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真詩 

    微月透簾櫳,瑩光渡碧空,遙天初飄渺,低樹漸忽朧,

    龍過吹庭竹,鶯歌拂井桐,羅綃垂薄霧,環佩響輕風,

    絳節隨金母,雲心捧玉鐘,更深人悄悄,晨會雨濛濛,

    珠瑩光文履,花明隱繡龍,瑤釵行彩鳳,羅帔掩丹紅,

    言自瑤華蒲,將朝碧玉宮,因游洛城北,偶向宋家東,

    戲調初微拒,柔情已暗通,低鬟蟬影動,回步玉塵蒙,

    轉面流白雪,登床抱綠絲,鴛鴦交頸舞,翡翠合歡籠,

    眉黛羞偏聚,唇朱暖更融,氣清蘭蕊馥,膚潤玉肌丰,

    無力慵移腕,多嬌愛歛躬,汗流珠點點,髮亂綠蔥蔥。

    方喜千年會,俄聞五夜窮,流漣時有限,繾綣意難終,

    慢臉含愁態,芳詞誓訴衷,贈環明遠合,留結表心同,

    啼粉流宵鏡,殘燈遠暗蟲,華光猶苒苒,旭日漸曈曈,

    乘鷺還歸路,吹簫亦上蒿,衣香猶染麝,枕膩尚殘紅,

    幕幕臨塘草,飄飄思緒蓬,素琴鳴怨鶴,清漢望歸鴻,

    海闊城難渡,山高不易沖,行雲無處所,蕭史在樓中。

 

思歸樂

  山中思歸樂,盡作思歸鳴。爾是此山鳥,安得失鄉名。
  應緣此山路,自古離人征。陰愁感和氣,俾爾從此生。
  我雖失鄉去,我無失鄉情。慘舒在方寸,寵辱將何驚。
  浮生居大坱,尋丈可寄形。身安即形樂,豈獨樂咸京。
  命者道之本,死者天之平。安問遠與近,何言殤與彭。
  君看趙工部,八十支體輕。交州二十載,一到長安城。
  長安不須臾,復作交州行。交州又累忘,移鎮廣與荆。
  歸朝新天子,濟濟為上卿。肌膚無瘴色,欠食康且寧。
  長安一昼夜,死者如隕星。喪車四門出,何關炎瘴縈。
  況我三十二,百年未半程。江陵道涂近,楚俗雲水清。
  遐想玉泉寺,久聞峴山亭。此去盡綿歷,豈無心赏並。
  紅餐日充腹,碧澗朝析酲。開門待賓客,寄書安弟兄。
  閑窮四聲韻,悶閱九部經。身外皆委順,眼前隨所營。
  此意久已定,誰能求苟榮。所以官甚小,不畏權勢傾。
  傾心豈不易,巧詐神之刑。萬物有本性,況復人性靈。
  金埋無土色,玉墜無瓦耳。劍折有寸利,鏡破有片明。
  我可俘為囚,我可刃為兵。我心終不死,金石貫以誠。
  此誠患不至,誠至道亦亨。微哉滿山鳥,叫噪何足聽。

 

春鳩

  春鳩與百舌,音響詎同年。如何一時語,俱得春風憐。
  猶知化工意,當春不生蝉。免教漭s噪,沸渭桃花前。

 

春蟬

  我自東歸日,厭苦春鳩聲。作詩憐化工,不遣春蝉生。
  及来商山道,山深氣不平。春秋兩相似,蟲豸百種鳴。
  風松不成韻,蜩螗沸如羹。豈無朝陽鳳,羞與微物爭。
  安得天上雨,奔渾河海傾。蕩滌反時氣,然後好晴明。

 

兔絲
  人生莫依倚,依倚事不成。君看兔絲蔓,依倚榛與荊。
  荊榛易蒙密,百鳥撩亂鳴。下有狐兔穴,奔走亦縱横。
  樵童斫將去,柔蔓與之並。翳薈生可恥,束縛死無名。
  桂樹月中出,珊瑚石上生。俊鶻度海食,應龍升天行。
  靈物本特達,不復相纏縈。纏縈竟何者,荊棘與飛茎。

 

