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經山經柬釋卷三

山海經第三

〔北山經〕

 



北山經之首,曰單狐之山,多机木1,其上多華草2。(水逢)3水出焉,而西流注于泑水,其中多芘石4文石。

1 郭璞云:「机木似榆,可燒以糞稻田,出蜀中;音飢。」楊慎云:「即今之榿也。」

2 珂案:華草,未詳。

3 郭璞云:「音逢。」

4 郝懿行云:「疑芘當為茈,茈古字假借為紫也。」珂案:經文芘,汪紱本正作茈。

又北二百五十里,曰求如之山,其上多銅,其下多玉,無草木。滑水出焉,而西流注于諸毗之水1。其中多滑魚,其狀如璽情A赤背,其音如梧3,食之已疣4。其中多水馬,其狀如馬,文臂牛尾5,其音如呼6。

1 郭璞云:「水出諸毗山也。」珂案:西次三經云:「槐江之山,北望諸毗。」即此山也。

2 郭璞云:「籀膠蛇;音善。」珂案:即鱔魚,俗稱黃鱔。

3 郭璞云:「如人相枝梧聲;音吾子之吾。」

4 郭璞云:「疣,贅也。」

5 郭璞云:「臂,前腳也。」珂案:太平御覽卷八九六引此經文臂上有而字,是也。

6 郭璞云:「如人叫呼。」郝懿行云:「呼,謂馬叱吒也。」

又北三百里,曰帶山,其上多玉,其下多青碧。有獸焉,其狀如馬,一角有錯1,其名曰(月雚)2疏,可以辟火。有鳥焉,其狀如烏,五采而赤文,名曰鵸鵂瓷A是自為牝牡,食之不疽4。彭水出焉,而西流注于芘湖5之水,其中多儵魚6,其狀如雞而赤毛,三尾、六足、四首7,其音如鵲,食之可以已憂。

1 郭璞云:「言角有甲錯也;或作厝。」郝懿行云:「依字正當為厝。說文云:厝,厲石也;引詩『他山之石,可以為厝』。今詩通作錯。」

2 郭璞云:「音歡。」

3 珂案:鵸鴾w見西次三經翼望之山,與此異。

4 郭璞云:「無癰疽病也。」

5 珂案:經文芘,太平御覽卷九三七引作茈。

6 郭璞云:「音由。」珂案:御覽卷九三七引作儵;郝懿行云:「儵與鯈同,玉篇作鯈。」

7 珂案:經文四首,王念孫、郝懿行並校作四目。郝云:「今圖正作四目。」

又北四百里,曰譙明之山,譙水出焉,西流注于河。其中多何羅之魚,一首而十身,其音如吠犬1,食之已癰。有獸焉,其狀如貆而赤豪2,其音如榴榴,名曰孟槐,可以禦凶3。是山也,無草木,多青雄黃4。

1 珂案:初學記卷三十引此經作犬吠。吳任臣山海經廣注引異魚圖贊云:「何羅之魚,十身一首;化而為鳥,其名休舊;竊糈于春(舂?),傷隕在臼;夜飛曳音,聞春(雷?)疾走。」則是關於此魚之異聞也。意十首一身之姑獲鳥(鬼車),其此魚之所化乎?王崇慶云:「何羅之魚,鬼車之鳥,可以並觀。」是也。

2 郭璞云:「貆,豪豬也;音丸。」珂案:貆豬白豪,已見西山經竹山。

3 郭璞云:「辟凶邪氣也。亦在畏獸畫中也。」

4 郭璞云:「一作多青碧。」

又北三百五十里,曰涿光之山,囂水出焉,而西流注于河。其中多鰼鰼之魚1,其狀如鵲而十翼,鱗皆在羽端,其音如鵲,可以禦火,食之不癉。其上多松柏,其下多棕橿,其獸多¤羊,其鳥多蕃2。

1 郭璞云:「音*褶之褶。」

2 郭璞云:「未詳;或云即鴞,音煩。」

又北三百八十里,曰虢山1,其上多漆,其下多桐椐2,其陽多玉,其陰多鐵。伊水出焉,西流注于河。其獸多橐駝3,其鳥多寓4,狀如鼠而鳥翼,其音如羊,可以禦兵。

1 郝懿行云:「初學記及太平御覽引此經並作號山,爾雅疏作(豸虎)山,(豸虎)即號之異文也。」

2 郭璞云:「桐,梧桐也;椐,樻木,腫節中杖。椐音袪。」

3 郭璞云:「有肉鞍,善行流沙中,日行三百里,其負千斤,知水泉所在也。」

4 郝懿行云:「方言云:『寓,寄也。』此經寓鳥,蓋蝙蝠之類。」

又北四百里,至于虢山之尾,其上多玉而無石。魚水出焉,西流注于河,其中多文貝。

又北二百里,曰丹熏之山,其上多樗柏,其草多韭E1,多丹雘。熏水出焉,而西流注于棠水。有獸焉,其狀如鼠,而菟首麋身2,其音如礞,以其尾飛3,名曰耳鼠4,食之不(月采)5,又可以禦百毒。

