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記卷二十三禮書第一
 
 
 

*索隱書者,五經六籍總名也。此之八書,記國家大體。班氏謂之志,志,記也。
正義天地位,日月明,四時序,陰陽和,風雨節,品滋茂,萬物宰制,君臣
朝廷尊卑貴賤有序,咸謂之禮。五經六籍,咸謂之書。故曲禮云「道德仁義非
禮不成,教訓正俗非禮不備,分爭辯訟非禮不決」云云。*
太史公曰:洋洋[一]美德乎!宰制萬物,役使#,豈人力也哉?[二]余至大
行禮官,[三]觀三代損益,乃知緣人情而制禮,依人性而作儀,其所由來尚矣。
注[一]索隱音羊。洋洋,美盛貌。鄒誕生音翔。
注[二]正義言天地宰制萬物,役使品,順四時而動,咸有成功,豈藉人力營
為哉,是美善盛大#多之德也。故孔子曰「四時行焉,百物生焉」。
注[三]索隱大行,秦官,主禮儀。漢景帝改曰大鴻臚。鴻臚,掌九賓之儀也。
人道經緯萬端,規矩無所不貫,誘進以仁義,束縛以刑罰,故德厚者位尊,祿
重者寵榮,
所以總一海內而整齊萬民也。人體安駕乘,[一]為之金輿錯衡以繁其飾;[二]
目好五色,為之黼黻文章以表其能;耳樂鐘磬,為之調諧八音以蕩其心;口甘
五味,為之庶羞酸鹹以致其美;[三]情好珍善,為之琢磨圭璧以通其意。故大
路越席,[四]皮弁布裳,[五]朱弦洞越,[六]大羹玄酒,[七]所以防其淫侈,
救其彫敝。[八]是以君臣朝廷尊卑貴賤之序,下及黎庶車輿衣服宮室飲食嫁娶
喪祭之分,事有宜適,物有節文。仲尼曰:「禘自既灌而往者,吾不欲觀之矣。」
[九]
注[一]正義時證反。
注[二]集解周禮王之五路有金路。鄭玄曰:「以金飾諸末。」索隱錯鏤衡扼為文
飾也。詩曰「約軧錯衡」,毛傳云「錯衡,文衡也。」正義為,于偽反。錯作「魽v,
七公反。
注[三]集解周禮曰:「羞用百有二十品。」鄭玄曰:「羞出于牲及禽獸,以備其
滋味,謂之庶羞。」鄭#曰:「羞者,進也。」
注[四]集解服虔曰:「大路,祀天車也。越席,結括草以為席也。」王肅曰:「不
緣也。」正義按:括草,蒲草。越,戶括反。
注[五]集解周禮曰:「王視朝則皮弁之服。」鄭玄曰:「皮弁之服,十五升白布
衣,積素為裳也。」正義以鹿子皮為弁也。按:襞積素布而為裳也。
注[六]集解鄭玄曰:「朱弦,練朱絲弦也。越,瑟底孔。」

注[七]集解鄭玄曰:「大羹,肉湆不調以鹽菜也。玄酒,水也。」
注[八]索隱彫謂彫飾也。言彫飾是奢侈之弊也。
注[九]集解孔安國曰:「禘祫之禮,為序昭穆也,故毀廟之主及廟之主皆合食
于太祖。灌者,酌鬱鬯,灌于太祖,以降神也。既灌之後,列尊卑,序昭穆。
而魯逆祀,躋僖公,亂昭穆,故不欲觀之。」
周衰,禮廢樂壞,大小相踰,管仲之家,兼備三歸。[一]循法守正者見侮於世,
奢溢僭差者謂之顯榮。自子夏,門人之高弟也,[二]猶云「出見紛華盛麗而說,
入聞夫子之道而樂,二者心戰,未能自決」,而況中庸以下,漸漬於失教,被服
於成俗乎?孔子曰「必也正名」,於%所居不合。[三]仲尼沒後,受業之徒沈湮
而不舉,或適齊、楚,或入河海,[四]豈不痛哉!
