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辯

   
悲哉秋之為氣也!
蕭瑟兮草木摇落而變衰。
憭慄兮若在遠行;登山臨水兮送將歸。
泬寥兮天高而氣清;
寂漻兮收潦而水清,
憯凄增欷兮薄寒之中人。
愴怳懭悢兮去故而就新;坎廪兮貧士失職而志不平。
廓落兮羈旅而無友生;惆悵兮而私自憐。
燕翩翩其辭歸兮,蟬寂漠而無聲;
雁雍雍而南游兮,z雞啁晰非悲鳴。
獨申旦而不寐兮,哀蟋蟀之宵征。
時亹亹而過中兮,蹇淹留而無成。
悲懮貧蹙兮獨處廓,有美一人兮心不繹。
去鄉離家兮徠遠客,超逍遥兮今焉薄?
專思君兮不可化,君不知兮可奈何!
蓄怨兮積思,心煩憺兮忘食事。
願一見兮道余意,君之心兮與余異。
車既駕兮朅而歸,不得見兮心傷悲。
倚結軨兮長太息,涕潺湲兮下沾軾。
忼慨絕兮不得,中瞀亂兮迷惑。
私自憐兮何極,心怦怦兮諒直。
皇天平分四時兮,竊獨悲此珙謘C
白露既下百草兮,奄離披此梧楸。
去白日之昭昭兮,袭長夜之悠悠。
離芳藹之方壯兮,余萎約而悲愁。
秋既先戒以白露兮,冬又申之以嚴霜。
收恢台之孟夏兮,然欿傺而沈臧。
葉菸[++下邑]而無色兮,枝煩挐而交横;
顏淫溢而將罷兮,柯彷佛而萎黃;
萷櫹槮之可哀兮,形銷鑠而瘀傷。
惟其紛糅而將落兮,恨其失時而無當。
攬騑辔而下節兮,聊逍遥以相羊。
歲忽忽百遒盡兮,恐余壽之弗將。
悼余生之不時兮,逢此世之俇攘。
澹容與而獨倚兮,蟋蟀鳴此西堂。
心怵惕而震蕩兮,何所懮之多方!
仰明月而太息兮,步列星而極明。
竊悲夫蕙華之曾敷兮,紛旖旎乎都房;
何曾華之無實兮,從風雨而飛揚?
以為君獨服此蕙兮,羌無以異于眾芳。
閔奇思之不通兮,將去君而高翔。
心閔怜之慘凄兮,願一見而有明。
重無怨而生離兮,中結軫而增傷。
豈不郁陶而思君兮?君之門以九重。
猛犬狺狺而迎吠兮,關梁閉而不通。
皇天淫溢而秋霖兮,後土何時而得干!
坱獨守此無澤兮,仰浮云而永嘆。
何時俗之工巧兮,背繩墨而改错!
卻騏驥而不乘兮,策駑駘而取路。
當世豈無騏驥兮?誠莫之能善御。
見執辔者非其人兮,故駶跳而遠去。
鳧雁皆唼夫梁藻兮,鳳愈飄翔而高舉。
圓善齤而方枘兮,吾固知其鉏鋙而難入。
眾鳥皆有所登栖兮,鳳獨遑遑而無所集。
願銜枚而無言兮,嘗被君之渥洽,
太公九十乃顯榮兮,誠未遇其匹合。
謂騏驥兮安歸?謂鳳凰兮安栖?
變古易俗兮世衰,今之相者兮舉肥。
騏驥伏匿而不見兮,鳳凰高飛而不下;
鳥獸猶知懷德兮,云何賢士之不處?
驥不驟進而求服兮,鳳亦不貪喂而妄食。
君異遠而不察兮,雖願忠其焉得。
欲寂漠而絕端兮,竊不敢忘初之厚德。
獨悲愁其傷人兮,馮郁郁其何極!
霜露慘凄而交下兮,心尚幸其弗濟;
霰雪雰糅其增加兮,乃知遭命之將至。
願徼幸而有待兮,泊莽莽與野草同死。
願自直而徑往兮,路壅絕而不通;
欲循道而平驅兮,又未知其所以,
然中路而迷惑兮,自壓按而學誦。
性愚陋以褊浅兮,信未達乎從容。
竊美申包胥之氣盛兮,恐時世之不固。
何時俗之工巧兮,滅规矩而改凿。
獨耿介而不隨兮,願慕先聖之遺教。
處濁世而顯榮兮,非余心之所樂。
與其無義而有名兮,寧處窮而守高。
食不偷而為飽兮,衣不苟而為溫。
竊慕詩人之遺風兮,願托志乎素餐。
蹇充倔而無端兮,泊莽莽而無垠。
無衣裘以御冬兮,恐溘死不得見乎陽春。
靓杪秋之遥夜兮,心繚悷而有哀。
春秋逴逴而日高兮,然惆悵而自悲。
四時y来而卒歲兮,陰陽不可與儷偕。
白日蜿晚其將入兮,明月銷鑠而減毀。
歲忽忽而遒盡兮,老冉冉而愈弛。
心摇悦而日幸兮,然怊悵而無翼。
中憯惻之凄愴兮,長太息而增欷。
年洋洋以日往兮,老嵺廓而無處。
事亹亹而覬進兮,蹇淹留而躊躇。
何泛濫之浮云兮,猋壅蔽此明月!
忠昭昭而願見兮,然霠噎而莫達。
愿皓日之顯行兮,云濛濛而蔽之。
竊不自料而願忠兮,或黕點而污之。
堯舜之抗行兮,瞭冥冥而薄天。
何險巇之嫉妒兮,被以不慈之偽名?
彼日月之照明兮,尚黯黮而有瑕;
何況一國之事兮,亦多端而膠加。
被荷禂之晏晏兮,然潢洋而不可带。
既驕美而伐武兮,負左右之耿介。
憎愠愴之修美兮,好夫人之慷慨。
眾踥蹀而日進兮,美超远而逾邁。
農夫輟耕而容與兮,恐田野之蕪穢。
事綿綿而多私兮,竊悼後之危敗。
世雷同而炫曜兮,何毀譽之昧昧!
今修飾而窺镜兮,後尚可以窜藏。
願寄言夫流星兮,羌倏忽而難當。
卒壅蔽此浮云兮,下暗淡而無光。
堯舜皆有所舉任兮,故高枕而自適。
諒無怨于天下兮,心焉取此怵惕?
乘騏驥之瀏瀏兮,馭安用夫強策。
諒城郭之不足恃兮,雖重介之何益。
邅翼翼而無終兮,忳惛惛而愁約。
生天地之若過兮,功不成而無效。
願沈滞而不憭慼A沿欲布名乎天下。
然潢洋而不遇兮,直怐[堥/心-土]而自苦。
莽洋洋而無極兮,忽翱翔之焉薄。
國有驥而不知乘兮,焉皇皇而更索。
寧戚謳于車下兮,桓公聞而知之。
無伯樂之善相兮,今誰使乎誉之。
罔流涕以聊慮兮,惟著意而得之。
紛忳忳之願忠兮,妒被離而障之。
願賜不肖之軀而别離兮,放游志乎云中。
乘精氣之搏搏兮,騖諸神之湛湛。
驂白霓之习习兮,歷群靈之丰丰。
左朱雀之茇茇兮,右蒼龍之躣躣。
屬雷師之闐闐兮,通飛廉之衙衙。
前輕輬之鏘鏘兮,後輜乘之從從。
載云旗之委蛇兮,扈屯騎之容容。
計專專之不可化兮,願遂推而為臧。
賴皇天之厚德兮,還及君之無恙!