1 郭璞云:「皆山菜;爾雅有其名。」珂案:爾雅釋草云:「蒮,山韭;葝,山E。」E音械,同薤。

2 珂案:初學記卷二十九引此經作兔頭麋耳。王念孫云:「御覽獸廿二作麋耳,初學同,白帖九十八作鹿耳。當係耳字。」

3 郭璞云:「或作髯飛。糬絰芋C」

4 郝懿行云:「疑即爾雅鼯鼠夷由也,耳、鼯、夷並聲之通轉;其形肉翅連尾足,故曰尾飛。」

5 郭璞云:「(月采),大腹也,見裨蒼;音采。」

又北二百八十里,曰石者之山,其上無草木,多瑤碧1。泚水出焉,西流注于河。有獸焉,其狀如豹,而文題2白身,名曰孟極,是善伏3,其鳴自呼。

1 郝懿行云:「碧,藏經本作玉。」

2 郭璞云:「題,銴]。」珂案:銵A即額字。

3 王崇慶云:「善伏,言善藏也;或伏臥之伏。」

又北百一十里,曰邊春之山1,多蔥2、葵、韭、桃3、李。杠水出焉,而西流注于泑澤4。有獸焉,其狀如禺而文身5,善笑,見人則臥6,名曰幽鴳7,其鳴自呼。

1 郭璞云:「或作舂山。」郝懿行云:「穆天子傳有舂山,即鍾山也,已見西山經。」珂案:鍾山見西次三經。

2 郭璞云:「山蔥,名茖,大葉。」珂案:山蔥見爾雅釋草。

3 郭璞云:「山桃,榹桃,子小,不解核也。」珂案:榹桃見爾雅釋木。

4 珂案:泑澤已見西次三經不周之山。

5 珂案:經文文身,太平御覽卷九一三引作文背。

6 郭璞云:「言佯眠也。」

7 郭璞云:「或作(女賣)(女會)。鴳音遏。」珂案:經文幽鴳,御覽卷九一三引作幽頞,引圖讚亦作幽頞,據郭音,作幽頞是也。

又北二百里,曰蔓聯之山1,其上無草木。有獸焉,其狀如禺而有鬣,牛尾、文臂、馬H,見人則呼2,名曰足訾,其鳴自呼。有鳥焉,群居而朋飛3,其毛如雌雉,名曰鵁4,其鳴自呼,食之已風。

1 郭璞云:「萬連二音。」

2 王念孫云:「御覽獸廿五呼作笑。」

3 郭璞云:「朋猶輩也。」

4 郭璞云:「音交;或作渴也。」郝懿行云:「玉篇鵁云:『白鵁鳥群飛,尾如雌雞。』疑經文毛當為尾字之訛。」珂案:郭注鵁或作渴,疑即爾雅所謂鳪雉也。

又北百八十里,曰單張之山,其上無草木。有獸焉,其狀如豹而長尾,人首而牛耳,一目,名曰諸犍1,善吒,行則銜其尾,居則蟠其尾。有鳥焉,其狀如雉,而文首、白翼、黃足,名曰白(夜鳥)2,食之已嗌痛3,可以已痸4。櫟水出焉,而南流注于杠水。

1 郭璞云:「音如犍牛之犍。」

2 郭璞云:「音夜。」

3 郭璞云:「嗌,咽也。穀梁傳曰:『嗌不容粒。』今吳人呼咽為嗌,音隘。」

4 郭璞云:「痸,癡病也。」

又北三百二十里,曰灌題之山,其上多樗柘,其下多流沙,多砥。有獸焉,其狀如牛而白尾,其音如謖陛A名曰那父。有鳥焉,其狀如雌雉而人面,見人則躍,名曰竦斯2,其鳴自呼也。匠韓之水出焉,而西流注于泑澤,其中多磁石3。

1 郭璞云:「如人呼喚;謆等s。」

2 郝懿行云:「楚詞卜居云:『將哫訾慄斯。』王逸注云:『承顏色也。』哫訾即足訾,其音同;慄斯即竦斯,聲之轉。」珂案:上文足訾「見人則呼(或笑)」,此竦斯「見人則躍」,正王逸注所謂「承顏色」之狀;郝說可信。

