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褒詩賦選

 

九懷


匡機

極運兮不中,來將屈兮困窮?
餘深湣兮慘怛,願一列兮無從。
乘日月兮上征,顧遊心兮鄗酆。
彌覽兮九隅,彷徨兮蘭宮。
芷閭兮藥房,奮搖兮眾芳。
菌閣兮蕙樓,觀道兮從橫。
寶金兮委積,美玉兮盈堂。
桂水兮潺湲,揚流兮洋洋。
蓍蔡兮踴躍,孔鶴兮回翔。
撫檻兮遠望,念君兮不忘。
怫郁兮莫陳,永懷兮內傷。



通路

天門兮墜戶,孰由兮賢者?
無正兮溷廁,懷德兮何睹?
假寐兮湣斯,誰可與兮寤語?
痛鳳兮遠逝,畜鴳兮近處。
鯨□兮幽潛,從蝦兮遊陼。
乘虯兮登陽,載象兮上行。
朝發兮蔥嶺,夕至兮明光。
北飲兮飛泉,南采兮芝英。
宣遊兮列宿,順極兮彷徉。
紅采兮騂衣,翠縹兮為裳。
舒佩兮綝纚,竦余劍兮幹將。
騰蛇兮後從,飛駏兮步旁。
微觀兮玄圃,覽察兮瑤光。
啟匱兮探筴,悲命兮相當。
紉蕙兮永辭,將離兮所思。
浮雲兮容與,道余兮何之?
遠望兮仟眠,聞雷兮闐闐。
陰憂兮感餘,惆悵兮自憐。



危俊

林不容兮鳴蜩,余何留兮中州?
陶嘉月兮總駕,搴玉英兮自修。
結榮茞兮逶逝,將去烝兮遠遊。
徑岱土兮魏闕,曆九曲兮牽牛。
聊假日兮相佯,遺光耀兮周流。
望太一兮淹息,紆餘轡兮自休。
晞白日兮皎皎,彌遠路兮悠悠。
顧列孛兮縹縹,觀幽雲兮陳浮。
钜寶遷兮砏礉,雉鹹雊兮相求。
泱莽莽兮究志,懼吾心兮懤懤。
步余馬兮飛柱,覽可與兮匹儔。
卒莫有兮纖介,永餘思兮怞怞。



昭世

世溷兮冥昏,違君兮歸真。
乘龍兮偃蹇,高回翔兮上臻。
襲英衣兮緹□,披華裳兮芳芬。
登羊角兮扶輿,浮雲漠兮自娛。
握神精兮雍容,與神人兮相胥。
流星墜兮成雨,進瞵盼兮上丘墟。
覽舊邦兮滃郁,余安能兮久居。
志懷逝兮心懰栗,紆餘轡兮躊躇。
聞素女兮微歌,聽王后兮吹竽。
魂悽愴兮感哀,腸回回兮盤紆。
撫余佩兮繽紛,高太息兮自憐。
使祝融兮先行,令昭明兮開門。
馳六蛟兮上征,竦餘駕兮入冥。
曆九州兮索合,誰可與兮終生。
忽反顧兮西囿,睹軫丘兮崎傾。
橫垂涕兮泫流,悲餘後兮失靈。



尊嘉

季春兮陽陽,列草兮成行。
余悲兮蘭生,委積兮從橫。
江離兮遺捐,辛夷兮擠臧。
伊思兮往古,亦多兮遭殃。
伍胥兮浮江,屈子兮沉湘。
運餘兮念茲,心內兮懷傷。
望淮兮沛沛,濱流兮則逝。
榜舫兮下流,東注兮□□。
蛟龍兮導引,文魚兮上瀨。
抽蒲兮陳坐,援芙蕖兮為蓋。
水躍兮餘旌,繼以兮微蔡。
雲旗兮電騖,鯈忽兮容裔。
河伯兮開門,迎余兮歡欣。
顧念兮舊都,懷恨兮艱難。
竊哀兮浮萍,泛淫兮無根。