風賦


  楚襄王游于蘭台之宫,宋玉、景差侍。有風諷然而至,王乃披襟而當之,曰:“快哉此風!寡人所與庶人共者邪?”宋玉對曰:“此獨大王之風耳,庶人安得而共之!” 

  王曰:“夫風者,天地之氣,溥暢而至,不擇貴賤高下而加焉。今子獨以為寡人之風,豈有說乎?”宋玉對曰:“臣聞于師:積句來巢,空穴來風。其所托者然,則風氣殊焉。” 

  王曰:“夫風,安生始哉?”宋玉對曰:“夫風生于地,起于青蘋之末,侵淫谿谷,盛怒于土囊之口,緣太山之阿,舞于松柏之下,飄忽淜滂,激颶熛怒。耾耾雷聲,回穴錯迕,蹶石伐木,梢殺林莽。至其將衰也,被麗披離,}孔動楗,眴焕燦爛,離散轉移。故其清涼雄風,則飄舉升降,乘凌高城,入于深宫。抵花葉而振氣,徘徊于桂椒之間,翱翔于激水之上。將擊芙蓉之精,猎蕙草,離秦蘅,概新夷,被荑楊,回穴}陵,蕭條眾芳。然後徜徉中庭,北上玉堂,躋于羅幢,經于洞房,乃得為大王之風也。故其風中人,狀直憯憯惏慄,清涼增欷。清清冷冷,愈病析酲,髮明耳目,寧體便人。此所謂大王之雄風也。” 