注[一]集解包氏曰:「三歸,娶三姓女也。婦人謂嫁曰歸。」
注[二]索隱言子夏是孔子門人之中高弟者,謂才優而品第高也,故論語四科有
「文學子游、子夏」是。
注[三]集解論語曰:「子路曰『%君待子而為政,子將奚先』?子曰『必也正名
乎』!」馬融曰:「正百事之名。」
注[四]正義論語云大師摯適齊,亞飯干適楚,鼓方叔入于河,少師陽、擊磬襄
入于海。魯哀公時,禮壞樂崩,人皆去也。
至秦有天下,悉內六國禮儀,采擇其善,雖不合聖制,其尊君抑臣,朝廷濟濟,
依古以來。[一]至于高祖,光有四海,叔孫通頗有所增益減損,大抵皆襲秦故。
[二]自天子稱號[三]
下至佐僚及宮室官名,少所變改。孝文即位,有司議欲定儀禮,孝文好道家之
學,以為繁禮飾貌,無益於治,躬化謂何耳,[四]故罷去之。孝景時,御史大
夫©錯明於世務刑名,數干諫孝景曰:「諸侯藩輔,臣子一例,古今之制也。今
大國專治異政,不稟京師,恐不可傳後。」孝景用其計,而六國畔逆,[五]以
錯首名,天子誅錯以解難。[六]事在袁盎語中。是後官者養交安祿而已,莫敢
復議。
注[一]正義秦采擇六國禮儀,尊君抑臣,朝廷濟濟,依古以來典法行之。
注[二]集解應劭曰:「抵,至也。」瓚曰:「抵,歸也。」索隱按:大抵猶大略
也。臣瓚以抵訓為歸,則是大略大歸,其義通也。
注[三]正義稱,尺證反。
注[四]正義孝文本紀云上身衣弋綈,所幸慎夫人令衣不曳地,幃帳不得文繡,
治霸陵皆以瓦器。是躬化節儉,謂何嫌耳,不須繁禮飾貌也。
注[五]正義吳、楚、趙、菑川、濟南、膠西為六國也。齊孝王狐疑城守,三國
兵圍齊,齊使路中大夫告天子,故不言七國也。
注[六]正義上紀買反,下乃憚反。
今上即位,招致儒術之士,令共定儀,十餘年不就。或言古者太平,萬民和喜,
瑞應辨至,[一]乃采風俗,定制作。上聞之,制詔御史曰:「蓋受命而王,各有
所由興,殊路而同歸,
謂因民而作,追俗為制也。議者咸稱太古,百姓何望?漢亦一家之事,典法不
傳,謂子孫何?化隆者閎博,治淺者褊狹,可不勉與!」乃以太初之元改正朔,
[二]易服色,封太山,定宗廟百官之儀,以為典常,垂之於後云。
注[一]正義辨音遍。
注[二]集解應劭曰:「初用夏正,以正月為歲首,改年為太初。」
禮由人起。人生有欲,欲而不得則不能無忿,忿而無度量則爭,[一]爭則亂。
先王惡其亂,故制禮義以養人之欲,給人之求,使欲不窮於物,物不屈於欲,[二]
二者相待而長,是禮之所起也。故禮者養也。稻粱五味,所以養口也;椒蘭芬
T,[三]所以養鼻也;鐘鼓管弦,所以養耳也;刻鏤文章,所以養目也;疏房
p笫几席,所以養體也:[四]故禮者養也。
注[一]正義音諍。
注[二]正義屈,物反。
注[三]索隱音止,又昌改反。
注[四]集解服虔曰:「簀謂之笫。」索隱疏謂怳]。正義疏謂怳]。笫,側里反。
君子既得其養,又好其辨也。所謂辨者,貴賤有等,長少有差,貧富輕重皆有
稱也。故
天子大路越席,所以養體也;[一]側載臭T,所以養鼻也;[二]前有錯衡,所
以養目也;[三]和鸞之聲,[四]步中武象,驟中韶濩,所以養耳也;[五]龍旂
