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經海經新釋卷十二

山海經第十七

〔大荒北經〕



東北海之外,大荒之中,河水之閒,附禺之山1,帝顓頊與九嬪葬焉2。爰有(丘鳥)3久、文貝、離俞、鸞鳥、皇鳥4、大物、小物5。有青鳥、琅鳥、玄鳥、黃鳥、虎、豹、熊、羆、黃蛇、視肉、璿、瑰、瑤、碧,皆出衛于山6。丘方圓三百里,丘南帝俊竹林在焉7,大可為舟8。竹南有赤澤水9,名曰封淵10。有三桑無枝11。丘西有沈淵,顓頊所浴。

1 郝懿行云:「海外北經作務隅,海內東經作鮒魚,此經又作附禺,皆一山也,古字通用。文選注謝朓哀策文引此經作鮒禺之山,後漢書張衡傳注引此經與今本同。」

2 郭璞云:「此皆殊俗,義所作冢。」

3 珂案:經文(丘鳥),孫星衍校改鴟。

4 珂案:皇鳥,宋本、毛扆本、藏經本均作鳳鳥,王念孫亦校作鳳鳥。

5 郭璞云:「言備有也。」王崇慶云:「大物小物,皆殉葬之具也。」

6 郭璞云:「在其山邊也。」郝懿行云:「藝文類聚八十九卷、初學記二十八卷引此經並作衛丘山,北堂書鈔一百三十七卷亦作衛丘,是知古本衛丘連文,而以皆出于山四字相屬,今本誤倒其句耳,所宜訂正。」珂案:王念孫校亦同郝注。附禺山所有各物其部分已見海外北經「務隅之山」節。

7 郝懿行云:「此經帝俊蓋顓頊也:下云丘西有沈淵,顓頊所浴,以此知之。」珂案:郝說疑非。此經既明言丘南帝俊竹林,大可為舟;丘西沈淵,顓頊所浴;則帝俊自帝俊,顓頊自顓頊,又何得以帝俊為顓頊邪?此不同於大荒南經所記不庭之山,前云「帝俊妻娥皇生此三身之國」,後云「從淵,舜之所浴也」,以舜亦妻娥皇,固可以謂浴於從淵之舜即「妻娥皇」之帝俊也,而此則無可比附,故不可以以二帝偶共一地即謂彼此相同也。

8 郭璞云:「言舜林中竹一節則可以為船也。」郝懿行云:「初學記(卷二十八)引神異經云:『南方荒中有沛竹,其長百丈,圍二丈五六尺,厚八九寸,可以為船。』廣韻引神異經云:『篩竹一名太極,長百丈,南方以為船。』玉篇云:『蕁竹長千丈,為大船也;生海畔。』即此類。」

9 郭璞云:「水色赤也。」

10郭璞云:「封亦大也。」

11郭璞云:「皆高百仞。」王念孫云:「皆高百仞四字乃正文誤入注,見藝文類聚八十八,又見御覽木部四(卷九五五),又見類聚木部]卷八十九)。」珂案:「三桑無枝」已見北次二經、海外北經。

有胡不與之國1,烈姓2,黍食。

1 郭璞云:「一國復名耳,今胡夷語皆通然。」

2 郝懿行云:「烈姓蓋炎帝神農之裔,左傳(昭公二十九年)稱烈山氏,(禮記)祭法稱厲山氏;鄭康成注云:『厲山,神農所起。一日有烈山。』」珂案:今本禮記鄭注云:「厲山氏,炎帝也,起於厲山。或曰有烈山氏。」