古社

  古社基址在,人散社不神。惟有空心樹,妖狐藏魅人。
  狐惑意顛倒,臊腥不復聞。丘墳變城郭,花草仍荊榛。
  良田千万頃,占作天荒田。主人議芟斫,怪見不敢前。
  那言空山燒,夜隨風馬奔。飛聲鼓鼙震,高焰旗帜翻。
  逡巡荊棘盡,狐兔無子孫。狐死魅人滅,煙消壇墠存。
  繞壇舊田地,給授有等倫。農收村落盛,社樹新團圓。
  社公千萬歲,永保村中民。

 

松樹
  華山高幢幢,上有高高松。株株遥各各,葉葉相重重。
  槐樹夾道植,枝葉俱冥蒙。既無貞直干,復有罥挂蟲。
  何不種松樹,使之摇清風。秦時已曾種,憔悴種不供。
  可憐孤松意,不與槐樹同。閑在高山頂,樛盤 ?與龍。
  屈為大廈棟,庇蔭侯與公。不肯作行伍,俱在塵土中。

 

芳樹

  芳樹已寥落,孤英尤可嘉。可憐團團葉,蓋覆深深花。
  游蜂竟鉆刺,斗雀亦紛拏。天生細碎物,不愛好光華。
  非無歼殄法,念爾有生涯。春雷一聲發,驚燕亦驚蛇。
  清池養神蔡,已復長蝦蟆。雨露貴平施,吾其春草芽。

 

桐花

  朧月上山館,紫桐垂好陰。可惜暗澹色,無人知此心。
  舜没蒼梧野,鳳歸丹穴岑。遺落在人世,光華那复深。
  年年怨春意,不競桃杏林。唯沾清明後,牡丹還復侵。
  況此空館閑,云誰恣幽尋。徒煩鳥噪集,不語山嶔岑。
  滿院青苔地,一樹蓮花簪。自開還自落,暗芳終暗沈。
  爾生不得所,我願裁為琴。安置君王側,調和元首音。
  安問宮徵角,先辨雅鄭淫。宫弦春以君,君若春日臨。
  商弦廉以臣,臣作旱天霖。人安角聲暢,人困斗不任。
  羽以類萬物,祆物神不歆。徵以節百事,奉事罔不欽。
  五者苟不亂,天命乃可忱。君若問孝理,彈作梁山吟。
  君若事宗廟,拊以和球琳。君若不好諫,願獻觸疏箴。
  君若不罷獵,請聽荒于禽。君若侈台殿,雍門可沾襟。
  君若傲賢 ?,鹿鳴有食芩。君聞祈招什,車馬勿駸駸。
  君若欲敗度,中有式如金。君聞薰風操,志氣在愔愔。
  中有阜财語,勿受来獻賝。北里當絕聽,禍莫大于淫。
  南風苟不竟,無往遺之擒。奸聲不入耳,巧言寧孔壬。
  梟音亦雲革,安得沴與祲。天子既穆穆,群材亦森森。
  劍士還農野,絲人歸織紝。丹鳳巢阿閣,文魚游碧潯。
  和氣浹寰海,易若溉蹄涔。改張乃可鼓,此語無古今。
  非琴獨能爾,事有諭因針。感爾桐花意,閑怨杳難禁。
  待我持斤斧,置君為大琛。

 

雉媒

  雙雉在野時,可憐同嗜欲。毛衣前後成,一種文章足。
  一雉獨先飛,沖開芳草綠。網羅幽草中,暗被潛羈束。
  剪刀摧六翮,絲線縫雙目。啖養能幾時,依然已馴熟。
  都無舊性靈,返與他心腹。置在芳草中,翻令誘同族。
  前時相失者,思君意彌篤。朝朝舊處飛,往往巢邊哭。
  今朝樹上啼,哀音斷還續。遠見爾文章,知君草中伏。
  和鳴忽相召,鼓翅遥相矚。畏我未肯来,又啄翳前粟。
  欽翮遠投君,飛馳勢奔蹙。罥挂在君前,向君聲促促。
  信君決無疑,不道君相覆。自恨飛太高,疏羅偶然觸。
  看看架上鷹,擬食無罪肉。君意定何如,依舊雕籠宿。

 

