應璩全集

 

百一詩



下流不可處。君子慎厥初。名高不宿著。易用受侵誣。前者隳官去。有人適我閭。田家無所有。酌醴焚枯魚。問我何功德。三入承明廬。所占於此土。是謂仁智居。文章不經國。筐篋無尺書。用等稱才學。往往見歎譽。避席跪自陳。賤子實空虛。宋人遇周客。慚媿靡所如。

 



年命在桑榆。東嶽與我期。長短有常會。遲速不得辭。鬥酒當為樂。無為待來茲。室廣致凝陰。台高來積陽。奈何季世人。侈靡在宮牆。飾巧無窮極。土木被朱光。徵求傾四海。雅意猶未康。

 



子弟可不慎。慎在選師友。師友必良德。中才可進誘。




細微可不慎。堤潰自蟻穴。腠理早從事。安複勞針石。哲人覩未形。愚夫闇明白。曲突不見賓。燋爛為上客。思願獻良規。江海倘不逆。狂言雖寡善。猶有如雞蹠。雞蹠食不已。齊王為肥澤。




散騎常師友。朝夕進規獻。侍中主喉舌。萬機無不亂。尚書統庶事。官人乘法憲。彤管珥納言。貂璫表武弁。出入承明廬。車服一何煥。三寺齊榮秩。百僚所瞻願。




少壯面目澤。長大色醜麄。醜麄人所惡。拔白自洗蘇。平生髮完全。變化似浮屠。醉酒巾幘落。禿頂赤如壺。




古有行道人。陌上見三叟。年各百餘歲。相與鋤禾莠。住車問三叟。何以得此壽。上叟前致辭。室內嫗貌醜。中叟前置辭。量腹節所受。下叟前致辭。夜臥不覆首。要哉三叟言。所以能長久。




漢末桓帝時。郎有馬子侯。自謂識音律。請客鳴笙竽。為作陌上桑。反言鳳將雛。左右偽稱善。亦複自搖頭。




百郡立中正。九州置都士。州閭與郡縣。希疏如馬齒。生不相識面。何緣別義理。




十室稱忠信。觀過必黨堙C


十一

平生居□郭。甯丁憂貧賤。出門見富貴。□□□□□。灶下炊牛矢。甑中裝豆飯。

 

十二

野田何紛紛。城郭何落落。埋葬嫁娶家。皆是商旅客。喪側食不飽。酒肉紛狼籍。

 

十三

大魏承衰弊。複欲密其羅。蚍蜉猶見得。何雲鰍與蝦。狴犴既已備。歘複置黃沙。

 

十四

人才不能備。各有偏短長。稽可小人中。便辟必知芒。

 

十五

茫茫九州內。莫作帝者民。民有忠信行。莫非帝者臣。

 

十六

太官有餘廚。大小無不賣。豈徒脯與糗。醯醢及塩豉。

 

十七

洛水禁罾罟。魚鱉不為殖。空令自相啖。吏民不得食。

 

十八

豐隆賜美味。受嚼方呥呥。鹿鳴吐野華。獨食有何甘。

 

十九

茍欲娛耳目。快心樂腹腸。我躬不悅歡。安能慮死亡。

 

二十

槥車在道路。征夫不得休。

 

二十一

有酒流如川。有肉積如岑。

 

二十二

革帶繩為續。履舄穿無底。

 

二十三

山風寒折骨。目面盡生瘡。

 

二十四

溝瀆皆決溢。

 

二十五

小兒撫塵。

 

雜詩

秋日苦促短。遙夜邈綿綿。貧士感此時。慷慨不能眠。

 

雜詩

貧子語窮兒。無錢可把撮。耕自不得粟。采彼北山葛。簞瓢琱擐b。無用相呵喝。

 

詩八首



司隸鷹揚吏。爪牙徒擢空。折翅躍毛距。宛鵛還入籠。世人指為武。誰複勵嚴冬。

 



京師何繽紛。車馬相奔起。借問乃爾為。將欲要其仕。孝廉經述通。誰能應此舉。

 



放戈釋甲胄。乘軒入紫微。從容侍帷幄。光輔日月輝。

 



丈夫要雄戟。更來宿紫庭。今者宅四海。誰複有不幷。

 



郡國貪慕將。馳騁習弓戟。雖妙未更事。難用應卒迫。

 



治化貴簡易。法令不欲多。

 



城狐不可掘。社鼠不可熏。

 



不悮牽朱絲。三署來相尋。

 



酌彼春酒。上得供養親老。下得溫飽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