蓄英

秋風兮蕭蕭,舒芳兮振條。
微霜兮眇眇,病殀兮鳴蜩。
玄鳥兮辭歸,飛翔兮靈丘。
望溪谷兮滃郁,熊羆兮呴嗥。
唐虞兮不存,何故兮久留?
臨淵兮汪洋,顧林兮忽荒。
修餘兮□衣,騎霓兮南上。
□雲兮回回,亹亹兮自強。
將息兮蘭皋,失志兮悠悠。
蒶蘊兮黴鯬,思君兮無聊。
身去兮意存,愴恨兮懷愁。



思忠

登九靈兮遊神,靜女歌兮微晨。
悲皇丘兮積葛,眾體錯兮交紛。
貞枝抑兮枯槁,枉車登兮慶雲。
感余志兮慘栗,心愴愴兮自憐。
駕玄螭兮北征,向吾路兮蔥嶺。
連五宿兮建旄,揚氛氣兮為旌。
曆廣漠兮馳騖,覽中國兮冥冥。
玄武步兮水母,與吾期兮南榮。
登華蓋兮乘陽,聊逍遙兮播光。
抽庫婁兮酌醴,援瓟瓜兮接糧。
畢休息兮遠逝,發玉軔兮西行。
惟時俗兮疾正,弗可久兮此方。
寤辟摽兮永思,心怫鬱兮內傷。



陶壅

覽杳杳兮世惟,余惆悵兮何歸。
傷時俗兮溷亂,將奮翼兮高飛。
駕八龍兮連蜷,建虹旌兮威夷。
觀中宇兮浩浩,紛翼翼兮上躋。
浮溺水兮舒光,淹低佪兮京□。
屯余車兮索友,睹皇公兮問師。
道莫貴兮歸真,羨餘術兮可夷。
吾乃逝兮南娭,道幽路兮九疑。
越炎火兮萬里,過萬首兮嶷嶷。
濟江海兮蟬蛻,絕北梁兮永辭。
浮雲鬱兮晝昏,霾土忽兮塺塺。
息陽城兮廣夏,衰色罔兮中怠。
意曉陽兮燎寤,乃自軫兮在茲。
思堯、舜兮襲興,幸咎繇兮獲謀。
悲九州兮靡君,撫軾歎兮作詩。



株昭

悲哉於嗟兮,心內切磋。
款冬而生兮,凋彼葉柯。
瓦礫進寶兮,捐棄隨和。
鉛刀厲禦兮,頓棄太阿。
驥垂兩耳兮,中□蹉跎。
蹇驢服駕兮,無用日多。
修潔處幽兮,貴寵沙劘。
鳳皇不翔兮,鶉鴳飛揚。
乘虹驂蜺兮,載雲變化。
鷦□景開路兮,後屬青蛇。
步驟桂林兮,超驤卷阿。
丘陵翔□兮,溪穀悲歌。
神章靈篇兮,赴曲相和。
餘私娛茲兮,孰哉複加加。
還顧世俗兮,壞敗罔羅。
卷佩將逝兮,涕流滂□。
亂曰
皇門開兮照下土,
株穢除兮蘭芷睹。
四佞放兮後得禹,
聖舜攝兮昭堯緒,
孰能若兮願為輔?


洞簫賦

 

 

原夫簫幹之所生兮,於江南之丘墟。洞條暢而罕節兮,標敷紛以扶疏。徒觀其旁山側兮,則嶇嶔巋崎,倚巇迤,誠可悲乎其不安也。彌望儻莽,聯延曠蕩,又足樂乎其敞閑也。托身軀於後土兮,經萬載而不遷。吸至精之滋熙兮,稟蒼色之潤堅。感陰陽之變化兮,附性命乎皇天。翔風蕭蕭而徑其末兮,回江流川而溉其山。揚素波而揮連珠兮,聲礚礚而澍淵。