九斿,所以養信也;[六]寢兕[七]持虎,[八]鮫韅[九]彌龍,[一0]所以養威
也。故大路之馬,必信至教順,然后乘之,所以養安也。孰知夫*(士)*出死要
節之所以養生也。[一一]孰知夫輕費用之所以養財也,[一二]孰知夫恭敬辭讓
之所以養安也,[一三]孰知夫禮義文理之所以養情也。[一四]
注[一]正義謂蒲草為席,既絜且柔,絜可以祀神,柔可以養體也。
注[二]索隱劉氏云:「側,特也。臭,香也。T,香草也。言天子行,特得以香
草自隨也,其餘則否。」臭為香者,山海經云「臭如蘪蕪」,易曰「其臭如蘭」,
是臭為草之香也。今以側為邊側,載者置也,言天子之側常置芳香於左右。
注[三]集解詩云:「約軧錯衡。」毛傳云:「錯衡,文衡也。」
注[四]集解鄭玄曰:「和,鸞,皆鈴也,所以為車行節也。韓詩內傳曰鸞在衡,
和在軾前,升車則馬動,馬動則鸞鳴,鸞鳴則和應。」服虔曰:「鸞在鑣,和在
衡。續漢書輿服志曰鸞雀*(立)**[在]*衡也。」正義皇ý云:「鸞,以金為鸞,
懸鈴其中,於衡上,以為遲疾之節,所以正威儀行舒疾也。」
注[五]集解鄭玄曰:「武,武王樂也。象,武舞也。韶,舜樂也。濩,湯樂也。」
正義步猶緩。緩車則和鸞之音中於武象,驟車中於韶濩也。
注[六]集解周禮曰:「交龍為旂。」正義斿音旒。
注[七]索隱按:以兕牛皮為席。正義兕音似。爾雅云兕似牛。

注[八]索隱持虎者,以猛獸皮文飾倚較及伏軾,故云持虎。劉氏云「畫之於旍
竿及楯仗等」,以今所見為說也。
注[九]集解徐廣曰:「鮫魚皮可以飾服器,音交。韅者,當馬腋之革,音呼見反。」
索隱以鮫魚皮飾韅。韅,馬腹帶也。
注[一0]集解徐廣曰:「乘輿車金薄璆龍為輿倚較,文虎伏軾,龍首銜軛。」索
隱彌亦音弭,謂金飾衡枙為龍。此皆王者服御崇飾,所以示威武,故云「所以
養威」也。此文皆出大戴禮,蓋是荀卿所說。劉氏云:「薄猶飾也。璆然,龍貌。
璆音 。」
注[一一]索隱言人誰知夫志士推誠守死,要立名節。仍是養生安身之本,故下
云「人苟生之為見,若者必死」,是解上意,言人苟以貪生之為見,不能見危致
命,若者必死。若猶如也,言執心為見,如此者必刑戮及身,故云「必死」。下
文皆放此也。正義夫音扶。要音腰。孰知猶審知也。出死猶處死也。審知志士
推誠處死,要立名節,若曹沬、茅焦,所以養生命也。
注[一二]正義費音芳味反。輕猶薄。言審知尟薄費用則能畜聚,所以養財貨也。
注[一三]正義言審知恭敬辭讓所以養體安身。
注[一四]正義言審知禮義文章道理所以養其情性。此四科,是儒者有禮義,故
兩得之也。
人苟生之為見,若者必死;[一]苟利之為見,若者必害;[二]怠惰之為安,若
者必危;[三]情勝之為安,若者必滅。[四]故聖人一之於禮義,則兩得之矣;
一之於情性,則兩失之矣。故儒者將使人兩得之者也,墨者將使人兩失之者也。
[五]是儒墨之分。[六]
注[一]正義苟,且;若,如此也。言平凡好生之人,且見操節之士,以禮義處
死,養得其生有效,如此者必死也。