大荒之中,有山,名曰不咸。有肅慎氏之國1。有蜚蛭,四翼2。有蟲,獸首蛇身,名曰琴蟲3。

1 郭璞云:「今肅慎國去遼東三千餘里,穴居,無衣,衣豬皮,冬以膏塗體,厚數分,用卻風寒。其人皆工射,弓長四尺,勁彊。箭以楛]宋本楛下有木字——珂)為之,長尺五(藏經本五作八——珂)寸,青石為鏑,此春秋時隼集陳侯之庭所得矢也。晉太興三年平州刺史崔毖遣別駕高會,使來獻肅慎氏之弓矢,箭鏃有似銅骨作者。問(藏經本問下有之字,是也——珂)云,轉與海內國,通得用此。今名之為挹婁國,出好貂、赤玉。豈從海外轉而至此乎?後漢書所謂挹婁者]宋本、吳寬抄本者作國——珂)是也。」郝懿行云:「肅慎國見海外西經。郭說肅慎本魏志東夷傳,但傳本作『用楛長尺八寸』,與郭異,餘則同也。今之後漢書,非郭所見,而此注引後漢書者,吳志嬪妃傳云:『謝承撰後漢書百餘卷。』其書說挹婁,即古肅慎氏之國也。隼集陳侯之庭,魯語有其事。」

2 郭璞云:「翡、窒兩音。」珂案:文選上林賦:「蛭蜩蠼猱。」司馬彪注引此經蜚作飛。

3 郭璞云:「亦蛇類也。」郝懿行云:「南山人以蟲為蛇,見海外南經。」

有人名曰大人。有大人之國1,釐姓2,黍食。有大青蛇,黃頭3,食麈4。

1 珂案:大人國已見海外東經及大荒東經。

2 郝懿行云:「晉語(國語晉語四——珂)司空季子說黃帝之子十二姓中有僖姓,僖、釐古字通用,釐即僖也。史記孔子世家云:『汪罔氏之君,守封禺之山,為釐姓。』索隱云:『釐音僖。』是也。」珂案:國語魯語下云:「防風,汪芒氏之君也,守封嵎之山者也,為漆姓;在虞、夏、商為汪芒氏,於周為長狄,今為大人。」汪芒氏即汪罔氏,漆姓即釐姓也。則大人者,防風之後,亦黃帝之裔也。

3 珂案:藝文類聚卷六引此作頭方。

4 郭璞云:「今南方(虫丹)蛇食鹿,鹿亦麈屬也。」珂案:榮山亦有玄蛇食麈,已見大荒南經。又此經文食麈,藏經本作食鹿;注文鹿亦麈屬,藏經本作鹿亦麀類。

有榆山。有鯀攻程州之山1。

1 郭璞云:「皆因其事而名物也。」郝懿行云:「程州,蓋亦國名,如禹攻共工國山之類。」珂案:郝說疑是。此經下文有「有始州之國,有丹山」,可證。禹攻共工國山已見大荒西經。

大荒之中,有山名曰衡天。有先民之山1。有槃木千里2。

1 珂案:大荒西經云:「西北海之外,赤水之西,有先民之國。」非此。此山地望當在東北。

2 郭璞云:「音盤。」珂案:大戴禮五帝德及史記五帝本紀,均有u東至于蟠木」語,疑即此。論衡訂鬼篇引山海經(今本無)云:「滄海之中,有度朔之山,上有大桃木,其屈蟠三千里,其枝閒東北曰鬼門,萬鬼所出入也。上有二神人,一曰神荼,一曰鬱壘,主閱領萬鬼。惡害之鬼,執以葦索,而以食虎。於是黃帝乃作禮,以時驅之,立大桃人,門戶畫神荼鬱壘與虎,懸葦索以禦凶。」此「屈蟠三千里」之大桃木,當即「千里」槃木之屬。劉昭注後漢書禮儀志亦引此經而文稍異,當皆此經之逸文也。

有叔歜國1。顓頊之子,黍食,使四鳥:虎、豹、熊、羆。有黑蟲如熊狀,名曰(犬昔)(犬昔)2。

1 郭璞云:「(歜)音作感反;一音觸。」

2 郭璞云:「或作獡,音夕同。」郝懿行云:「玉篇云:『(犬昔),秦亦切,獸名。』廣韻亦云獸名,引此經。蓋蟲、獸通名耳。獡見說文]十)。」珂案:郭注「音夕同」,藏經本無同字,同字疑衍。