箭鏃

  箭鏃本求利,淬礪良甚難。礪將何所用,礪以射凶残。
  不礪射不入,不射人不安。為盗即當射,寧問私與官。
  夜射官中盗,中之血闌杆。带箭君前訴,君王悄不歡。
  頃曾為盗者,百箭中心擷。竟將兒女淚,滴瀝助辛酸。
  君王責良帥,此禍誰為端。帥言發硎罪,不使刃稍刓.
  君王不忍殺,逐之如迸丸。仍令後来箭,盡可頭團團。
  發硎去雖遠,礪鏃心不闌。會射蛟螭盡,舟行無惡瀾。

 

賽神

  村落事妖神,林木大如村。事来三十載,巫觋傳子孫。
  村中四時祭,殺盡雞與豚。主人不堪命,積燎曾欲燔。
  旋風天地轉,急雨江河翻。采薪持斧者,棄斧縱横奔。
  山深多掩映,僅免鯨觬吞。主人集鄰里,各各持酒樽。
  庙中再三拜,願得禾稼存。去年大巫死,小觋又妖言。
  邑中神明宰,有意效西門。焚除計未決,伺者迭乘軒。
  廟深荊棘厚,但見狐兔蹲。巫言小神變,可驗牛馬蕃。
  邑吏齊進說,幸勿禍鄉原。逾年計不定,縣聽良亦煩。
  涉夏祭時至,因令修四垣。憂虞神憤恨,玉帛意彌敦。
  我来神廟下,簫鼓正喧喧。因言遣妖術,滅絕由本根。
  主人中罷舞,許我重疊論。蜉蝣生濕處,鴟鴞集黃昏。
  主人邪心起,氣焰日夜繁。狐狸得蹊径,潛穴主人園。
  腥臊襲左右,然後托丘樊。歲深樹成就,曲直可輪轅。
  幽妖盡依倚,萬怪之所屯。主人一心好,四面無籬藩。
  命樵執斤斧,怪木寧遽髡。主人且傾聽,再為諭清渾。
  阿膠在末派,罔象游上源。靈葯逡巡盡,黑波朝夕噴。
  神龍厭流濁,先伐鼍與鼋。鼋鼍在龍穴,妖氣常郁溫。
  主人惡淫祀,先去邪與惛。惛邪中人意,蛊禍蝕精魂。
  德勝妖不作,勢強威亦尊。計窮然後賽,後賽復何恩。

 

大嘴鳥

  陽鳥有二類,嘴白者名慈。求食哺慈母,因以此名之。
  飲啄頗廉儉,音響亦柔雌。百巢同一樹,栖宿不復疑。
  得食先反哺,一身常苦羸。緣知五常性,翻被眾禽欺。
  其一嘴大者,攫搏性貪痴。有力強如鶻,有爪利如錐。
  音聲甚 ? ?, ?通妖怪詞。受日餘光庇,終天無死期。
  翱翔富人屋,栖息屋前枝。巫言此鳥至,財產日豐宜。
  主人一心惑,誘引不知疲。轉見鳥来集,自言家轉孳。
  白鶴門外養,花鷹架上維。專聽鳥喜怒,信受若神龜。
  舉家同此意,弹射不復施。往往清池側, 卻令鵷鷺隨。
  群鳥飽粱肉,毛羽色澤滋。遠近恣所往,貪殘無不為。
  巢禽攫雏卵,廄馬啄瘡痍。渗濿脂膏盡,鳳凰那得知。
  主人一朝病,爭向屋檐窺。呦鷕呼群鵩,翩翻集怪鴟。
  主人偏養者,嘯聚最奔馳。夜半仍驚噪,鵂鶹逐老狸。
  主人病心怯,燈火夜深移。左右雖無語,奄然皆淚垂。
  平明天出日,陰魅走參差。鳥来屋檐上,又惑主人兒。
  兒即富家業,玩好方爱奇。占募能言鳥,置者許高赀。
  隴樹巢鸚鵡,言語好光儀。美人傾心獻,雕籠身自持。
  求者臨軒坐,置在白玉墀。先問鳥中苦,便言鳥若斯。
  眾鳥齊搏鑠,翠羽幾離披。遠擲千餘里,美人情亦衰。
  舉家懲此患,事鳥逾昔時。向言池上鷺,啄肉寢其皮。
  夜漏天終曉,陰雲風定吹。況爾鳥何者,數極不知危。
  會結彌天網,盡取一無遺。常令阿閣上,宛宛宿長離。