注[二]正義言平凡好利之人,且見利義之士,以輕省費用,養得其財有效,如
此者必害身也。
注[三]正義惰,徒臥反。言平凡怠惰之人,且見有禮之士,以恭敬禮讓,養得
安樂有效,如此者必危亡也。
注[四]索隱覆解上「禮義文理之所以養情也」。正義勝音叔證反。言平凡好勝之
人,且見利義之士,禮義文理,養得其情性有效,如此者必滅亡也。此四科,
是墨者無禮義,故兩失之也。
注[五]索隱墨者不尚禮義而任儉嗇,無仁恩,故使人兩失之。易曰「悅以使人,
人忘其死」是也。
注[六]正義分,扶問反。分猶等也。若儒等者是治辨之極,彊固之本,威行之
道,功名之總,則天下歸之矣。
治辨之極也,彊固之本也,[一]威行之道也,[二]功名之總也。[三]王公由之,
[四]所以一天下,臣諸侯也;弗由之,所以捐社稷也。故堅革利兵不足以為勝,
[五]高城深池不足以為固,嚴令繁刑不足以為威。由其道則行,不由其道則廢。
楚人鮫革犀兕,所以為甲,堅如金石;宛之鉅鐵[六]施,鑽如@蠆,[七]輕利
剽遫,[八]卒如熛風。[九]然而兵殆於垂涉,唐昧死焉;[一0]莊蹻起,楚分
而為四[一一]參。是豈無堅革利兵哉?[一二]其所以統之者非其道故也。汝潁
以為險,[一三]江漢以為池,[一四]阻之以鄧林,[一五]緣之以方城。[一六]
然而秦師至鄢郢,舉若振槁。[一七]是豈無固塞險阻哉?其所以統之者非其道
故也。紂剖比干,囚箕子,為炮格,刑殺無辜,時臣下懍然,莫必其命。[一八]
然而周師至,而令不行乎下,不能用其民。是豈令不
嚴,刑不禱v?其所以統之者非其道故也。
注[一]索隱自此已下,皆是儒分之功也。正義固,堅固也。言國以禮義,四方
欽仰,無有攻伐,故為彊而且堅固之本也。
注[二]正義以禮義導天下,天下伏而歸之,故為威行之道也。
注[三]正義以禮義率天下,天下咸遵之,故為功名之總。總,合也,聚也。
注[四]正義言由禮義也。
注[五]索隱覆上「功名之總也」。
注[六]集解徐廣曰:「大剛曰鉅。」正義宛城,今鄧州南陽縣城是也。音於元反。
鉅,剛鐵也。
注[七]索隱鑽謂矛刃及矢鏃也。
注[八]正義上匹妙反,下音速。剽遫,疾也。
注[九]正義卒,村忽反。熛,必遙反。熛風,疾也。
注[一0]集解許慎曰:「垂涉,地名也。」
注[一一]索隱蹻音其略反,楚將之名。言其起兵亂後楚遂分為四。按漢志,滇
王,莊蹻之後也。正義以「起」字為絕句。或曰楚莊王苗裔也。按:括地志云
「師州、黎州在京西南五千六百七十里。戰國楚威王時,莊蹻王滇,則為滇國
之地」。楚昭王徙都鄀,*(莊蹻王滇)*楚襄王徙都陳,楚考烈王徙都壽春,咸被
秦逼,乃四分也。然昭王雖在莊蹻之前,故荀卿兼言之也。
注[一二]索隱參者,驗也。言驗是,楚豈無利兵哉。正義參,七含反。言蹻、
楚國豈無堅甲利兵哉,為其不由禮義,
故#分也。
注[一三]正義括地志云:「汝水源出汝州魯山縣西伏牛山,亦名猛山。汝水至豫
州郾城縣名濆水。爾雅云『河有澭,汝有濆』,亦汝之別名。潁水源出洛州嵩高
縣東南三十五里陽乾山,俗名潁山。地理志高陵山,汝出,東南至新蔡縣入淮;