有北齊之國,姜姓1,使虎、豹、熊、羆。

1 郝懿行云:「說文(十二)云:『姜,神農居姜水以為姓。』史記齊太公世家云:『姓姜氏。』案大荒西經有西周之國,姬姓,此有北齊之國,姜姓,皆周秦人語也。」

大荒之中,有山名曰先檻1大逢之山,河濟所入,海北注焉2。其西有山,名曰禹所積石3。

1 珂案:藏經本作光檻。

2 郭璞云:「河濟注海,已復出海外,入此山中也。」

3 珂案:禹所積石之山,已見海外北經,詳該節注。

有陽山者。有順山者,順水出焉。有始州之國,有丹山1。

1 郭璞云:「此山純出丹朱也。竹書曰:『和甲西征,得一丹山。』今所在亦有丹山,丹出土穴中。」

有大澤方千里,群鳥所解1。

1 郭璞曰:「穆天子傳(卷四)曰:『北至廣原之野,飛鳥所解其羽,乃于此獵鳥獸,絕群,載羽百車。』竹書亦曰:『穆王北征,行流沙千里,積羽千里。』皆謂此澤也。」珂案:大澤有二:一乃海內北經u舜妻登比氏生宵明燭光,處河大澤」之大澤,一即此澤。此澤即海外北經所記「夸父與日逐走,北飲大澤」及此經「夸父將走大澤」之大澤,說詳海內北經「宵明燭光」節注。

有毛民之國1,依姓2,食黍,使四鳥。禹生均國,均國生役采3,役采生修4鞈5,修鞈殺綽人6。帝念之,潛為之國7,是此毛民。

1 郭璞云:「其人面體皆生毛。」珂案:毛民國已見海外東經。

2 珂案:國語晉語四云:黃帝之子二十五宗,其得姓者十四人,為十二姓,中有依姓。據此則毛民當是黃帝之裔,海外東經郝注云禹裔非也。然禹亦黃帝族,則毛民者,雖非其直接裔屬,亦其同族子孫也;故禹之曾孫修鞈殺綽人,禹乃「念之」而「潛為」此毛民國,以此也。

3 郭璞云:「采一作來。」珂案:藏經本正作來,無郭注四字。

4 珂案:藏經本作循。

5 郭璞云:「音如單袷之袷。」

6 郭璞云:「人名。」

7 郭璞云:「潛密用之為國。」

有儋耳之國1,任姓2,禺號子,食穀。北海之渚中3,有神,人面鳥身,珥兩青蛇,踐兩赤蛇,名曰禺彊4。

1 郭璞云:「其人耳大下儋,垂在肩上,朱崖儋耳,鏤畫其耳,亦以放之也。」珂案:儋耳,淮南子墬形篇作耽耳,博物志卷一作擔耳,依字儋當為聸。說文十二云:「聸,垂耳也。」即郭注所謂「耳大下儋,垂在肩上」之意也。海外北經有聶耳國,即此,說詳該節注。

2 珂案:國語晉語說黃帝之子十二姓中有任姓,此經下文復言「禺號子」,禺號即禺(豸虎),乃黃帝之子,見大荒東經,故儋耳亦黃帝裔也。

3 郭璞云:「言在海島中種粟給食,謂禺彊也。」珂案:大荒東經云:「黃帝生禺(豸虎),禺(豸虎)生禺京,禺京處北海,禺(豸虎)處東海,是為海神。」郭璞注:「(豸虎)一本作號。」又注「禺京」云:「即禺彊也。」是禺彊固禺號子,然其身份乃北海海神,非如郭注所謂「在海島中種粟給食」之禺號子也。揆此經文意,此「食穀北海之渚中」之禺號子,乃任姓之儋耳國也。謂之「子」者,蓋謂其苗裔,非必謂其親子也。郭注「謂禺彊也」蓋誤。又,舊以「食穀北海之渚中」為句,亦誤。「食穀」,應作一句,屬上讀;「北海之渚中」,應作一句,屬下讀,始當。

