無餘事,願卜湘西冉溪地。
  卻學壽張樊敬侯,種漆南園待成器。

 

法華寺西亭夜飲(得酒字)


  祇樹夕陽亭,共傾三昧酒。霧暗水連階,月明花覆牖。
  莫厭尊前醉,相看未白首。

 

戲題石門長老東軒


  石門長老身如夢,旃檀成林手所種。坐來念念非昔人,
  萬遍蓮花為誰用。如今七十自忘機,貪愛都忘筋力微。
  莫向東軒春野望,花開日出雉皆飛。

 

茅簷下始栽竹


  瘴茅葺為宇,溽暑常侵肌。適有重膇疾,蒸郁寧所宜。
  東鄰幸導我,樹竹邀涼颸。欣然愜吾志,荷鍤西岩垂。
  楚壤多怪石,墾鑿力已疲。江風忽雲暮,輿曳還相追。
  蕭瑟過極浦,旖旎附幽墀。貞根期永固,貽爾寒泉滋。
  夜窗遂不掩,羽扇寧複持。清泠集濃露,枕簟淒已知。
  網蟲依密葉,曉禽棲迥枝。豈伊紛囂間,重以心慮怡。
  嘉爾亭亭質,自遠棄幽期。不見野蔓草,蓊蔚有華姿。
  諒無淩寒色,豈與青山辭。

 

「種仙靈毗(《本草》:淫羊蕾,即仙靈毗也)


  窮陋闕自養,癘氣劇囂煩。隆冬乏霜霰,日夕南風溫。
  杖藜下庭際,曳踵不及門。門有野田吏,慰我飄零魂。
  及言有靈藥,近在湘西原。服之不盈旬,蹩躠皆騰鶱.
  笑忭前即吏,為我擢其根。蔚蔚遂充庭,英翹忽已繁。
  晨起自采曝,杵臼通夜喧。靈和理內藏,攻疾貴自源。
  擁覆逃積霧,伸舒委餘暄。奇功苟可征,甯複資蘭蓀。
  我聞畸人術,一氣中夜存。能令深深息,呼吸還歸跟。
  疏放固難效,且以藥餌論。痿者不忘起,窮者寧複言。
  神哉輔吾足,幸及兒女奔。

 

種朮


  守閒事服餌,采朮東山阿。東山幽且阻,疲苶煩經過。
  戒徒劚靈根,封植閟天和。違爾澗底石,徹我庭中莎。
  土膏滋玄液,松露墜繁柯。南東自成畝,繚繞紛相羅。
  晨步佳色媚,夜眠幽氣多。離憂苟可怡,孰能知其他。
  爨竹茹芳葉,寧慮瘵與瘥。留連樹蕙辭,婉娩采薇歌。
  悟拙甘自足,激清愧同波。單豹且理內,高門複如何。

 

種白蘘荷


  血蟲化為癘,夷俗多所神。銜猜每臘毒,謀富不為仁。
  蔬果自遠至,杯酒盈肆陳。言甘中必苦,何用知其真。
  華潔事外飾,尤病中州人。錢刀恐賈害,饑至益逡巡。
  竄伏常戰慄,懷故逾悲辛。庶氏有嘉草,攻禬事久泯。
  炎帝垂靈編,言此殊足珍。崎嶇乃有得,托以全餘身。
  紛敷碧樹陰,眄睞心所親。

 

新植海石榴


  弱植不盈尺,遠意駐蓬瀛。月寒空階曙,幽夢彩雲生。
  糞壤擢珠樹,莓苔插瓊英。芳根閟顏色,徂歲為誰榮。

 

戲題階前芍藥


  凡卉與時謝,妍華麗茲晨。欹紅醉濃露,窈窕留餘春。
  孤賞白日暮,暄風動搖頻。夜窗藹芳氣,幽臥知相親。
  願致溱洧贈,悠悠南國人。

 

始見白髮題所植海石榴


  幾年封植愛芳叢,韻豔朱顏竟不同。
  從此休論上春事,看成古木對衰翁。

 

植靈壽木


  白華照寒水,怡我適野情。前趨問長老,重複欣嘉名。
  蹇連易衰朽,方剛謝經營。敢期齒杖賜,聊且移孤莖。
  叢萼中競秀,分房外舒英。柔條乍反植,勁節常對生。
  循玩足忘疲,稍覺步武輕。安能事翦伐,持用資徒行。

 