 

分水嶺

  崔嵬分水嶺,高下與雲平。上有分流水,東西隨勢傾。
  朝同一源出,暮隔千里情。風雨各自異,波瀾相背驚。
  勢高竟奔注,勢曲已回縈。偶值當途石,蹙縮又縱横。
  有時遭孔穴,變作鳴咽聲。褊淺無所用,奔波奚所營。
  團團井中水,不復東西征。上應美人意,中涵孤月明。
  旋風四面起,並深波不生。堅冰一時合,井深凍不成。
  終年汲引絕,不耗復不盈。五月金石鑠,既寒亦既清。
  易時不易性,改邑不改名。定如拱北極,瑩若繞玉英。
  君門客如水,日夜隨勢行。君看守心者,井水為君盟。

 

四皓廟

  巢由昔避世,堯舜不得臣。伊呂雖急病,湯武乃可君。
  四賢胡为者,千載名氛氲。顯晦有遺跡,前後疑不倫。
  秦政虐天下,黷武窮生民。諸侯戰必死,壯士眉亦颦。
  張良韓孺子,椎碎屬車輪。遂令英雄意,日夜思報秦。
  先生相將去,不復嬰世塵。云卷在孤岫,龍潛為小鱗。
  秦王轉無道,諫者鼎鑊親。茅焦脱衣諫,先生無一言。
  趙高殺二世,先生如不聞。劉項取天下,先生游白雲。
  海内八年戰,先生全一身。漢業日已定,先生名亦振。
  不得為濟世,宜哉為隱滄。如何一朝起,屈作儲貳賓。
  安存孝惠帝,摧悴戚夫人。舍大以謀細, ?盤而蠖伸。
  惠帝竟不嗣,呂氏禍有因。雖懷安劉志,未若周與陳。
  皆落子房術,先生道何屯。出處貴明白,故吾今有云。

 

青雲驛

  岧嶢青雲嶺,下有千仞谿。裴回不可上,人倦馬亦嘶。
  願登青雲路,若望丹霞梯。謂言青云驛,繡戶芙蓉閨。
  謂言青雲騎,玉勒黃金蹄。謂言青云具,瑚璉杂象犀。
  謂言青雲吏,的的顏如珪。憶此青云望,安能復久稽。
  攀援信不易,風雨正凄凄。已怪杜鵑鳥,先来山下啼。
  才及青雲驛,忽遇蓬蒿妻。延我開蓽戶,鑿竇宛如圭。
  逡巡吏来謁,頭白顏色黧。饋食頻叫噪,假器仍乞醯。
  向時延我者,共舍藿與藜。乘我牂牁馬,蒙茸大如羝。
  悔為青雲意,此意良噬臍。昔游蜀門下,有驛名青泥。
  聞名意慘愴,若墜牢與狴。雲泥異所稱,人物一以齊。
  復聞閶闔上,下視日月低。銀城蕊珠殿,玉版金字题。
  大帝直南北,群仙侍東西。龍虎儼隊仗,雷霆 ?鼓鼙。
  元君理庭内,左右桃花蹊。丹霞爛成綺,景云輕若綈。
  天池光艷艷,瑤草綠萋萋。眾真千萬輩,柔顏盡如荑。
  手持鳳尾扇,頭戴翠羽笄。云韶互鏗戛,霞服相提攜。
  雙雙發皓齒,各各揚輕 ?。天祚樂未極,溟波浩無堤。
  穢賤靈所惡,安肯問黔黎。桑田變成海,宇縣烹為齑。
  虚皇不願見,云霧重重翳。大帝安可夢,閶闔何由躋。
  靈物可見者,願以諭端倪。虫蛇吐雲氣,妖氛變虹霓。
  获麟書諸册,豢龍醢為臡。鳳凰占梧桐,叢雜百鳥栖。
  野鶴啄腥蟲,貪饕不如雞。山鹿藏窟穴,虎豹吞其麛。
  靈物比靈境,冠履寧甚睽。道勝即為樂,何慚居稗稊。
  金張好車馬,於陵親灌畦。在梁或在火,不變玉與鵜。
  上天勿行行, ?穴勿凄凄。吟此青雲諭,達觀終不迷。