4 珂案:禺彊已見海外北經及大荒東經。海外北經云,禺彊踐兩青蛇,與此異。列子湯問篇云:「帝令禺彊使巨鼇十五,舉首而戴五山。」見海外東經「大人國」節注。

大荒之中,有山名曰北極天櫃1,海水北注焉。有神,九首人面鳥身,名曰九鳳2。又有神銜蛇操蛇3,其狀虎首人身,四H長肘,名曰彊良4。

1 郭璞云:「音匱。」珂案:經文櫃,宋本、吳寬抄本、毛扆本藏經本均作樻。

2 郝懿行云:「郭氏江賦(文選郭璞江賦——珂)云:『奇鶬九頭。』疑即此。」

3 珂案:列子湯問篇說愚公事云:「操蛇之神聞之,告之於帝。」操蛇之神或本此。

4 郭璞云:「亦在畏獸畫中。」郝懿行云:「後漢禮儀志說十二神云:『強梁祖明共食磔死寄生。』疑強梁即彊良,古字通也。」珂案:彊良,藏經本作強良。

大荒之中,有山名曰成都載天。有人珥兩黃蛇,把兩黃蛇,名曰夸父。后土生信1,信生夸父。夸父不量力,欲追日景,逮之于禺谷2。將飲河而不足也,將走大澤,未至,死于此3。應龍已殺蚩尤,又殺夸父4,乃去南方處之,故南方多雨5。

1 郝懿行云:「后土,共工氏之子句龍也,見昭十九年左傳,又見海內經。」

2 郭璞云:「禺淵,日所入也,今作虞。」

3 郭璞云:「渴死。」珂案:夸父逐日已見海外北經。

4 郭璞云:「上云夸父不量力,與日競而死,今此復云為應龍所殺,死無定名,觸事而寄,明其變化無方,不可揆測。」珂案:郭以玄理釋神話,未免失之。蓋夸父乃古巨人族名(玄珠中國神話研究ABC說),非一人之名也。「夸父逐日」與「應龍殺蚩尤與夸父」蓋均有關夸父之不同神話,非如郭注所謂「變化無方」也。應龍殺蚩尤與夸父事已見大荒東經。夸父,炎帝之裔,與蚩尤並肩作戰以抗黃帝者也,以不幸兵敗而為應龍所殺。說詳大荒東經「應龍」節注。

5 郭璞云:「言龍水物,以類相感故也。」

又有1無腸之國2,是任姓3,無繼子,食魚4。

1 珂案:藏經本無又字。

2 郭璞云:「為人長也。」珂案:無腸國已見海外北經,云:「無腸國其為人長。」是此注所本。

3 珂案:黃帝之裔十二姓中有任姓(國語晉語四),則無腸國亦當是黃帝裔也。

4 郭璞云:「繼亦當作綮,謂膊腸也。」珂案:郭說非是。此無繼]國)即海外北經所記之無啟(今字作綮(糸改月),訛也)國,「無啟」即「無繼」也,說見海外北經「無綮國」節注。此言無腸國人乃無啟(繼)國人之裔也,舊本以「無繼子,食魚」另起,非也。至於「無繼」而有「子」,則正是神話傳說之詼詭處,「揆之常情,則無理矣」(海外東經郭璞注語)。

共工之臣名曰相繇1,九首蛇身,自環2,食于九土3。其所歍所尼4,即為源澤5,不辛乃苦6,百獸莫能處7。禹湮洪水,殺相繇8,其血腥臭,不可生穀9,其地多水,不可居也10。禹湮之,三仞11三沮12,乃以為池,群帝因是以為臺13。在昆侖之北14。