3 郭璞云:「可以取鐵。管子曰:『山上有磁石者,下必有銅。』音慈。」

又北二百里,曰潘侯之山,其上多松柏,其下多榛楛,其陽多玉,其陰多鐵。有獸焉,其狀如牛,而四節生毛,名曰旄牛1。邊水出焉,而南流注于櫟澤。

1 郭璞云:「今旄牛背膝及胡尾皆有長毛。」珂案:關於旄牛,參見海經新釋卷五「旄馬」節注1。

又北二百三十里,曰小咸之山,無草木,冬夏有雪。

北二百八十里,曰大咸之山,無草木,其下多玉。是山也,四方,不可以上。有蛇名曰長蛇1,其毛如彘豪2,其音如鼓柝3。

1 珂案:淮南子本經篇云:「羿斷修蛇於洞庭。」即此之類。參見海經新釋卷五「巴蛇食象」節注1。

2 郭璞云:「說者云長百尋。今蝮蛇色似艾綬文,文間有毛如豬鬐,此其類也。」

3 郭璞云:「如人行夜,敲木柝聲;音託。」

又北三百二十里,曰敦薨之山,其上多棕柟,其下多茈草。敦薨之水出焉,而西流注于泑澤。出于昆侖之東北隅,實惟河原。其中多赤鮭1,其獸多兕、旄牛2,其鳥多鳲鳩3。

1 郭璞云:「今名鯸鮐為鮭魚;音圭。」

2 郭璞云:「或作樸牛,樸牛見離騷天問,所未詳。」珂案:楚辭天問云:「恆秉季德,焉得夫朴牛?」王逸注:「朴,大也。」當即此樸牛矣。然朴牛又即服牛,有「服牛乘馬、引重致遠」(易繫辭)之義,及該(王亥)、恆(王恆)失之得之之由,此郭云「所未詳」也。參見海經新釋卷九「王亥」節注5。

3 珂案:經文鳲鳩,宋本、藏經本、毛扆本均作尸鳩。郝懿行云:u鳲當為尸。」

又北二百里,曰少咸之山,無草木,多青碧。有獸焉,其狀如牛,而赤身、人面、馬足,名曰窫窳1,其音如嬰兒,是食人。敦水出焉,東流注于鴈門之水2,其中多(魚市)(魚市)之魚3,食之殺人。

1 郭璞云:「爾雅云:『窫窳似貙,虎爪。』與此錯。軋愈二音。」郝懿行云:「海內南經云:『窫窳龍首,居弱水中。』海內西經云:y窫窳蛇身人面。』又與此及爾雅不同。」珂案:關於窫窳,見海經新釋卷五「窫窳龍首」節注1及注4。

2 郭璞云:「水出鴈門山間。」

3 郭璞云:「音沛;未詳。或作鯆。」畢沅云:「即(魚匊)魚也,一名江豚。」

又北二百里,曰獄法之山。瀤1澤之水出焉,而東北流注于泰澤。其中多(魚巢)魚2,其狀如鯉而雞足,食之已疣。有獸焉,其狀如犬而人面,善投,見人則笑,其名山f3,其行如風,見則天下大風。

1 郭璞云:「音懷。」

2 郭璞云:「音藻。」

3 郭璞云:「音暉。」珂案:山f蓋即舉父、梟陽之類也;舉父已見西次三經崇吾之山,梟陽見海經新釋卷五「梟陽國」節注4。

又北二百里1,曰北嶽之山,多枳棘剛木2。有獸焉,其狀如牛,而四角、人目、彘耳,其名曰諸懷,其音如鳴鴈,是食人。諸懷之水出焉,而西流注于囂水,其中多鮨魚3,魚身而犬首,其音如嬰兒4,食之已狂。

1 珂案:經文二百里,吳寬抄本作一百里,邵恩多校同。

2 郭璞云:「檀柘之屬。」

3 郭璞云:「音詣。」

4 郭璞云:「今海中有虎鹿魚及海豨,體皆如魚而頭似虎鹿豬,此其類也。」郝懿行云:「推尋郭義,此經鮨魚蓋魚身魚尾而狗頭,極似今海狗,本草家謂之骨(膃)肭獸是也。」

又北百八十里,曰渾夕之山,無草木,多銅玉。囂水出焉,而西北流注于海。有蛇一首兩身,名曰肥遺,見則其國大旱1。

1 郭璞云:「管子曰:『涸水之精,名曰蟡,一頭而兩身,其狀如蛇,長八尺,以其名呼之,可使取魚龜。』亦此類。」

又北五十里,曰北單之山,無草木,多蔥韭。

又北百里,曰羆差之山,無草木,多馬1。

1 郭璞云:「野馬也,似馬而小。」

又北百八十里,曰北鮮之山,是多馬。鮮水出焉,而西北流注于涂吾之水1。

1 郭璞云:「漢元狩二年,馬出涂吾水中也。」

又北百七十里,曰隄山1,多馬。有獸焉,其狀如豹而文首,名曰泑2。隄水出焉,而東流注于泰澤,其中多龍龜3。

1 郭璞云:「或作隄(是改定),古字耳。」

2 郭璞云:「音ㄠ。」

3 郝懿行云:「龍、龜二物也;或是一物,疑即吉弔也,龍種龜身,故曰龍龜。」珂案:當是一物。

凡北山經之首,自單狐之山至于隄山,凡二十五山,五千四百九十里,其神皆人面蛇身。其祠之,毛用一雄雞彘瘞,吉玉用一珪,瘞而不糈1。其山北人,皆生食不火之物2。

1 郭璞云:「言祭不用米,皆薶其所用牲玉。」

2 郭璞云:「或作皆生食而不火。」

北次二經之首,在河之東1,其首枕汾2,其名曰管涔之山3。其上無木而多草,其下多玉。汾水出焉,而西流注于河。

1 王崇慶云:「北次二經之首,下當遺山字。」珂案:王所見甚是,否則不辭矣;諸家皆漏略。然所遺「山」字,當在「之首」上,本作u北次二山之首」,迨改山字為經字,始成此不辭之語。此亦為山海經之「經」本當為「經歷」之「經」確證之一也;參見海經新釋卷一篇首注1。