  王曰:“善哉論事!夫庶人之風,豈可聞乎?”宋玉對曰:“夫庶人之風,塕然起于窮巷之間,堀堁揚塵,勃郁煩冤,沖孔襲門。動沙堁,吹死灰,駭渾濁,揚腐余,邪薄入瓮牖,至于室廬。故其風中人,狀直憞溷鬰邑,驅溫致濕,中心a怛,生病造熱。中唇為胗,得目為篾,啗齰嗽获,死生不卒。此所离庶人之雌風也。”


高唐賦


    昔者楚襄王與宋玉游于云夢之台,望高之觀,其上獨有云氣,崪兮直上,忽兮改容,須臾之間,變化無窮。王問玉曰:“此何氣也?”玉對曰:“所謂朝云者也。”王曰:“何謂朝云?”玉曰:“昔者先王嘗游高唐,怠而晝寢,夢見一婦人曰:‘妾,巫山之女也。為高唐之客。聞君游高唐,願荐枕席。’王因幸之。去而辭曰:‘妾在巫山之陽,高丘之阻,旦為朝云,暮為行雨。朝朝暮暮,陽台之下。’旦朝視之,如言。故為立庙,迨窵瞻炕C”王曰:“朝云始楚,狀若何也?”玉對曰:“其始楚也,榯兮若松榯;其少進也,晰兮若姣姬,揚衭鄣日,而望所思。忽兮改容,偈兮若駕駟馬,建羽旗。湫兮如風,凄兮如雨。風止雨霽,云無所處。”王曰:“寡人方今可以游乎?”玉曰:“可。”王曰:“其何如矣?”玉曰:“高矣顯矣,臨望遠矣。廣矣普矣,萬物祖矣。上屬于天,下見于淵,珍怪奇偉,不可稱論。”王曰:“試為寡人賦之!”玉曰:“唯唯!” 

  惟高唐之大體兮,殊無物類之可儀比。巫山赫其無疇兮,道互折而曾累。登巉閬茪U望兮,臨大阺之稸水。遇天雨之新霽兮,觀百谷之俱集。濞xx其無聲兮,潰淡淡而並入。滂洋洋而四施兮,蓊湛湛而弗上。長風至而波起兮,若麗山之孤畝。勢薄岸而相擊兮,隘交引而卻會。崪中怒而特高兮,若浮海而望碣石。礫磥磥而相摩兮,巆震天之礚礚。巨石溺溺之瀺灂兮,沫潼潼而高厉,水澹澹而盤紆兮,洪波淫淫之溶。奔揚踴而相擊兮,云興聲之霈霈。猛獸驚而跳駭兮,妄奔走而馳邁。虎豹豺兕,失氣恐喙;雕鶚鷹鷂,飛揚伏窜。股戰蒏均A安敢妄摯。于是水虫盡暴,乘渚之陽,鼋鼍鱣鮪,交積縱橫。振鱗奮翼,蜲蜲蜿蜿。 

  中阪遥望,玄木冬榮,煌煌熒熒,奪人目精。爛兮若列星,曾不可殫形。榛林郁盛,葩華覆癒F雙椅垂房,糾枝還會。徙靡澹淡,隨波闇藹;東西施翼,猗狔豐沛。綠葉紫裹,丹茎白蒂。n條悲鳴;聲似竽籟;清獨相和,五變四會。感心動耳,回腸傷氣;孤子寡婦,寒心酸鼻。長吏隳官,賢士失志;愁思無已,嘆息垂淚。 

  登高遠望,使人心瘁;盤岸巑,裖陳皚皚。磐石險峻,傾崎崖。巌嶇諿t,縱横相追。陬互横啎,背穴偃蹠。交加累積,重篥W益。太若礫柱,雜巫山下;仰視山巔,肅何千千。炫燿虹蜺,俯視s嶸,窐寥窈冥,不見其底,虚聞松聲。傾岸洋洋,立而熊經,久而不去,足盡汗出。悠悠忽忽,怊悵自失。使人心動,無故自恐。賁育之斷,不能為勇。卒愕異物,不知所出。縱縱莘莘,若生于鬼,若出于神。狀似走獸,或象飛禽。憰詭奇偉,不可究陳。上至觀側,地穢野迭C箕踵漫衍,芳草羅生。秋蘭Q蕙,江離載青。青荃射干,揭車苞並。薄草靡靡,聮延夭夭,越香掩掩;眾雀嗷嗷,雌雄相失,哀鳴相號。王跦炩嚏A正冥楚鳩。秭歸思婦,垂雞高巢。其鳴喈喈,當年遨游。更唱迭和,赴曲隨流。 