自衡陽移桂十餘本植零陵所住精舍


  謫官去南裔,清湘繞靈嶽。晨登蒹葭岸,霜景霽紛濁。
  離披得幽桂,芳本欣盈握。火耕困煙燼,薪采久摧剝。
  道旁且不願,岑嶺況悠邈。傾筐壅故壤,棲息期鸞鷟.
  路遠清涼宮,一雨悟無學。南人始珍重,微我誰先覺。
  芳意不可傳,丹心徒自渥。

 

湘岸移木芙蓉植龍興精舍


  有美不自蔽,安能守孤根。盈盈湘西岸,秋至風露繁。
  麗影別寒水,穠芳委前軒。芰荷諒難雜,反此生高原。

 

早梅


  早梅發高樹,迥映楚天碧。朔吹飄夜香,繁霜滋曉白。
  欲為萬里贈,杳杳山水隔。寒英坐銷落,何用慰遠客。

 

南中榮橘柚


  橘柚懷貞質,受命此炎方。密林耀朱綠,晚歲有餘芳。
  殊風限清漢,飛雪滯故鄉。攀條何所歎,北望熊與湘。

 

紅蕉


  晚英值窮節,綠潤含朱光。以茲正陽色,窈窕淩清霜。
  遠物世所重,旅人心獨傷。回暉眺林際,摵摵無遺芳。

 

巽公院五詠。淨土堂


  結習自無始,淪溺窮苦源。流形及茲世,始悟三空門。
  華堂開淨域,圖像煥且繁。清泠焚眾香,微妙歌法言。
  稽首愧導師,超遙謝塵昏。

 

巽公院五詠。曲講堂


  寂滅本非斷,文字安可離。曲堂何為設,高士方在斯。
  聖默寄言宣,分別乃無知。趣中即空假,名相與誰期。
  願言絕聞得,忘意聊思惟。

 

巽公院五詠。禪堂


  發地結菁茅,團團抱虛白。山花落幽戶,中有忘機客。
  涉有本非取,照空不待析。萬籟俱緣生,窅然喧中寂。
  心境本洞如,鳥飛無遺跡。

 

巽公院五詠。芙蓉亭


  新亭俯朱檻,嘉木開芙蓉。清香晨風遠,溽彩寒露濃。
  瀟灑出人世,低昂多異容。嘗聞色空喻,造物誰為工。
  留連秋月晏,迢遞來山鍾。

 

巽公院五詠。苦竹橋


  危橋屬幽徑,繚繞穿疏林。迸籜分苦節,輕筠抱虛心。
  俯瞰涓涓流,仰聆蕭蕭吟。差池下煙日,嘲哳鳴山禽。
  諒無要津用,棲息有餘陰。

 

梅雨


  梅實迎時雨,蒼茫值晚春。愁深楚猿夜,夢斷越雞晨。
  海霧連南極,江雲暗北津。素衣今盡化,非為帝京塵。

 

零陵早春


  問春從此去,幾日到秦原。憑寄還鄉夢,殷勤入故園。

 

田家三首


  蓐食徇所務,驅牛向東阡。雞鳴村巷白,夜色歸暮田。
  劄劄耒耜聲,飛飛來烏鳶。竭茲筋力事,持用窮歲年。
  盡輸助徭役,聊就空自眠。子孫日已長,世世還複然。


  籬落隔煙火,農談四鄰夕。庭際秋蟲鳴,疏麻方寂曆。
  蠶絲盡輸稅,機杼空倚壁。堶E夜經過,雞黍事筵席。
  各言官長峻,文字多督責。東鄉後租期,車轂陷泥澤。
  公門少推恕,鞭樸恣狼藉。努力慎經營,肌膚真可惜。
  迎新在此歲,唯恐踵前跡。


  古道饒蒺藜,縈回古城曲。蓼花被堤岸,陂水寒更綠。
  是時收穫竟,落日多樵牧。風高榆柳疏,霜重梨棗熟。
  行人迷去住,野鳥競棲宿。田翁笑相念,昏黑慎原陸。
  今年幸少豐,無厭饘與粥。

 

行路難三首


  君不見夸父追日窺虞淵,跳踉北海超昆侖。
  披霄決漢出沆漭,瞥裂左右遺星辰。須臾力盡道渴死。
  狐鼠蜂蟻爭噬吞。北方竫人長九寸,開口抵掌更笑喧。
  啾啾飲食滴與粒,生死亦足終天年。睢盱大志小成遂,
  坐使兒女相悲憐。