2 郭璞云:「臨汾水上也;音墳。」

3 郭璞云:「涔音岑。」

又西1二百五十里,曰少陽之山,其上多玉,其下多赤銀2。酸水出焉,而東流注于汾水,其中多美赭3。

1 珂案:經文西,宋本、吳寬抄本並作北,郝懿行校藏經本亦作北,作北是也。

2 郭璞云:「銀之精也。」

3 郭璞云:「管子曰:『山上有赭者,其下有鐵。』」

又北五十里,曰縣雍之山,其上多玉,其下多銅,其獸多閭麋1,其鳥多白翟白(有鳥)2。晉水出焉,而東南流注于汾水。其中多鮆魚,其狀如儵而赤麟3,其音如叱,食之不驕4。

1 郭璞云:「閭即羭也,似驢而岐H,角如¤羊,一名山驢。周書曰:『北唐以閭。』」

2 郭璞云:「即白鵫也;音于六反。」珂案:白鵫即白翰,已見上文西山經嶓冢之山。

3 郭璞云:「小魚曰儵。」珂案:經文儵,宋本作鯈,儵、鯈字通。經文麟,宋本、汪紱本、畢沅校本、百子全書本並作鱗,麟、鱗聲同。

4 郭璞云:「或作騷,騷臭也。」郝懿行云:「騷臭蓋即蘊羝之疾,俗名狐騷也。」珂案:經文其音如叱,宋本、何焯校本叱作吒。

又北二百里,曰狐岐之山,無草木,多青碧。勝水出焉,而東北流注于汾水,其中多蒼玉。

又北三百五十里,曰白沙山,廣員三百里,盡沙也,無草木鳥獸。鮪水出于其上,潛于其下1,是多白玉。

1 郭璞云:「出山之頂,停其底也。」

又北四百里,曰爾是之山,無草木,無水。

又北三百八十里,曰狂山,無草木。是山也,冬夏有雪。狂水出焉,而西流注于浮水,其中多美玉。

又北三百八十里,曰諸餘之山,其上多銅玉,其下多松柏。諸餘之水出焉,而東流注于旄水。

又北三百五十里,曰敦頭之山,其上多金玉,無草木。旄水出焉,而東流注于印澤1,其中多(馬孛)馬2,牛尾而白身,一角,其音如呼。

1 珂案:經文印澤,王念孫、郝懿行並校邛澤,即下文北囂山邛澤也。汪紱本、畢沅校本亦俱作邛澤。

2 郭璞云:「音勃。」

又北三百五十里,曰鉤吾之山,其上多玉,其下多銅。有獸焉,其狀如羊身人面,其目在腋下1,虎齒人爪,其音如嬰兒,名曰J鴞,是食人2。

1 珂案:文選陳琳為袁紹討豫州檄注引此經無其狀如三字,其目作其口;郝懿行校藏經本亦無如字,如字疑衍。

2 郭璞云:「為物貪惏,食人未盡,還害其身,像在夏鼎,左傳所謂饕餮是也。J音咆。」珂案:關於J鴞,參見海經新釋卷十「宋山楓木」節注2。

又北三百里,曰北囂之山,無石,其陽多碧,其陰多玉。有獸焉,其狀如虎,而白身犬首,馬尾彘鬣,名曰獨(犬谷)1。有鳥焉,其狀如烏,人面,名曰(上般下鳥)甜情A宵飛而晝伏3,食之已暍4。涔水出焉,而東流注于邛澤5。

1 郭璞云:「音谷。」

2 郭璞云:「般冒兩音;或作夏也。」郝懿行云:「夏形聲近賈,大荒南經有鷹賈,郭注云賈亦鷹屬;水經注引莊子有雅賈,蓋是烏類,經言此鳥狀如烏,疑是也。」

3 郭璞云:「鵂鶹之屬。」

4 郭璞云:「中熱也;音謁。」汪紱云:「今鵂鶹亦可治熱及頭風。」

5 珂案:即上文敦頭之山印澤;以知邛、印二字之易訛也,則大荒西經「黎邛下地」之為「黎印下地」,于此又得一證矣;見海經新釋卷十一「日月山」節注7。

又北三百五十里,曰梁渠之山,無草木,多金玉。脩水出焉,而東流注于鴈門1,其獸多居暨,其狀如彙而赤毛2,其音如豚。有鳥焉,其狀如夸父3,四翼、一目、犬尾,名曰囂,其音如鵲,食之已腹痛,可以止衕4。