  朝露清冷而隕其側兮,玉液浸潤而承其根。孤雌寡鶴,娛優乎其下兮,春禽群嬉,翱翔乎其顛。秋蜩不食,抱樸而長吟兮,玄猿悲嘯,搜索乎其間。處幽隱而奧庰兮,密漠泊以猭。惟詳察其素體兮,宜清靜而弗喧。幸得諡為洞簫兮,蒙聖主之渥恩。可謂惠而不費兮,因天性之自然。

  於是般匠施巧,夔妃准法。帶以象牙,其會合。鎪鏤媗x,絳唇錯雜;鄰菌繚糾,羅鱗捷獵;膠致理比,挹抐擫。於是乃使夫性昧之宕冥,生不睹天地之體勢,闇于白黑之貌形;憤伊鬱而酷,湣眸子之喪精;寡所舒其思慮兮,專發憤乎音聲。

  故吻吮值夫宮商兮,和紛離其匹溢。形旖旎以順吹兮,瞋以紆鬱。氣旁迕以飛射兮,馳散渙以逫律。趣從容其勿述兮,騖合遝以詭譎。或渾沌而潺湲兮,獵若枚折;或漫衍而絡繹兮,沛焉競溢。惏栗密率,掩以絕滅,霵曄踕,跳然複出。

  若乃徐聽其曲度兮,廉察其賦歌。啾咇而將吟兮,行鍖銋以和囉。風鴻洞而不絕兮,優嬈嬈以婆娑。翩綿連以牢落兮,漂乍棄而為他。要複遮其蹊徑兮,與謳謠乎相和。

  故聽其巨音,則周流汜濫,並包吐含,若慈父之畜子也。其妙聲,則清靜厭瘱,順敘卑達,若孝子之事父也。科條譬類,誠應義理,澎濞慷慨,一何壯士,優柔溫潤,又似君子。

  故其武聲,則若雷霆輘輷,佚豫以沸。其仁聲,則若颽風紛披,容與而施惠。或雜遝以聚斂兮,或拔摋以奮棄。悲愴怳以惻惐兮,時恬淡以綏肆。被淋灑其靡靡兮,時橫潰以陽遂。哀悁悁之可懷兮,良醰醰而有味。

  故貪饕者聽之而廉隅兮,狼戾者聞之而不懟。剛毅強暴反仁恩兮,嘽唌逸豫戒其失。鍾期、牙、曠悵然而愕兮,杞梁之妻不能為其氣。師襄、嚴春不敢竄其巧兮,浸淫、叔子遠其類。嚚、頑、朱、均惕複惠兮,桀、蹠、鬻、博儡以頓悴。吹參差而入道德兮,故永禦而可貴。時奏狡弄,則彷徨翱翔,或留而不行,或行而不留。愺恅瀾漫,亡耦失疇,薄索合遝,罔象相求。

  故知音者樂而悲之,不知音者怪而偉之。故聞其悲聲,則莫不愴然累欷,撇涕抆淚;其奏歡娛,則莫不憚漫衍凱,阿那腲腇者已。是以蟋蟀蠖,蚑行喘息;螻蟻蝘蜒,蠅蠅栩栩。遷延徙迤,魚瞰鳥睨,垂喙轉,瞪瞢忘食,況感陰陽之和,而化風俗之倫哉!

  亂曰:狀若捷武,超騰逾曳,迅漂巧兮。又似流波,泡溲泛,趨巇道兮。哮呷喚,躋躓連絕,淈殄沌兮。攪搜捎,逍遙踴躍,若壞頹兮。優遊流離,躊躇稽詣,亦足耽兮。頹唐遂往,長辭遠逝,漂不還兮。賴蒙聖化,從容中道,樂不淫兮。條暢洞達,中節操兮。終詩卒曲,尚餘音兮。吟氣遺響,聯綿漂撇,生微風兮。連延絡繹,變無窮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