 

陽城驛

  商有陽城驛,名同陽道州。陽公没已久,感我淚交流。
  昔公孝父母,行與曾閔儔。既孤善兄弟,兄弟和且柔。
  一夕不相見,若懷三歲憂。遂誓不婚娶,没齒同衾裯.
  妹夫死他縣,遺骨無人收。公令季弟往,公與仲弟留。
  相别竟不得,三人同遠游。共負他鄉骨,歸来藏故丘。
  栖遲居夏邑,邑人無苟偷。里中竟長短,来問劣與優。
  官刑一朝恥,公短終身羞。公亦不遺布,人自不盗牛。
  問公何能爾,忠信先自修。發言當道理,不顧黨與讎。
  聲香漸翕習,冠蓋若云浮。少者從公學,老者從公游。
  往来相告報,縣尹與公侯。名落公卿口,涌如波荐舟。
  天子得聞之,書下再三求。書中願一見,不異旱地

  何以持為聘,束帛藉琳球。何以持為御,駟馬駕安輈.
  公方伯夷操,事殷不事周。我實唐士庶,食唐之田疇。
  我聞天子憶,安敢專自由。来為諫大夫,朝夕侍冕旒。
  希夷惇薄俗,密勿獻良筹。神醫不言術,人瘼曾暗瘳。
  月請諫官俸,諸弟相對谋。皆曰親戚外,酒散目前愁。
  公云不有爾,安得此嘉猷。施餘盡酤酒,客来相Y酬。
  日旰不謀食,春深仍弊裘。人心良戚戚,我樂獨由由。
  貞元歲雲暮,朝有曲如鉤。風波勢奔蹙,日月光綢繆。
  齒牙屬為猾,禾黍暗生蟊。豈無司言者,肉食吞其喉。
  豈無司搏者,利柄扼其
。鼻復勢氣塞,不得辯薰莸。
  公虽未顯諫,惴惴如患瘤。飛章八九上,皆若珠暗投。
  炎炎日將枳,积燎無人抽。公乃帥其屬,決諫同報仇。
  延英殿門外,叩閣仍叩頭。且曰事不止,臣諫誓不休。
  上知不可遏,命以美語酬。降官司成署,俾之為贅疣。
  奸心不快活,擊刺礪戈矛。終為道州去,天道竟悠悠。
  遂令不言者,反以言為訧。喉舌坐成木,鷹鸇化為鳩。
  避權如避虎,冠豸如冠猴。平生附我者,詩人稱好逑。
  私来一執手,恐若墜諸泃。送我不出戶,決我不回眸。
  唯有太學生,各具烺與 ?。咸言公去矣,我亦去荒陬。
  公與諸生别,步步駐行騶。有生不可訣,行行過閔甌。
  為師得如此,得為賢者不。道州聞公来,鼓舞歌且謳。
  昔公居夏邑,狎人如狎鷗。況自為刺史,豈復援鼓桴。
  滋章一時罷,教化天下遒。炎瘴不得老,英華忽已秋。
  有鳥哭楊震,無兒悲鄧攸。唯馀門弟子,列樹松與楸。
  今来過此驛,若吊汨羅洲。祠曹諱羊祜,此驛何不侔。
  我願避公諱,名為避賢郵。此名有深意,蔽賢天所尤。
  吾聞玄元教,日月冥九幽。幽陰蔽翳者,永為幽翳囚。

 

苦雨

  江瘴氣候惡,庭空田地蕪。煩昏一日内,陰暗三四殊。
  巢燕污床席,蒼蠅點肌膚。不足生詬怒,但若寡歡娱。
  夜来稍清晏,放體階前呼。未飽風月思,已為蚊蚋圖。
  我受簪組身,我生天地爐。炎蒸安敢倦,虫豸何時無。
  凌晨坐堂廡,努力泥中趨。官家事不了,尤悔亦可虞。
  門外竹橋折,馬驚不敢逾。回頭命僮御,向我色踟蹰。
  自顧方濩落,安能相譆诛。隐忍心憤恨,翻為聲喣愉。
  逡巡崔嵬日,杲曜東南隅。已復雲蔽翳,不使及泥涂。
  良農盡蒲葦,厚地积潢污。三光不得照,万物何由蘇。
  安得飛廉車,磔裂雲將軀。又提精陽劍,蛟螭支節屠。
  陰沴皆電掃,幽妖亦雷驅。煌煌啟閶闔,軋軋掉乾樞。
  東西生日月,昼夜如轉珠。百川朝巨海,六龍蹋亨衢。
  此意倍寥廓,時来本須臾。今也泥鴻洞,鼋鼍真得途。