1 郭璞云:「水名。」

2 郭璞云:「彙,似鼠,赤毛如刺蝟)也;彙音渭。」

3 郭璞云:「或作舉父。」珂案:舉父已見上文西次三經崇吾之山。

4 郭璞云:「治洞下也;音洞。」

又北四百里,曰姑灌之山,無草木,是山也,冬夏有雪。

又北三百八十里,曰湖灌之山,其陽多玉,其陰多碧,多馬。湖灌之水出焉,而東流注于海,其中多D1。有木焉,其葉如柳而赤理。

1 郭璞云:「亦籀膠r。」

又北水行五百里,流沙三百里,至于洹山,其上多金玉。三桑生之,其樹皆無枝,其高百仞1。百果樹生之。其下多怪蛇。

1 珂案:關於三桑,參見海經新釋卷三「三桑無枝」節注1。

又北三百里,曰敦題之山,無草木,多金玉。是錞1于北海。

1 珂案:經文錞之義,已見上文西山經騩山郭注,郭云錞猶隄埻也;郝懿行云,蓋埤障之義。汪紱釋錞為蹲字假音,尤洽。

凡北次二經之首,自管涔之山至于敦題之山,凡十七山,五千六百九十里。其神皆蛇身人面。其祠:毛用一雄雞彘瘞1;用一璧一珪,投而不糈2。

1 郭璞云:「薶之。」珂案:薶同埋,宋本作埋;謂毛物用一雄雞與一彘埋之也。

2 郭璞云:「擿玉於山中以禮神,不薶之也。」珂案:不糈,不以精米祠也。

北次三經之首,曰太行之山。其首曰歸山,其上有金玉,其下有碧1。有獸焉,其狀如¤羊2而四角,馬尾而有距,其名曰(馬軍),善還3,其名自謖部C有鳥焉,其狀如鵲5,白身6、赤尾、六足,其名曰(賁鳥)7,是善驚,其鳴自詨8。

1 郝懿行云:「藝文類聚七卷引此經碧下有玉字。」

2 郝懿行云:「劉昭注郡國志引此經¤作麋,無羊字。」

3 珂案:還音旋,盤旋而舞也。(馬軍)音暉。

4 珂案:謢P叫;吳任臣本作叫。

5 郝懿行云:「廣韻說(賁鳥)云似鵠。」

6 郝懿行云:「廣韻此下有三目二字。」

7 郭璞云:「音奔。」

8 郭璞云:「今吳人謂呼為詨,音呼交反。」

又東北二百里,曰龍侯之山,無草木,多金玉。決決之水1出焉,而東流注于河。其中多人魚,其狀如(魚帝)魚2,四足,其音如嬰兒,食之無癡疾3。

1 郝懿行云:「太平御覽九百三十八卷引此經決水,決字不作重文。」珂案:王念孫校同郝注。

2 郭璞云:「(魚帝)見中山經。或曰,人魚即鯢也,似–而四足,聲如小兒@,今亦呼–為(魚帝);音H。」珂案:中次七經少室山休水多(魚帝)魚,即郭注所云「見中山經」者。又人魚,西山經竹山竹水亦有之,見該節注4。

3 郝懿行云:「說文云:『癡,不慧也。』中山經云:『(魚帝)魚食者無蠱疾。』與此異。」

又東北二百里,曰馬成之山,其上多文石,其陰多金玉。有獸焉,其狀如白犬而黑頭,見人則飛1,其名曰天馬,其鳴自謘C有鳥焉,其狀如烏,首白而身青、足黃,是名曰鶌鶋2,其鳴自詨,食之不飢,可以已寓3。

1 郭璞云:「言肉翅飛行自在。」

2 郭璞云:「屈居二音。」

3 郭璞云:「未詳;或曰,寓猶誤也。」郝懿行云:「寓、誤蓋以聲近為義,疑昏忘之病也。王引之曰:『案寓當是●字之假借,玉篇、廣韻並音牛具切,疣病也。』」

又東北七十里,曰咸山,其上有玉,其下多銅,是多松柏,草多茈草。條菅1之水出焉,而西南流注于長澤。其中多器酸,三歲一成2,食之已癘。

1 珂案:菅音姦。

2 郭璞云:「所未詳也。」王崇慶云:「器酸或物之可食而酸者,如解州鹽池出鹽之類;蓋澤水止而不流,積久或酸,故曰三年一成。」

又東北二百里,曰天池之山,其上無草木,多文石。有獸焉,其狀如兔而鼠首,以其背飛1,其名曰飛鼠。澠水出焉,潛于其下,其中多黃堊2。

1 郭璞云:「用其背上毛飛,飛則仰也。」

2 郭璞云:「堊,土也。」珂案:堊已見西次二經大次之山,詳該節注1。

又東三百里,曰陽山,其上多玉,其下多金銅。有獸焉,其狀如牛而赤尾,其頸腎(月改肉)1,其狀如句瞿2,其名曰領胡3,其鳴自詨,食之已狂。有鳥焉,其狀如雌雉,而五采以文,是自為牝牡,名曰象蛇,其鳴自詨。留水出焉,而南流注于河。其中有鶔酗髐妊翩A其狀如鮒魚,魚首而彘身,食之已嘔。