1 郭璞云:「相柳也,語聲轉耳。」珂案:禹殺相柳事已見海外北經。

2 郭璞云:「言轉旋也。」珂案:郭注轉旋藏經本作蟠旋。

3 郭璞云:「言貪殘也。」珂案:經文九土藏經本作九山,海外北經亦作九山。

4 郭璞云:「歍,嘔,猶噴吒;尼,止也。」郝懿行云:「說文(八)云:『歍,心有所惡若吐也。』又云:『歐,吐也。』爾雅釋詁云:『尼,止也。』」

5 郭璞云:「言多氣力。」珂案:謂相繇之氣力能使其所歍所尼者成為源澤。

6 郭璞云:「言氣酷烈。」

7 郭璞云:「言畏之也。」珂案:謂畏源澤之辛苦。

8 郭璞云:「禹塞洪水,由以溺殺之也。」珂案:由,因緣也,謂禹塞洪水,因以溺殺相繇也;藏經本由正作因。

9 王念孫云:「御覽人事十六(卷三七五)穀上有五字。」

10郭璞云:「言其膏血滂流,成淵水也。」珂案:郭注淵水,藏經本無水字。

11王念孫云:「仞讀為牣,牣,滿也,史記司馬相如傳云:『充仞其中。』仞、牣古通用。」

12郭璞云:「言禹以土塞之,地陷壞也。」

13郭璞云:「地下宜積土,故眾帝因來在此共作臺。」珂案:即海內北經帝堯、帝嚳等臺。

14珂案:海內北經云:「臺四方,在昆侖東北。」

有岳之山1,尋竹生焉2。

1 珂案:文選張協七命李善注引此經作岳山,無之字。

2 郭璞云:「尋,大竹名。」珂案:尋,長也。揚雄方言:「自關而西,秦晉梁益之間凡物長謂之尋。」海外北經:「尋木長千里。」長木既曰尋木,則尋竹自是長竹。尋只是形容詞,郭以尋為「大竹名」恐非。玉篇有●字,云「竹長千丈」,當是因尋竹而製之後起字也。藏經本郭注只作「大竹」,無「尋」、「名」二字,是也。

大荒之中,有山名不句,海水入焉1。

1 珂案:藏經本水下有北字,是也,說見大荒南經「天臺高山」節注。

有係昆1之山者,有共工之臺,射者不敢北鄉2。有人衣青衣,名曰黃帝女魃3。蚩尤作兵伐黃帝4,黃帝乃令應龍攻之冀州之野5。應龍畜水,蚩尤請風伯雨師,縱大風雨6。黃帝乃下天女曰魃7,雨止8,遂殺蚩尤9。魃不得復上,所居不雨10。叔均11言之帝,後置之赤水之北12。叔均乃為田祖13。魃時亡之14。所欲逐之者,令曰:u神北行15!」先除水道,決通溝瀆16。

1 王念孫云:「御覽三十五作傒昆。」

2 郭璞云:「言畏之也。」珂案:共工之臺已見海外北經。

3 郭璞云:「音如旱瞻扯晼C」郝懿行云:「玉篇引文字指歸曰:y女癒A禿無髮,所居之處,天不雨也,同魃。』李賢注後漢書(張衡傳)引此經作癒A云:『瞼賥暀]。』據此則經文當為癒A注文當為魃,今本誤也。太平御覽七十九卷引此經作癒A可證。」珂案:王念孫校同郝注。吳任臣本注文正作「音如旱魃之魃」,可證經文實宜作「癒v,注文「旱癒v宜作「旱魃」。

4 珂案:太平御覽卷七十二引世本云:「蚩尤作兵。」宋衷注云:u蚩尤,神農臣。」是也。則所謂「蚩尤作兵伐黃帝」者,蓋黃炎鬥爭、炎帝兵敗,蚩尤奮起以與炎帝復仇也。說已見海外西經「形天」節及大荒東經「應龍」節注。

5 郭璞云:「冀州、中土也;黃帝亦教虎、豹、熊、羆,以與炎帝戰于阪泉之野而滅之,見史記(五帝本紀)。」

6 郝懿行云:「縱當為從。史記(五帝本紀)正義引此經云:『以從大風雨。』藝文類聚七十九卷及太平御覽七十九卷引此經亦作從。」珂案:藏經本正作從。從通縱,禮記曲禮:「欲不可從。」釋文:「放縱也。」