 

種竹

  昔公憐我直,比之秋竹竿。秋来苦相憶,種竹廳前看。
  失地顏色改,傷根枝葉殘。清風猶淅淅,高節空團團。
  鳴蝉聒暮景,跳蛙集幽闌。塵土復昼夜,梢雲良獨難。
  丹丘信雲遠,安得臨仙壇。瘴江冬草綠,何人驚歲寒。
  可憐亭亭干,一一青琅玕。孤鳳竟不至,坐傷時節闌。

 

和樂天贈樊著作

  君為著作詩,志激詞且溫。璨然光揚者,皆以義烈聞。
  千慮竟一失,冰玉不斷痕。謬予頑不肖,列在數子間。
  因君譏史氏,我亦能具陳。羲黃眇雲遠,載籍無遺文。
  煌煌二帝道,鋪設在典墳。堯心惟舜會,因著為話言。
  皋夔益稷禹,粗得無間然。緬然千載後,後聖曰孔宣。
  迥知皇王意,綴書為百篇。是時游夏輩,不敢措舌端。
  信哉作遺訓,职在聖與賢。如何至近古,史氏為閑官。
  但令識字者,竊弄刀筆權。由心書曲直,不使當世觀。
  貽之千萬代,疑言相並傳。人人異所見,各各私所遍。
  以是曰褒貶,不如都無焉。況乃丈夫志,用舍貴當年。
  顧予有微尚,愿以出處論。出非利吾已,其出貴道全。
  全道豈虚設,道全當及人。全則富與壽,亏則飢與寒。
  遂我一身逸,不如萬物安。解懸不澤手,拯溺無折旋。
  神哉伊尹心,可以冠古先。其次有獨善,善己不善民。
  天地為一物,死生為一源。合雜分萬變,忽若風中塵。
  抗哉巢由志,堯舜不可遷。舍此二者外,安用名為賓。
  持謝著書郎,愚不願有云。

 

和樂天感鶴

  我有所愛鶴,毛羽霜雪妍。秋霄一滴露,聲聞林外天。
  自隨衛侯去,遂入大夫軒。云貌久已隔,玉音無復傳。
  吟君感鶴操,不覺心惕然。無乃予所愛,誤為微物遷。
  因茲諭直質,未免柔細牽。君看孤松樹,左右蘿蔦纏。
  既可習為飽,亦可薰為荃。期君常善救,勿令終棄捐。

 

諭寶二首

  沉玉在弱泥,泥弱玉易沉。扶桑寒日薄,不照萬丈心。
  安得? 淵 ?,拔壑超鄧林。泥封泰山阯,水散旱天霖。
  洗此泥下玉,照耀台殿深。刻為傳國寶,神器人不侵。
  冰置白玉壺,始見清皎潔。珠穿殷紅縷,始見明洞徹。
  鏌? 無人淬,兩刃幽壤鐵。秦鏡無人拭,一片埋霧月。
  驥跼環堵中,骨附筋入節。
蟠尺澤内,魚貫蛙同穴。
  艅艎無巨海,浮浮矜瀎潏。棟梁無廣廈,顛倒臥霜雪。
  大鵬無長空,舉翮受羈紲。豫樟無厚地,危柢真卼臲.
  圭璧無卞和,甘與頑石列。舜禹無陶堯,名隨腐草滅。
  神功伏神物,神物神乃别。神人不世出,所以神功絕。
  神物豈徒然,用之乃施設。禹功九州理,舜德天下悦。
  璧充傳國璽,圭用祈太折。千尋豫樟干,九萬大鵬歇。
  棟梁庇生民,艅艎濟来哲。
腾旱天雨,驥騁流電掣。
  鏡懸奸膽露,劍拂妖蛇裂。珠玉照乘光,冰瑩環坐熱。
  此物比在泥,斯言為誰發。于今盡凡耳,不為君不說。

 