1 珂案:腎(月改肉)音腎。

2 郭璞云:「言頸上有肉腎(月改肉);句瞿,斗也,音劬。」

3 郝懿行云:「說文云:『領,項也;胡,牛顄垂也。』此牛頸肉垂如斗,因名之領胡與?」

4 郭璞云:「音陷。」

又東三百五十里,曰賁聞之山,其上多蒼玉,其下多黃堊,多涅石1。

1 郝懿行云:「即礬石也。淮南俶真訓云:『以涅染緇。』高誘注云:『涅,礬石也。』」

又北百里,曰王屋之山1,是多石。楔穮悼X焉,而西北流于泰澤。

1 珂案:在今山西省陽城縣西南。經首太行山,則起自河南省濟源縣,北入山西省境,與王屋山遙相對,列子謂之「太形」。云太形王屋二山,方七百里,高萬仞,本在冀州之南,河陽之北。天帝感愚公移山之誠,命夸蛾氏二子,負二山,一厝朔東,一厝雍南,自此異之。云云,則二山在神話傳說中原本一地也。

2 郭璞云:「楹善。」

又東北三百里,曰教山,其上多玉而無石。教水出焉,西流注于河,是水冬乾而夏流,實惟乾河。其中有兩山。是山也,廣員三百步,其名曰發丸之山,其上有金玉。

又南三百里,曰景山,南望鹽販之澤1,北望少澤,其上多草、藷藇2,其草多秦椒3,其陰多赭,其陽多玉。有鳥焉,其狀如蛇,而四翼、六目、三足,名曰酸與,其鳴自詨,見則其邑有恐4。

1 郭璞云:「即鹽池也;今在河東猗氏縣。或無販字。」珂案:水經注涑水及太平御覽卷八六五引此注鹽池上並有解縣二字,則正沈括夢溪筆談所謂「解州鹽澤,滷色正赤,俚俗謂之『蚩尤血』」者;見海經新釋卷九「應龍殺蚩尤與夸父」節注2。

2 郭璞云:「根似羊H,可食;曙豫二音。」郝懿行云:「即今之山藥也。」

3 郭璞云:「子似椒而細葉,草也。」

4 郭璞云:「或曰食之不醉。」

又東南三百二十里,曰孟門之山1,其上多蒼玉,多金,其下多黃堊,多涅石。

1 郭璞云:「尸子曰:『龍門未辟,呂梁未鑿,河出於孟門之上,大溢逆流,無有丘陵高阜,滅之,名曰洪水。』穆天子傳曰:『北升孟門九河之。』」

又東南三百二十里,曰平山。平水出于其上,潛于其下,是多美玉。

又東二百里1,曰京山,有美玉,多漆木,多竹,其陽有赤銅,其陰有玄(石肅)2。高水出焉,南流注于河。

1 珂案:經文又東二百里,何焯校二作三。

2 郭璞云「黑砥石也;尸子曰:『加玄黃砥。』明色非一也。(石肅)音竹篠之篠。」

又東二百里1,曰虫尾之山,其上多金玉,其下多竹,多青碧。丹水出焉,南流注于河。薄水出焉,而東南流注于黃澤。

1 珂案:經文又東二百里,何焯校二作三。

又東三百里,曰彭毗1之山,其上無草木,多金玉,其下多水。蚤林之水出焉,東南流注于河。肥水出焉,而南流注于床水,其中多肥遺之蛇。

1 珂案:經文彭毗,何焯校本、黃丕烈、周叔弢校本均作鼓毗。

又東百八十里,曰小侯之山。明漳之水出焉,南流注于黃澤。有鳥焉,其狀如烏而白文,名曰鴣(習鳥)1,食之不灂2。

1 郭璞云:「姑習二音。」

2 郭璞云:「不瞧目也。或作(目爵)。音醮。」

又東三百七十里,曰泰頭之山。共1水出焉,南注于虖池2。其上多金玉,其下多竹箭。

1 郭璞云:「音恭。」

2 郭璞云:「呼佗二音;下同。」

又東北二百里,曰軒轅之山,其上多銅,其下多竹。有鳥焉,其狀如梟而白首,其名曰黃鳥1,其鳴自詨,食之不妒。

1 郝懿行云:「周書王會篇云:『方揚以黃鳥。』爾雅云:『皇,黃鳥。』蓋皆此經黃鳥也。」珂案:郝說非是,郝此注移於大荒南經「巫山黃鳥」節則是矣;見海經新釋卷十「巫山黃鳥」節注2。