陽乾山潁水出,東至下蔡入淮也。」
注[一四]正義江即岷江,從蜀入,楚在荊州南。漢江從漢中東南入江。四水為
楚之險固也。
注[一五]集解山海經曰:「夸父與日逐走,日入,渴,欲得飲,飲於渭河;不足,
北飲大澤;未至,道渴而死。I其杖,化為鄧林。」駰謂鄧林後遂為林名。索
隱按:裴氏引山海經,以為夸父I杖為鄧林,其言北飲大澤,蓋非在中國也。
劉氏以為今襄州南鳳林山是古鄧祁侯之國,在楚之北境,故云阻以鄧林也。
注[一六]正義括地志云:「方城,房州竹山縣東南四十一里。其山頂上平,四面
險峻,山南有城,長十餘里,名為方城,即此山也。」
注[一七]索隱振,動也,擊也。槁,乾葉也。正義鄢音郾。括地志云:「故城在
襄州安養縣北三里,古郾子之國,鄧之南鄙也。又率道縣南九里有故郾城,漢
惠帝改曰宜城也。郢城,荊州江陵縣東北六里,即吳公子光伐楚,楚平王恐,
城郢者也。又楚武王始都郢,紀南故城是也,在江陵北十五里也。」
注[一八]索隱言無人必保其性命。
古者之兵,戈矛弓矢而已,然而敵國不待試而詘。[一]城郭不集,溝池不掘,[二]
固塞不樹,機變不張,然而國晏然不畏外而固者,無他故焉,明道而均分之,[三]
時使而誠愛之,則
下應之如景響。有不由命者,然後俟之以刑,則民知S矣。[四]故刑一人而天
下服。S人不尤其上,知S之在己也。是故刑罰省而威行如流,無他故焉,由
其道故也。故由其道則行,不由其道則廢。古者帝堯之治天下也,蓋殺一人刑
二人而天下治。傳曰「威厲而不試,刑措而不用」。
注[一]集解徐廣曰:「試,一作『誡』也。」正義詘,丘勿反。試,用也。
注[二]正義求勿反,又求厥反。
注[三]正義分,扶問反。言明儒墨之分,使禮義均等,則下應之如影響耳。
注[四]正義事君以禮義,民有不由禮義者,然後待之以刑,則民知罪伏刑矣。
天地者,生之本也;先祖者,類之本也;[一]君師者,治之本也。無天地惡生?
[二]無先祖惡出?無君師惡治?三者偏亡,[三]則無安人。故禮,上事天,下
事地,尊先祖而隆君師,是禮之三本也。
注[一]正義類,種類也。
注[二]正義惡音鳥。
注[三]索隱鄒音遍。正義偏,疋然反。
故王者天太祖,[一]諸侯不敢懷,[二]大夫士有常宗,[三]所以辨貴賤。貴賤
治,得之本
也。郊疇乎天子,[四]社至乎諸侯,[五]函[六]及士大夫,所以辨尊者事尊,
卑者事卑,宜鉅者鉅,宜小者小。故有天下者事七世,有一國者事五世,有五
乘之地者事三世,[七]有三乘之地者事二世,[八]有特牲而食者不得立宗廟,[九]
所以辨積厚者流澤廣,積薄者流澤狹也。
注[一]集解毛詩u曰:「文武之功起於后稷,故推以配天焉。」
注[二]索隱懷,思也。言諸侯不敢思以太祖配天而食也。又一解,王之子孫為
諸侯,不思祀其父祖,故禮云「諸侯不敢祖天子」,蓋與此同意。
注[三]集解禮記曰:「別子為祖,繼別為宗。百世不遷者,謂別子之後也。」
注[四]索隱疇,類也。天子類得郊天,餘並不合祭,今大戴禮作「郊止乎天子」
是也。止或作「疇」,因誤耳。
注[五]索隱言天子已下至諸侯得立社。