7 郝懿行云:「御覽(卷七九)引此經魃作癒A藏經本此下亦俱作??。」珂案:唐劉賡稽瑞引此經正作癒C

8 王念孫云:「史記五帝紀正義引此『雨止』上有『以止雨』三字,後漢書張衡傳注無,御覽卅五同,七十九同。」

9 珂案:關於黃帝與蚩尤戰爭之神話,古來傳說多端。較早者有初學記卷九引歸藏啟筮云:「蚩尤出自羊水,八肱八趾疏首,登九淖以伐空桑,黃帝殺之於青丘。」其後太平御覽卷七八引龍魚河圖云:「黃帝攝政前,有蚩尤兄弟八十一人,並獸身人語,銅頭鐵額,食沙石子,造立兵杖、刀、戟、大弩,威振天下。誅殺無道,不仁不慈。萬民欲令黃帝行天子事,黃帝仁義,不能禁止蚩尤,遂不敵。乃仰天而歎,天遣玄女下授黃帝兵信神符,制伏蚩尤,以制八方。蚩尤沒後,天下復擾亂不寧,黃帝遂畫蚩尤形像,以威天下,天下咸謂蚩尤不死,八方萬邦皆為殄服。」記述此一戰爭之經過,粗具梗概。而又涉及所謂「玄女」者,御覽十五引黃帝玄女戰法云:「黃帝與蚩尤九戰九不勝。黃帝歸於太山,三日三夜,霧冥。有一婦人,人首鳥形,黃帝稽首再拜伏不敢起,婦人曰:『吾玄女也,子欲何問?』黃帝曰:『小子欲萬戰萬勝。』遂得戰法焉。」或即玄鳥神話(詩玄鳥:「天命玄鳥,降而生商。」)而羼入黃帝神話者也。除此而外,尚有御覽卷十五引志林(晉虞喜撰)云:「黃帝與蚩尤戰於涿鹿之野,蚩尤作大霧彌三日,軍人皆惑。黃帝乃令風后法斗機以別四方,遂擒蚩尤。」通典樂典云:「蚩尤氏帥魑魅以與黃帝戰於涿鹿,帝命吹角作龍吟以禦之。」俱黃帝與蚩尤戰爭神話之一節。以俱晚出,受正統思想支配,故不免或狀蚩尤而近妖,失古神話本恉矣。然龍魚河圖猶謂「黃帝遂畫蚩尤形像,以威天下」,知蚩尤在古傳說中位望高也。述異記雜敘蚩尤軼事云:u蚩尤能作雲霧。涿鹿今在冀州,有蚩尤神,俗云:人身牛蹄,四目六手。今冀州人掘地得髑髏,如銅鐵者,即蚩尤之骨也。今有蚩尤齒,長二寸,堅不可碎。秦漢間說:蚩尤氏耳鬢如劍戟,頭有角,與軒轅鬥,以角觝人,人不能向。今冀州有樂名『蚩尤戲』,其民兩兩三三,頭戴牛角而相觝。漢造角觝,蓋其遺制也。太原村落間,祭蚩尤神,不用牛頭。今冀州有蚩尤川,即涿鹿之野。漢武時,太原有蚩尤神晝見,龜足蛇首;囗疫,其俗遂為立祠。」亦以見民間於蚩尤之興會與同情也。

10郭璞云:「旱氣在也。」

11珂案:大荒南經云:「蒼梧之野,舜與叔均之所葬也。」郭璞注:「叔均,商均也。」大荒西經云:「稷之弟台璽生叔均。」海內經云:「稷之孫曰叔均。」均此叔均也:傳聞不同而異辭耳。

12郭璞云:「遠徒之也。」

13郭璞云:「主田之官。詩(大田)云:『田祖有神。』」

14郭璞云:「畏見逐也。」郝懿行云:「亡謂善逃逸也。」

15郭璞云:「向水位也。」郝懿行云:「北行者,令歸赤水之北也。」

16郭璞云:「言逐之必得雨,故見先除水道,今之逐魃是也。」郝懿行云:「藝文類聚一百卷,引神異經云:『南方有人長二三尺,袒身而目在頂上,走行如風,名曰魃,所見之國大旱,赤地千里。一名丑C遇者得之,投溷中乃死,旱災消。』是古有逐魃之說也。魏書載咸平五年晉陽得死魃,長二尺,面頂各二目。通考言永隆元年長安獲女魃,長尺有二寸。然則神異經之說蓋不誣矣。今山西人說旱魃神體有白毛,飛行絕跡,而東齊愚人有打旱魃之事。其說怪誕不經,故備書此正之。」珂案:神異經所說之魃當已是旱魃神話之演變,非古傳黃帝女魃也。