  虞衡斤斧羅千山,工命采斫杙與椽。深林土剪十取一,
  百牛連鞅摧雙轅。萬圍千尋妨道路,東西蹶倒山火焚。
  遺餘毫末不見保,躪躒澗壑何當存。群材未成質已夭,
  突兀哮豁空岩巒。柏梁天災武庫火,匠石狼顧相愁冤。
  君不見南山棟樑益稀少,愛材養育誰複論。


  飛雪斷道冰成梁,侯家熾炭雕玉房。蟠龍吐耀虎喙張,
  熊蹲豹躑爭低昂。攢巒叢崿射朱光,丹霞翠霧飄奇香。
  美人四向回明璫,雪山冰穀晞太陽。星躔奔走不得止,
  奄忽雙燕棲虹梁。風台露榭生光飾,死灰棄置參與商。
  盛時一去貴反賤,桃笙葵扇安可當。

 

聞籍田有感


  天田不日降皇輿,留滯長沙歲又除。
  宣室無由問釐事,周南何處托成書。

 

跂烏詞


  城上日出群烏飛,鴉鴉爭赴朝陽枝。刷毛伸翼和且樂,
  爾獨落魄今何為,無乃慕高近白日,三足妒爾令爾疾。
  無乃饑啼走道旁,貪鮮攫肉人所傷。翹肖獨足下叢薄,
  口銜低枝始能躍。還顧泥塗備螻蟻,仰看棟樑防燕雀。
  左右六翮利如刀,踴身失勢不得高。支離無趾猶自免,
  努力低飛逃後患。

 

籠鷹詞


  淒風淅瀝飛嚴霜,蒼鷹上擊翻曙光。雲披霧裂虹蜺斷,
  霹靂掣電捎平岡。砉然勁翮翦荊棘,下攫狐兔騰蒼茫。
  爪毛吻血百鳥逝,獨立四顧時激昂。炎風溽暑忽然至,
  羽翼脫落自摧藏。草中狸鼠足為患,一夕十顧驚且傷。
  但願清商複為假,拔去萬累雲間翔。

 

放鷓鴣詞


  楚越有鳥甘且腴,嘲嘲自名為鷓鴣。徇媒得食不復慮,
  機械潛發罹罝罦。羽毛摧折觸籠籞,煙火煽赫驚庖廚。
  鼎前芍藥調五味,膳夫攘腕左右視。齊王不忍觳觫牛,
  簡子亦放邯鄲鳩。二子得意猶念此,況我萬里為孤囚。
  破籠展翅當遠去,同類相呼莫相顧。

 

龜背戲


  長安新技出宮掖,喧喧初遍王侯宅。玉盤滴瀝黃金錢,
  皎如文龜麗秋天。八方定位開神卦,六甲離離齊上下。
  投變轉動玄機卑,星流霞破相參差。四分五裂勢未已,
  出無入有誰能知。乍驚散漫無處所,須臾羅列已如故。
  徒言萬事有盈虛,終朝一擲知勝負。修門象棋不復貴,
  魏宮妝奩世所棄。豈如瑞質耀奇文,願持千歲壽吾君。
  廟堂巾笥非余慕,錢刀兒女徒紛紛。

 

聞黃鸝


  倦聞子規朝暮聲,不意忽有黃鸝鳴。一聲夢斷楚江曲,
  滿眼故園春意生。目極千里無山河,麥芒際天搖清波。
  王畿優本少賦役,務閑酒熟饒經過。此時晴煙最深處,
  舍南巷北遙相語。翻日迥度昆明飛,淩風邪看細柳翥。
  我今誤落千萬山,身同傖人不思還。鄉禽何事亦來此,
  令我生心憶桑梓。閉聲回翅歸務速,西林紫椹行當熟。

 

渾鴻臚宅聞歌效白紵


  翠帷雙卷出傾城,龍劍破匣霜月明。朱唇掩抑悄無聲,
  金簧玉磬宮中生。下沉秋火激太清,天高地迥凝日晶,
  羽觴蕩漾何事傾。

 

楊白花


  楊白花,風吹渡江水。坐令宮樹無顏色,
  搖盪春光千萬堙C茫茫曉日下長秋,哀歌未斷城鴉起。

 

漁翁


  漁翁夜傍西岩宿,曉汲清湘燃楚竹。煙銷日出不見人,
  欸乃一聲山水綠。回看天際下中流,岩上無心雲相逐。

 