又北二百里,曰謁戾之山,其上多松柏,有金玉。沁水出焉,南流注于河。其東有林焉,名曰丹林。丹林之水出焉,南流注于河。嬰侯之水出焉,北流注于氾水。

東三百里,曰沮洳之山,無草木,有金玉。濝1水出焉,南流注于河。

1 郭璞云:「音其。」

又北三百里,曰神囷之山1,其上有文石,其下有白蛇,有飛蟲。黃水出焉,而東流注于洹2。滏水出焉,而東流注于歐水。

1 郭璞云:「音如倉囷之囷。」郝懿行云:「囷即倉囷之囷,郭氏復音如之,知經文必不作囷,廣韻引作神箘,疑是也。」

2 郭璞云:「洹音丸。」

又北二百里,曰發鳩之山1,其上多柘木。有鳥焉,其狀如烏,文首、白喙、赤足2,名曰精衛,其鳴自詨。是炎帝之少女名曰女娃3,女娃游于東海,溺而不返,故為精衛,常銜西山之木石,以堙于東海4。漳水出焉,東流注于河。

1 郭璞云:「今在上黨郡長子縣西。」珂案:長子縣屬今山西省;發鳩山亦名發苞山、鹿谷山、廉山,為太行山分支。

2 郝懿行云:「廣韻引此經作白首赤喙。」

3 郭璞云:「炎帝,神農也;娃,惡佳反,語誤或作階。」珂案:關於炎帝之神話,見海經新釋卷十一「互人國」節注2。

4 郭璞云:「堙,塞也;音因。」珂案:述異記云:「昔炎帝女溺死東海中,化為精衛。偶海燕而生子,生雌狀如精衛,生雄如海燕。今東海精衛誓水處,曾溺此川,誓不飲其水。一名誓鳥,一名遘V,又名志鳥,俗呼帝女雀。」則是此一神話之流傳演變也。

又東北百二十里,曰少山,其上有金玉,其下有銅。清漳之水出焉,東流1于濁漳之水。

1 珂案:經文東流下疑脫注字。

又東北二百里,曰錫山,其上多玉,其下有砥。牛首之水出焉,而東流注于滏水。

又北二百里,曰景山,有美玉。景水出焉,東南流注于海澤。

又北百里,曰題首之山,有玉焉,多石,無水。

又北百里,曰繡山,其上有玉、青碧,其木多栒1,其草多芍藥、芎藭2。洧水出焉,而東流注于河。其中有汃瓷B黽4。

1 郭璞云:「木中枚也;音荀。」珂案:說文六云:「枚,榦也,可為杖。」

2 郭璞云:「芍藥一名辛夷,亦香草屬。」珂案:芎藭已見西次四經號山。

3 郭璞云:「犰–而大,白色也。」

4 郭璞云:「(上秋下黽)黽似蝦蟆,小而青;或曰,忕鴾@物名耳。」珂案:郭注(上秋下黽)黽,郝懿行以為當為耿黽之訛;爾雅釋魚:「在水者黽。」郭注云:「耿黽也;似青蛙大腹,一名土鴨。」即郭此注之(上秋下黽)黽也。

又北百二十里,曰松山,陽水出焉,東北流注于河。

又北百二十里,曰敦與之山,其上無草木,有金玉。溹水1出于其陽,而東流注于泰陸之水;泜水2出于其陰,而東流注于彭水。槐水出焉,而東流注于泜澤。

1 珂案:溹音索。

2 珂案:泜音底。

又北百七十里,曰柘山,其陽有金玉,其陰有鐵。歷聚之水出焉,而北流注于洧水1。

1 珂案:洧音鮪。

又北三百里,曰維龍之山,其上有碧玉,其陽有金,其陰有鐵。肥水出焉,而東流注于皋澤,其中多礨石1。敞鐵之水出焉,而北流注于大澤。

1 郭璞云:「未詳也。音雷。或作壘;磈壘,大石貌。或曰石名。」汪紱云:「言肥水中多磈礨大石也。」

又北百八十里,曰白馬之山,其陽多石玉,其陰多鐵,多赤銅。木馬之水出焉,而東北流注于虖沱1。

1 郭璞云:「呼佗二音。」珂案:經文虖沱,宋本作虖池,即上文泰頭之山虖池是也,郭注並云「呼佗二音。」

又北二百里,曰空桑之山1,無草木,冬夏有雪。空桑之水出焉,東流注于虖沱。

1 郭璞云:「上已有此山,疑同名也。」郝懿行云:「東經有此山,此經已上無之,檢此篇北次二經之首,自管涔之山至于敦題之山,凡十七山,今才得十六山,疑經正脫此一山也。」

又北三百里,曰泰戲之山,無草木,多金玉。有獸焉,其狀如羊,一角一目,目在耳後,其名曰(羊東)(羊東)1,其鳴自謘C虖沱2之水出焉,而東流注于漊3水。液4女之水出于其陽,南流注于沁水。

