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空圖二十四詩品

 

 

雄渾

大用外腓,真體內充,反虛入渾,積健為雄。備具萬物,橫絕太空,荒荒油雲,寥寥長風。超以象外,得其環中,持之匪強,來之無窮。

 

沖澹

素處以默,妙機其微。飲之太和,獨鶴與飛。猶之惠風,荏苒在衣,閱音修篁,美日載歸。遇之匪深,即之愈稀,脫有形似,握手已違。

 

纖穠

采采流水,蓬蓬遠春,窈窕幽谷,時見美人。碧桃滿樹,風日水濱,柳陰路曲,流鶯比鄰。乘之愈往,識之愈真。如將不盡,與古為新。

 

沈著

綠林野室,落日氣清,脫巾獨步,時聞鳥聲。鴻雁不來,之子遠行,所思不遠,若為平生。海風碧雲,夜渚月明。如有佳語,大河前橫。

 

高古

畸人乘真,手把芙蓉,泛彼浩劫,窅然空縱。月出東斗,好風相從,太華夜碧,人聞清鍾。虛佇神素,脫然畦封,黃唐在獨,落落元宗。

 

典雅

玉壺買春,賞雨茆屋,坐中佳士,左右修竹。白雲初晴,幽鳥相逐,眠琴綠陰,上有飛瀑。落花無言,人澹如菊,書之歲華,其曰可讀。

 

洗煉

猶礦出金,如鉛出銀,超心煉冶,絕愛緇磷。空潭瀉春,古鏡照神,體素儲潔,乘月反真。載瞻星辰,載歌幽人,流水今日,明月前身。

 

勁健

行神如空,行氣如虹,巫峽千尋,走雲連風。飲真茹強,蓄素守中,喻彼行健,是謂存雄。天地與立,神化攸同,期之以實,禦之以終。

 

綺麗

神存富貴,始輕黃金,濃盡必枯,淡者屢深。霧余水畔,紅杏在林,月明華屋,畫橋碧陰。金樽酒滿,伴客彈琴,取之自足,良殫美襟。

 

自然

俯拾即是,不取諸鄰,與道俱往,著手成春。如逢花開,如瞻歲新,真與不奪,強得易貧。幽人空山,過雨采蘋,薄言情悟,悠悠天鈞。

 

含蓄

不著一字,盡得風流。語不涉己,若不堪憂。是有真宰,與之沈浮。如漉滿酒,花時反秋。悠悠空塵,忽忽海漚,淺深聚散,萬取一收。

 

豪放

觀化匪禁,吞吐大荒;由道反氣,處得易狂。天風浪浪,海風蒼蒼。真力彌滿,萬象在旁。前招三辰,後引鳳凰;曉策六鼇,濯足扶桑。

 

精神

欲反不盡,相期與來,明漪絕底,奇花初胎。青春鸚鵡,楊柳樓臺,碧山人來,清酒滿盃。生氣遠出,不著死灰,妙造自然,伊誰與裁。

 

縝密

是有真跡,如不可知,意象欲出,造化已奇。水流花開,清露未晞,要路愈遠,幽行為遲。語不欲犯,思不欲癡,猶春于綠,明月雪時。

 

疏野

惟性所宅,直取弗羈。控物自富,與率為期。筑室松下,脫帽看詩。但知旦暮,不辨何時。倘然自適,豈必有為。若其天放,如是得之。

 

清奇

涓涓群松,下有漪流。晴雪滿竹,隔溪魚舟。可人如玉,步渫尋幽,載瞻載止,空碧悠悠。神出古異,淡不可收。如月之曙,如氣之秋。

 

委曲

登彼太行,翠繞羊腸。杳靄深玉,悠悠花香。力之於時,聲之於羌。似往已回,如幽匪藏。水理漩洑,鵬風翱翔。道不自器,與之圜方。

 

實境

取語甚直,計思匪深。忽逢幽人,如見道心。清澗之曲,碧松之陰,一客荷樵,一客聽琴。情性所至,妙不自尋,遇之自天,冷然希音。

 

悲慨

大風卷水,林木為摧。適苦欲死,招憩不來。百歲如流,富貴冷灰。大道日喪,若為雄才。壯士拂劍,浩然彌哀。蕭蕭落葉,漏雨蒼苔。

 

形容

絕佇靈素,少回清真。如覓水影,如寫陽春。風雲變態,花草精神;海之波瀾,山之嶙峋;俱似大道,妙契同塵。離形得似,庶幾斯人。

 

超詣

匪神之靈,匪機之微,如將白雲,清風與歸。遠引若至,臨之已非。少有道契,終與俗違。亂山喬木,碧苔芳暉。誦之思之,其聲愈稀。

 

飄逸

落落欲往,矯矯不群,緱山之鶴,華頂之雲。高人惠中,令色氤氳。禦風蓬葉,泛彼無根。如不可執,如將有聞。識者期之,欲得愈分。

 

曠達

生者百歲,相去幾何,歡樂苦短,憂愁實多。何如尊酒,日往煙蘿,花複茆簷,疏雨相過。倒酒即盡,杖黎行歌,孰不有古,南山峨峨。

 

流動

若納水輨,如轉丸珠,夫其可道,假體如愚。荒荒坤軸,悠悠天樞。載要其端,載聞其符。超超明神,反反冥無。來往千載,是之謂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