  有方之士,羡門高谿。上成郁林,公樂聚榖。進純牺,禱琁室。醮諸神,禮太一。傳祝已具,言辭已華。王乃乘玉舆,駟倉螭,垂旒旌;旆合諧。紬大絃而雅聲流,冽風過而增悲哀。于是調謳,令人惏悽,蒏妥縑C于是乃縱猎者,基趾如星,傳言羽猎;衔枚無聲,弓弩不發,罘不傾。涉莽莽,馳苹苹。飛鳥未及起,走獸未及發。何節奄忽,蹄足灑血。舉功先得,獲車已實。王將欲往見,必先齋戒。差的擇日,簡舆玄服。建云旆,蜺為旌,翠為癒C風起云止,千里而逝。職v蒙,往自會,思萬方,懮國害,開賢聖,輔不逮,九窍通郁,精神察滞。延年益壽千萬歲。 


神女賦


    楚襄王與宋玉游于云夢之浦,使玉賦高唐之事。其夜王寝,果夢與神女遇,其狀甚麗,王異之。明日,以白玉。玉曰:“其夢若何”王曰:“夕之後,精神恍忽,若有所喜,紛紛擾擾,未知何意?目色仿佛,乍若有記:見一婦人,狀甚奇異。寐而夢之,寤不自识;罔兮不樂,悵然失志。于是撫心定氣,復見所夢。”王曰:“狀何如也?”玉曰:“茂矣美矣,諸好備矣。盛矣麗矣,難測究矣。上古既無,世所未見,瑰姿瑋態,不可勝贊。其始來也,耀乎若白日初出照屋梁;其少進也?皎若明月舒其光。須臾之間,美貌横生:曄兮如華,溫乎如瑩。五色並馳,不可殫形。詳而視之,奪人目精。其盛飾也,則羅紈綺績盛文章,極服妙采照四方。振繡衣,披裳,不短,纖不長,步裔裔兮曜殿堂,婉若游龍乘云翔。披服,脱薄裝,沐蘭澤,含若芳。性合適,宜侍旁,順序卑,調心腸。”王曰:“若此盛矣,試為寡人賦之。”玉曰:“唯唯。” 

  夫何神女之姣麗兮,含陰陽之渥飾。披華藻之可好兮,若翡翠之奮翼。其象無雙,其美無極;毛嫱鄣袂,不足程式;西施掩面,比之無色。近之既妖,遠之有望,骨法多奇,應君之相,視之盈目,孰者克尚。私心獨悦,樂之無量;交希恩疏,不可盡暢。他人莫睹,王覽其狀。其狀峨峨,何可極言。貌豐盈以褁g兮,苞濕潤之玉顏。眸子炯其精郎兮,多美而可視。眉聯娟以蛾揚兮,朱唇的其若丹。素質干之實兮,志解泰而體閑。既于幽静兮,又婆娑乎人間。宜高殿以廣意兮,翼故縱而綽寬。動霧以徐步兮,拂聲之珊珊。望余帷而延視兮,若流波之將瀾。奮長袖以正衽兮,立踯而不安。澹清静其兮,性沉詳而不煩。時容與以微動兮,志未可乎得原。意似近而既遠兮,若將來而復旋。褰余而請御兮,願盡心之。懷貞亮之清兮,卒與我兮相難。陳嘉辭而云對兮,吐芬芳其若蘭。精交接以來往兮,心凱康以樂歡。神獨亨而未結兮,魂茕茕以無端。含然諾其不分兮,揚音而哀嘆!薄怒以自持兮,曾不可乎犯干。 

  于是摇佩飾,鳴玉鸞;奩衣服,歛容顏;顧女師,命太傅。歡情未接,將辭而去;遷延引身,不可親附。似逝未行,中若相首;目略微眄,精采相授。志態横出,不可勝記。意離未絕,神心怖覆;禮不遑訖,辭不及究;願假須臾,神女稱邃。徊腸傷氣,顛倒失據,黯然而暝,忽不知處。情獨私懷,誰者可語?惆悵垂涕,求之至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