飲酒


  今夕少愉樂,起坐開清尊。舉觴酹先酒,為我驅憂煩。
  須臾心自殊,頓覺天地暄。連山變幽晦,綠水函晏溫。
  藹藹南郭門,樹木一何繁。清陰可自庇,竟夕聞佳言。
  盡醉無複辭,偃臥有芳蓀。彼哉晉楚富,此道未必存。

 

讀書


  幽沉謝世事,俯默窺唐虞。上下觀古今,起伏千萬途。
  遇欣或自笑,感戚亦以籲。縹帙各舒散,前後互相逾。
  瘴痾擾靈府,日與往昔殊。臨文乍了了,徹卷兀若無。
  竟夕誰與言,但與竹素俱。倦極便倒臥,熟寐乃一蘇。
  欠伸展肢體,吟詠心自愉。得意適其適,非願為世儒。
  道盡即閉口,蕭散捐囚拘。巧者為我拙,智者為我愚。
  書史足自悅,安用勤與劬。貴爾六尺軀,勿為名所驅。

 

感遇二首(永州作)


  西陸動涼氣,驚烏號北林。棲息豈殊性,集枯安可任。
  鴻鵠去不返,勾吳阻且深。徒嗟日沉湎,丸鼓騖奇音。
  東海久搖盪,南風已駸駸。坐使青天暮,小星愁太陰。
  眾情嗜奸利,居貨捐千金。危根一以振,齊斧來相尋。
  攬衣中夜起,感物涕盈襟。微霜眾所踐,誰念歲寒心。
  旭日照寒野, ?斯起蒿萊。啁啾有餘樂,飛舞西陵隈。
  回風旦夕至,零葉委陳荄。所棲不足恃,鷹隼縱橫來。

 

詠史


  燕有黃金台,遠致望諸君。嗛嗛事強怨,三歲有奇勳。
  悠哉辟疆理,東海漫浮雲。甯知世情異,嘉穀坐熇焚。
  致令委金石,誰顧蠢蠕群。風波欻潛構,遺恨意紛紜。
  豈不善圖後,交私非所聞。為忠不顧內,晏子亦垂文。

 

詠三良


  束帶值明後,顧盼流輝光。一心在陳力,鼎列誇四方。
  款款效忠信,恩義皎如霜。生時亮同體,死沒甯分張。
  壯軀閉幽隧,猛志填黃腸。殉死禮所非,況乃用其良。
  霸基弊不振,晉楚更張惶。疾病命固亂,魏氏言有章。
  從邪陷厥父,吾欲討彼狂。

 

詠荊軻


  燕秦不兩立,太子已為虞。千金奉短計,匕首荊卿趨。
  窮年徇所欲,兵勢且見屠。微言激幽憤,怒目辭燕都。
  朔風動易水,揮爵前長驅。函首致宿怨,獻田開版圖。
  炯然耀電光,掌握罔正夫。造端何其銳,臨事竟趑趄。
  長虹吐白日,倉卒反受誅。按劍赫憑怒,風雷助號呼。
  慈父斷子首,狂走無容軀。夷城芟七族,台觀皆焚汙。
  始期憂患弭,卒動災禍樞。秦皇本詐力,事與桓公殊。
  奈何效曹子,實謂勇且愚。世傳故多謬,太史征無且。

 

掩役夫張進骸


  生死悠悠爾,一氣聚散之。偶來紛喜怒,奄忽已複辭。
  為役孰賤辱,為貴非神奇。一朝纊息定,枯朽無妍媸。
  生平勤皂櫪,剉秣不告疲。既死給槥櫝,葬之東山基。
  奈何值崩湍,蕩析臨路垂。髐然暴百骸,散亂不復支。
  從者幸告餘,眷之涓然悲。貓虎獲迎祭,犬馬有蓋帷。
  佇立唁爾魂,豈複識此為。畚鍤載埋瘞,溝瀆護其危。
  我心得所安,不謂爾有知。掩骼著春令,茲焉適其時。
  及物非吾事,聊且顧爾私。

 

省試觀慶雲圖詩


  設色既成象,卿雲示國都。九天開秘祉,百辟贊嘉謨。
  抱日依龍袞,非煙近禦爐。高標連汗漫,迥望接虛無。
  裂素榮光發,舒華瑞色敷。痡N配堯德,垂慶代河圖。

 

春懷故園


  九扈鳴已晚,楚鄉農事春。悠悠故池水,空待灌園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