有人方食魚,名曰深目民之國1,昐姓,食魚2。

1 珂案:深目國已見海外北經。

2 郭璞云:「亦胡類,但眼絕深,黃帝時姓也。」郝懿行云:「昐,府文切,見玉篇,與滕、荀二字形聲俱近。晉語說黃帝之子十二姓中有滕荀,疑郭本昐作滕或荀,故注云黃帝時姓也。」珂案:郭注黃帝時姓,宋本、毛扆本作黃帝時至,果爾則郝此注可刪矣。

有鍾山者。有女子衣青衣,名曰赤水女子獻1。

1 郭璞云:「神女也。」吳承志云:「獻當作魃。上文有人衣青衣名曰黃帝女魃,後置之赤水之北,赤水女子魃即黃帝女魃也。此文當本上句之異文,校者兩存之,遂成歧出耳。」珂案:吳說疑是。疑此獻本作魃,所以為前文諸礎r之「異文」;迨後前文諸礎r均改為魃,此魃字亦遂訛為獻耳。

大荒之中,有山名曰融父山,順水入焉1。有人名曰犬戎。黃帝生苗龍,苗龍生融吾,融吾生弄2明,弄明生白犬3,白犬有牝牡4,是為犬戎,肉食。有赤獸,馬狀無首,名曰戎宣王尸5。

1 珂案:上文云:「有順山者,順水出焉。」即此。

2 郭璞云:「一作卞。」

3 郝懿行云:「漢書匈奴傳注引此經作弄明,史記周本紀正義引此經作并明,并與卞疑形聲之訛轉。匈奴傳索隱引此經亦作并明。又云『黃帝生苗,苗生龍,龍生融,融生吾,吾生并明,并明生白,白生犬,犬有二壯,是為犬戎。』所引一人,俱為兩人,所未詳聞。」

4 郭璞云:「言自相配合也。」郝懿行云:「史記周本紀正義、漢書匈奴傳注引此經並作白犬有二牝牡,蓋謂所生二人相為牝牡也。藏經本作白犬二犬有牝牡,下犬字疑衍。」

5 郭璞云:「犬戎之神名也。」

   珂案:犬戎神話蓋盤瓠神話之異聞,說已見海內北經「犬封國」節注。此一神話,或又與海內經所記「黃帝生駱明,駱明生白馬,白馬是為鯀」有關,或亦同一神話之分化也。此經「馬狀無首,名曰戎宣王尸」之「犬戎之神」,其遭刑戮以後之鯀乎?不可知已。