注[六]集解音含。索隱啗音含。含謂包容。諸侯已下至士大夫得祭社,故禮云
「大夫成立社曰置社」,亦曰里社也。鄒誕生音啗徒濫反,意義亦通,但不見
古文,各以意為音耳。今按:大戴禮作「導及士大夫」,導亦通也。今此為「啗」
者,當以導與蹈同,後「足」字失「止」,唯有「口」存,故使解者穿鑿也。
注[七]集解鄭玄曰:「古者方十里,其中六十四井出兵車一乘,此兵法之賦。」
注[八]集解穀梁傳曰:「天子至于士皆有廟,天子七,諸侯五,大夫三,士二。
始封之者必為其太祖。」
注[九]集解禮記曰:「庶人祭於寢。」
大饗上玄尊,俎上腥魚,[一]先大羹,貴食飲之本也。大饗上玄尊而用薄酒,
食先黍稷
而飯稻粱,祭嚌先大羹[二]而飽庶羞,貴本而親用也。貴本之謂文,親用之謂
理,兩者合而成文,以歸太一,是謂大隆。[三]故尊之上玄尊也,[四]俎之上
腥魚也,豆之先大羹,一也。[五]利爵弗啐也,[六]成事俎弗嘗也,[七]三侑
之弗食也,[八]大昏之未廢齊也,[九]大廟之未內尸也,始絕之未小斂,一也。
[一0]大路之素幬也,[一一]郊之麻絻,[一二]喪服之先散麻,一也。[一三]
三年哭之不反也,[一四]清廟之歌[一五]一倡而三歎,[一六]縣一鐘尚拊膈,[一
七]朱弦而通越,一也。[一八]
注[一]集解鄭玄曰:「大饗,祫祭先王,以腥魚為俎實,不臑孰之也。」
注[二]集解鄭玄曰:「嚌,至齒。」
注[三]索隱貴本親用,兩者合而成文,以歸太一。太一者,天地之本也。得禮
之文理,是合於太一也。隆者,盛也,高也。得禮文理,歸于太一,是禮之盛
者也。
注[四]正義皇侃云:「玄酒,水也。上古未有酒,而始之祭但酌水用之,至晚世
雖有酒,存古禮,尚用水代酒也。」
注[五]索隱尊之上玄尊,俎之上生魚,豆之先大羹,三者如一,皆是本,故云
一也。
注[六]集解鄭玄曰:「啐,入口也。」索隱按:儀禮祭畢獻,祝西面告成,是為
利爵。祭初未行無算爵,故不啐入口也。
注[七]索隱成事卒哭之祭,故記曰「卒哭曰成事」。既是卒哭之祭,始從吉祭,
故受胙爵而不嘗俎也。
注[八]索隱禮,祭必立侑以勸尸食,至三飯而後止。每飯有侑一人,故有三侑。
既是勸尸,故不相食也。
注[九]索隱廢齊,謂昏禮父親醮子而迎之前,故曲禮云「齋戒以告鬼神」,是昏
禮有齊也。

注[一0]索隱此五者皆禮之初始,質而未備,亦是貴本之義,故云一也。
注[一一]集解禮記曰:「乘素車,貴其質也。」鄭玄曰:「素車,殷輅也。」索
隱幬音稠。謂車蓋以素帷,亦質也。
注[一二]集解周禮曰:「王祀昊天上帝,服大裘而冕。」論語曰:「麻冕,禮也。」
孔安國曰:「冕,緇布冠。古者績麻三十升布以為之。」正義絻音免。亦作「冕」。
注[一三]集解儀禮士喪禮曰:「始死,主人散帶,垂之三尺。」禮記曰:「大功
已上散帶也。」索隱大路已下,三事相似如一,故云一也。散麻取其質無文飾,
亦貴本也。
注[一四]集解禮記曰:「斬衰之哭,若往而不反。」
注[一五]集解鄭玄曰:「清廟謂作樂歌清廟。」
注[一六]集解鄭玄曰:「倡,發歌句者。三歎,三人從歎。」
