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宿

寂歷秋江漁火稀,起看殘月映林微。波光水鳥驚猶宿,露冷流螢濕不飛。

 

牡丹亭

萬里江山萬里塵,一朝天子一朝臣;北地怎禁沙歲月?南人偏占錦乾坤。

 

皂羅袍

原來奼紫嫣紅開遍,似這般都付與斷井頹垣。良晨美景奈何天,賞心樂事誰家院。朝飛暮卷,雲霞翠軒,雨絲風片,煙波畫船——錦屏人忒看的這韶光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