有山名曰齊州之山、君山、韙s1、鮮野山、魚山。

1 郭璞云:「音潛。」

有人一目,當面中生1,一曰是威姓,少昊之子,食黍2。

1 郝懿行云:「此人即一目國也,見海外北經。『當面中生』四字,藏經本作郭注,非。」

2 珂案:海內北經有鬼國,亦即此;威、鬼音近。

有繼無民,繼無民任姓1,無骨子2,食氣、魚3。

1 珂案:經文二「繼無」王念孫、郝懿行均校作「無繼」,即上文無繼也。

2 郭璞云:「言有無骨人也。尸子曰:『徐偃王有筋無骨。』」珂案:無骨,即下文牛黎之國,亦即海外北經柔利國也。柔利、牛黎音皆相近,見海外北經「柔利國」節注。

3 郝懿行云:「食氣、魚者,此人食氣兼食魚也。大戴禮易本命篇云:『食氣者神明而壽。』」

西北海外,流沙之東,有國曰中(車扁)1,顓頊之子,食黍。

1 郝懿行云:「(車扁),玉篇云:符善切;集韻云:婢善切,音扁。藏經本(車扁)作輪。」珂案:何焯校宋本亦作輪。

有國名曰賴丘。有犬戎國1。有神2,人面獸身,名曰犬戎。

1 珂案:犬戎國已見海內北經,亦即此經上文之犬戎也。

2 郝懿行云:「犬戎,黃帝之玄孫,已見上文,是犬戎亦人也,神字疑訛。史記周本紀集解引此經正作人字。」珂案:王念孫校同郝注;神字應據改。

西北海外,黑水之北,有人有翼,名曰苗民1。顓頊生驩頭,驩頭生苗民2,苗民釐姓3,食肉。有山名曰章山。

1 郭璞云:「三苗之民。」珂案:三苗國已見海外南經。神異經西荒經云:「西方荒中有人,面目手足皆人形,而胳下有翼,不能飛;為人饕餮,淫逸無理,名曰苗民。」說本此。

2 珂案:驩頭國亦見海外南經,即丹朱國也。此云『驩頭生苗民』者,蓋丹朱與苗民神話之異傳,明此兩族關係密切也。

3 珂案:釐與僖同,說見上「大人國」節注。苗民亦黃帝之裔也。

大荒之中,有衡石山、九陰山、泂野之山1,上有赤樹,青葉,赤華,名曰若木2。

1 郝懿行云:「水經若水注、文選甘泉賦及月賦注、藝文類聚八十九卷引此經並作灰野之山。」珂案:宋本及藏經本正作灰野之山,應據改。

2 郭璞云:「生昆侖西附西極,其華光赤下照地。」郝懿行云:「若,說文(六)作瞴A云『日初出東方湯谷所登榑桑,瞴A木也,象形。』今案說文所言是東極若木,此經及海內經所說乃西極若木,不得同也。離騷云:『折若木以拂日。』王逸注云:『若木在昆侖西極,其華照下地。』淮南墬形訓云:『若木在建木西,末有十日,其華照下地。』皆郭注所本也。又文選月賦注引此經若木下有『日之所入處』五字。水經若水注引此經若木下有『生昆侖山西附西極』八字,證以王逸離騷注『若木在昆侖西極』,則知水經注所引八字,古本蓋在經文,今誤入郭注爾。又郭注『其華光赤下照地』,王逸離騷注亦有『其華照下地』五字,以此互證,疑此句亦當在經中,今本誤入注也。」

有牛黎之國1。有人無骨,儋耳之子2。

1 珂案:牛黎之國即海外北經柔利國也,其人反q曲足居上,故此經云「無骨」矣。

2 郭璞云:「儋耳人生無骨子也。」珂案:儋耳已見前。

西北海之外,赤水之北,有章尾山1。有神,人面蛇身而赤2,直目正乘3,其瞑4乃晦,其視乃明5,不食不寢不息,風雨是謁6。是燭九陰7,是謂燭龍8。

1 珂案:海外北經作鍾山,此作章尾山,章、鍾聲近而轉也。

2 郭璞云:「身長千里。」王念孫云:「身長千里四字亦正文誤入注。御覽神鬼部二(卷八八二)不誤,類聚靈異下(卷七十九)同,唯作尺。」珂案:海外北經經文亦有「身長千里」四字,足證郭此注確係經文誤入。

3 郭璞云:「直目,目從也;正乘未聞。」畢沅云:「乘恐朕字假音,俗作眹也。」珂案:朕義本訓舟縫,引申之,他物交縫處,皆得曰朕。此言燭龍之目合縫處直也。

4 珂案:文選思玄賦李善注、類聚七十九引此經並作眠,俗字也。

5 郭璞云:「言視為晝,眠為夜也。」

6 郭璞云:「言能請致風雨。」畢沅云:「謁,噎字假音。」珂案:畢說是也,言以風雨為食也。

7 郭璞云:「照九陰之幽陰也。」珂案:宋本、藏經本、毛扆本幽陰作幽隱,是也。

8 郭璞曰:「離騷曰:『日安不到?燭龍何燿?』詩含神霧曰:『天不足西北,無有陰陽消息,故有龍銜精以往照天門中』云。淮南子曰:『蔽於委羽之山,不見天日也。』」郝懿行云:「楚詞天問作『燭龍何照』,郭引照作燿也。李善注雪賦引詩含神霧云:『有龍銜火精以照天門中』,此注所引脫火字也(藏經本郭注正作火精——珂)。又引淮南子者,墬形訓云:『燭龍在鴈門北,蔽於委羽之山,不見日。』高誘注云:『委羽,北方山名。一曰:龍銜燭以照太陰,蓋長千里。』云云。」珂案:經文是謂燭龍,文選思玄賦李善注引作「是謂燭陰;郭璞曰:即燭龍也」。關於燭陰神話已見海外北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