注[一七]集解徐廣曰:「一作『搏膈』。」索隱縣一鍾尚拊隔。隔,懸鍾格。拊
音撫。[拊]隔,不擊其鐘而拊其格,不取其聲,亦質也。鄒氏隔音膊,蓋依大
戴禮也。而鄭禮注云搏,拊柷敔也。
注[一八]索隱大瑟而練朱其弦,又通其下孔,使聲濁且遲,上質而貴本,不取
其聲文。自「三年」已下四事,皆不取其聲也。
凡禮始乎脫,[一]成乎文,[二]終乎稅。[三]故至備,情文俱盡;[四]其次,
情文代勝;[五]其下,復情以歸太一。[六]天地以合,日月以明,四時以序,
星辰以行,江河以流,萬物以昌,好惡以節,喜怒以當。以為下則順,以為上
則明。[七]
注[一]索隱脫猶疏略也。始,初也。言禮之初尚疏略也。
注[二]索隱言禮成就有文飾。
注[三]集解徐廣曰:「一作『悅』。」索隱音悅。言禮終卒和悅人情也。大戴禮
作「終於隆」,隆謂盛也。
注[四]集解徐廣曰:「古『情』字或假借作『請』,諸子中多有此比。」正義言
情文俱盡,乃是禮之至備也。
注[五]索隱音昇,又尸證反。或文勝情,或情勝文,是情文更代相勝也。大戴
禮作「迭興」也。
注[六]索隱言其次情文俱失,歸心渾沌天地之初,復禮之本,是歸太一也。
注[七]正義自「天地」以下八事,大禮之備,情文俱盡,故用為下則順,用為
上則明也。
太史公曰:至矣哉![一]立隆以為極,而天下莫之能益損也。本末相順,[二]
終始相應,[三]至文有以辨,[四]至察有以說。[五]天下從之者治,不從者亂;
從之者安,不從者危。小人不能則也。[六]
注[一]索隱已下亦是太史公取荀卿禮論之意,極言禮之損益,以結禮書之論也。
注[二]索隱謂禮之盛,文理合以歸太一,至禮之殺,復情以歸太一。隆殺皆歸
太一者,是本末相順也。
注[三]索隱禮始於脫略,終於稅,稅亦殺也,殺與脫略,是始終相應也。正義
應,乙陵反,當也。
注[四]索隱言禮之至文,能辨尊卑貴賤,故云有以辨也。
注[五]索隱言禮之至察,有以明隆殺損益,委曲情文,足以悅人心,故云有以
說也。
注[六]正義小人猶庶人也。則,法也。言天下士以上至于帝王,能從禮者則治
安,不能從禮者則危亂,庶人據於事,
不能法禮也。
禮之貌誠[一]深矣,堅白同異之察,入焉而弱。[二]其貌誠大矣,擅作典制褊
陋之說,入焉而望。[三]其貌誠高矣,暴慢恣睢,[四]輕俗以為高之屬,入焉
而隊。[五]故繩誠陳,[六]則不可欺以曲直;衡誠縣,[七]則不可欺以輕重;
規矩誠錯,[八]則不可欺以方員;君子審禮,則不可欺以詐偽。[九]故繩者,
直之至也;衡者,平之至也;規矩者,方員之至也;禮者,人道之極也。然而
不法禮者不足禮,謂之無方之民;[一0]法禮足禮,謂之有方之士。禮之中,
能思索,[一一]謂之能慮;能慮勿易,[一二]謂之能固。能慮能固,加好之焉,
聖矣。[一三]天者,高之極也;地者,下之極也;日月者,明之極也;無窮者,
廣大之極也;聖人者,道之極也。[一四]
注[一]索隱有本作「懇誠」者,非也。
注[二]正義言禮之貌信深厚矣,雖有鄒子堅白同異之辯明察,入於禮義之中,
自然懦弱敗壞*(之禮)*也。