1 郭璞云:「音屋棟之棟。」

2 珂案:上文空桑之山虖沱及此山虖沱,宋本均作虖池。

3 郭璞云:「音樓。」珂案:經文漊,吳寬抄本作婁。

4 郭璞云:「液音悅懌之懌。」

又北三百里,曰石山,多藏1金玉。濩濩2之水出焉,而東流注于虖沱;鮮于之水出焉,而南流注于虖沱3。

1 郝懿行云:「藏,古字作臧,善也;西次三經槐江之山多藏黃金玉,義與此同。」

2 郭璞云:「音尺蠖之蠖。」

3 珂案:經文二虖沱,宋本均作虖池,吳任臣本同。又吳任臣本南上有西字。

又北二百里,曰童戎之山。皋涂之水出焉,而東流注于漊液水。

又北三百里,曰高是之山。滋水1出焉,而南流注于虖沱,其木多棕,其草多條。滱水2出焉,東流注于河。

1 郭璞云:「音茲。」

2 郭璞云:「音寇。」

又北三百里,曰陸山,多美玉。(姜邑)水1出焉,而東流注于河。

1 郭璞云:「或作郯水。」

又北二百里,曰沂1山。般2水出焉,而東流注于河。

1 郭璞云:「音祈。」

2 郭璞云:「音盤。」

北百二十里,曰燕山,多嬰石1。燕水出焉,東流注于河。

1 郭璞云:「言石似玉有符彩嬰帶,所謂燕石者。」郝懿行云:「嬰疑燕聲之轉,未必取嬰帶為義。」

又北山行五百里,水行五百里,至于饒山。是無草木,多瑤碧,其獸多橐荎陛A其鳥多鶹2。歷虢之水出焉,而東流注于河。其中有師魚,食之殺人3。

1 珂案:經文橐荂A宋本作橐駝,已見上文北山經虢山。

2 郭璞云:「未詳。或曰,鶹,鵂鶹也。」

3 郭璞云:「未詳。或作鯢。」郝懿行云:「師,玉篇作鰤,非也。郭云或作鯢者,師、鯢聲之轉,鯢即人魚也,已見上文。酉陽雜俎云:『峽中人食鯢魚,縛樹上,鞭至白汁出如構汁,方可食,不爾有毒也。』正與此經合。」

又北四百里,曰乾山,無草木,其陽有金玉,其陰有鐵而無水1。有獸焉,其狀如牛而三足,其名曰獂2,其鳴自詨。

1 汪紱云:「據此,則乾當音干。」

2 郝懿行云:「獂當為豲,見說文。」珂案:畢沅校本獂正作豲。

又北五百里,曰倫山。倫水出焉,而東流注于河。有獸焉,其狀如麋,其川在尾上1,其名曰羆2。

1 郭璞云:「川,竅也。」畢沅云:「爾雅云:『白州驠。』郭云:『州,竅。』則川當為州。」珂案:經文川,王念孫、孫星衍並校作州。

2 郝懿行云:「藏經本作羆九,郭氏圖讚亦作羆九,疑經文羆下有九字,今本脫去之。」珂案:經文羆,王念孫、孫星衍亦均校作羆九。

又北五百里,曰碣石之山。繩水出焉,而東流注于河,其中多蒲夷之魚1。其上有玉,其下多青碧。

1 郭璞云:「未詳。」珂案:蒲夷魚疑即冉遺魚,已見西次四經英鞮之山。

又北水行五百里,至于鴈門之山1,無草木。

1 珂案:海內西經云:「鴈門山,鴈出其閒。在高柳北。」即此山也。見海經新釋卷六「鴈門山」節注1。

又北水行四百里,至于泰澤。其中有山焉,曰帝都之山,廣員百里,無草木,有金玉。

又北五百里,曰錞于毋逢之山,北望雞號之山1,其風如(風劦)2。西望幽都之山3,浴水出焉4。是有大蛇,赤首白身,其音如牛,見則其邑大旱。

1 郝懿行云:「說文、玉篇引此經並作惟號之山。」

2 郭璞云:「(風劦),急風貌也;音戾。或云,飄風也。」

3 珂案:幽都之山在北海之內,見海經新釋卷十三「幽都山」節注1。

4 郭璞云:「浴(水)即黑水也。」

凡北次三經之首,自太行之山以至于無逢之山,凡四十六山,萬二千三百五十里。其神狀皆馬身而人面者廿神。其祠之,皆用一藻茞瘞之1。其十四神狀皆彘身而載2玉。其祠之,皆玉,不瘞3。其十神狀皆彘身而八足蛇尾。其祠之,皆用一璧瘞之。大凡四十四神,皆用稌糈米祠之,此皆不火食4。

1 郭璞云:「藻,聚藻;茞,香草,蘭之類,音昌代反。」珂案:經文藻茞,江紹原中國古代旅行之研究第一章注10謂疑是藻珪之誤,其說近是,可供參攷;古祠神皆以玉瘞,未聞以聚藻香草瘞者。參見中山首經篇末注2。

2 郝懿行云:「載亦戴也,古字通。」

3 郭璞云:「不薶所用玉也。」

4 郝懿行云:「皆生食不火之物。」

右北經之山志,凡八十七山,二萬三千二百三十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