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月四日風雨大作

僵臥孤村不自哀,尚思為國戍輪台,夜闌臥聽風吹雨,鐵馬冰河入夢來。

 

卜算子

驛外斷橋邊,寂寞開無主,已是黃昏燭自愁,更著風和雨。無意若爭春,一任群芳妒,零落成泥碾作塵,只有香如故。

 

秋波媚

秋到邊城角聲哀,烽火照高臺,悲歌擊筑,憑高酹酒,此興悠哉。多情誰似南山月,特地暮雲開,灞橋煙柳,曲江池館,應待人來。

 

釵頭鳳

紅酥手,黃藤酒,滿城春色宮牆柳。東風惡,歡情薄,一懷愁緒,幾年離索,錯!錯!錯!春如舊,人空瘦,淚痕紅邑鮫綃透。桃花落,閑池閣,山盟雖在,錦書難托,莫!莫!莫!

 

訴衷情

當年萬里覓封候,匹馬戍梁州,關河夢斷何處,塵暗舊貂裘,胡未滅,鬢先秋,淚空流,此生誰料,心在天山,身老滄洲。

 

鵲橋仙

一竿風月,一蓑煙雨,家在釣台西住,賣魚生怕近城門,況肯到紅塵深處。潮生理棹,潮平繫纜,潮落浩歌歸去,時人錯把比嚴光,我自是無名漁父。

 

鵲橋仙

蓬窗燈暗,春曉連江風雨,林鶯巢燕總無聲,但月夜常啼杜宇,催成清淚。驚殘孤夢,又揀深枝飛去,故山猶自不堪聽,況半世飄然羈旅。

 

書憤

早歲那知世事艱,中垢北望氣如山。樓船夜雪瓜洲渡,鐵馬秋風大散關。塞上長城空自許,鏡中衰鬢已先斑。出師一表真名世,千載誰堪伯仲間。

 

沈園

城上斜陽畫角哀,沈園非復舊池台,傷心橋下春波綠,曾是驚鴻照影來。夢斷香消四十年,沈園柳老不吹綿。此身行作稽山土,猶吊遺蹤一泫然。

 

自嘲

少讀詩書陋漢唐,莫年身世寄農桑。騎驢兩腳欲到地,愛酒一樽常在旁。老去形容雖變改,醉來意氣尚軒昂。太行王屋何由動,堪笑愚公不自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