注[三]索隱言擅作典制及褊陋之說。入焉,謂入禮則自嗛望知其失。正義言禮
之貌信廣大矣,雖有擅作典制褊陋之說,文辭入於禮義之中,自然成淫俗褊陋
之言。
注[四]索隱恣睢猶毀訾也。
注[五]索隱言訾毀禮者自取隊滅也。正義言禮之貌信尊高矣,雖有暴慢恣睢輕
俗以為高之屬,入於禮義之中,自然成墜落暴慢輕俗之人。
注[六]集解鄭玄曰:「誠猶審也。陳,設也,謂彈畫也。」

注[七]集解鄭玄曰:「衡,稱也。縣謂錘也。」正義縣音玄。
注[八]索隱錯,置也。規,車也。矩,曲尺也。正義錯,七故反。
注[九]正義詐偽謂堅白同異,擅作典制,暴戾恣睢自高也。故陳繩,曲直定;
懸衡,輕重分;錯規矩,方員□;審禮,詐偽自消滅矣。
注[一0]集解鄭玄曰:「方猶道也。」
注[一一]索隱索,求也。
注[一二]正義易謂輕易也。
注[一三]正義好,火到反。言人以得禮之中,又能思審索求其禮,謂之能思慮;
又不輕易其禮,謂之能堅固。能慮,能固其禮,更加好之,乃聖人矣。
注[一四]正義道謂禮義也。言人有禮義,則為聖人,比於天地日月,廣大之極
也。
以財物為用,以貴賤為文,以多少為異,以隆殺為要。[一]文貌繁,情欲省,
禮之隆也;文貌省,情欲繁,禮之殺也;文貌情欲相為內外表堙A並行而雜,
禮之中流也。[二]君子上致其隆,下盡其殺,而中處其中。[三]步驟馳騁廣騖
不外,[四]是以君子之性守宮庭也。[五]人域是域,士君子也。[六]外是,民
也。[七]於是中焉,房皇周浹,曲*(直)*得其次序,聖人也。[八]故厚者,禮
之積也;大者,禮之廣也;[九]高者,禮之隆也;明者,禮之盡也。[一0]
注[一]索隱隆猶厚也。殺猶薄也。

注[二]正義言文飾情用,表堨~內,合於儒墨,是得禮情之中,而流行不息也。
注[三]正義中謂情文也。
注[四]正義騖音務。言君子之人,上存文飾,下務減省,而合情文,處得其中,
縱有戰陣殺戮邪惡,則不I於禮義矣。三皇步,五帝驟,三王馳,五伯騖也。
注[五]索隱言君子之性守正不慢遠行,如常守宮庭也。正義宮庭,聽朝處。喻
君子心內常守禮義,若宮庭焉。
注[六]索隱域,居也。言君子之行,非人居亦弗居也。正義處平凡人域之中,
能知禮義之域限,即為士及君子也。
注[七]索隱外謂人域之外,非人所居之地。以喻禮義之外,別為它行,即是小
人,故云外是人也。
注[八]索隱房音旁。旁皇猶徘徊也。周浹猶周ヾC言徘徊周浹,委曲得禮之序,
動不失中,則是聖人之行也。
注[九]索隱言君子聖人有厚大之德,則為禮之所積益弘廣也,故曰「甘受和,
白受采,忠信之人可以學禮,苟無忠信,則禮不虛道」。然此文皆荀卿禮論也。
注[一0]正義言君子內守其禮,德厚大積廣,至於高尊明禮,則是禮之終竟也。
此書是褚先生取荀卿禮論兼為之。

【索隱述贊】禮因人心,非從天下。合誠飾貌,救弊興雅。以制黎甿,以事宗
社。情文可重,豐殺難假。仲尼坐樹,孫通蕝野。聖人作教,罔不由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