說劍

  吾友有寶劍,密之如密友。我實膠漆交,中堂共杯酒。
  酒酣肝e露,恨不眼前剖。高唱荆卿歌,亂擊相如擊。
  更擊復更唱,更酌亦更壽。白虹坐上飛,青蛇匣中吼。
  我聞音響異,疑是干將偶。為君再拜言,神物可見不。
  君言我所重,我自為君取。迎箧已焚香,近鞘先澤手。
  徐抽寸寸刃,漸屈彎彎肘。殺殺霜在鋒,團團月臨紐。
  逡巡? ? 躍,郁律驚左右。霆電滿室光,蛟龍繞身走。
  我為捧之泣,此劍别来久。鑄時近山破,藏在松桂朽。
  幽匣獄底埋,神人水心守。本是稽泥淬,果非雷焕有。
  我欲評劍功,願君良聽受。劍可剸犀兕,劍可切瓊玖。
  劍決天外雲,劍沖日中斗。劍隳妖蛇腹,劍拂佞臣首。
  太古初斷鰲,武王親擊纣。燕丹卷地圖,陳平綰花緩。
  曾被桂樹枝,寒光射林藪。曾經鑄農器,利用翦稂莠。
  神物終變化,復為龍牝牡。晉末武厙燒,脱然排戶牖。
  為欲掃群胡,散作彌天帚。自茲失所往,豪英共為詬。
  今復誰人鑄,挺然千載後。既非古風胡,無乃近鴉九。
  自我與君游,平生益自負。況擎寶劍出,重以雄心扣。
  此劍何太奇,此心何太厚。勸君慎所用,所用無或苟。
   ?將辟魑魅,勿但防妾婦。留斬泓下蛟,莫試街中狗。
  君今困泥滓,我亦坌塵垢。俗耳驚大言,逢人少開口。

 

書異

  孟冬初寒月,渚澤蒲尚青。飄蕭北風起,皓雪紛滿庭。
  行過冬至後,凍閉萬物零。奔渾馳暴雨,骤鼓轰雷霆。
  傳雲不終日,通宵曾莫停。瘴雲愁拂地,急溜疑注瓶。
  洶湧潢潦濁,噴薄鯨觬腥。跳趫井蛙喜,突兀水怪形。
  飛蚋奔不死,修蛇蛰再醒。應龍非時出,無乃歲不寧。
  吾聞陰陽戶,啟閉各有扃。後時無肅殺,廢職乃玄冥。
  座配五天帝,荐用百品珍。權為祝融奪,神其焉得靈。
  春秋雷電異,則必書諸經。仲冬雷雨苦,願省蒙蔽刑。

 

和樂天折劍頭

  聞君得折劍,一片雄心起。詎意鐵蛟龍, ?在延津水。
  風雲會一合,呼吸期萬里。雷震山岳碎,電斬鯨觬死。
  莫但寶劍頭,劍頭非此比。

 

松鶴

  渚宫本坳下,佛廟有台閣。台下三四松,低昂勢前 卻。
  是時晴景麗,松梢殘雪薄。日色相玲瓏,千雲映羅幕。
  逡巡九霄外,似振風中鐸。漸見尺帛光,孤飛唳空鶴。
  裴回耀霜雪,顧慕下寥廓。蹋動樛盤枝,龍蛇互跳躍。
  俯瞰九江水,旁瞻萬里壑。無心眄鳥鳶,有字悲城郭。
  清角已沉絕,虞韶亦冥寞。鶱翻勿重留,幸及鈞天作。

 

競渡

  吾觀競舟子,因測大竞源。天地昔將競,蓬勃昼夜昏。
  龍蛇相嗔薄,海岱俱崩奔。群動皆攪撓,化作流渾渾。
  數極斗心息,太和蒸混元。一氣忽為二,矗然畫乾坤。
  日月復照耀,春秋 ?寒溫。八荒坦以曠,萬物羅以繁。
  聖人中間立,理世了不煩。延綿復幾歲,逮及羲與軒。
  炎皇熾如炭,蚩尤扇其燔。有熊競心起,驅獸出林樊。
  一戰波委焰,再戰火燎原。戰訖天下定,號之為軒轅。
  自是豈無競,瑣細不復言。其次有龍競,競渡龍之門。
  龍門浚如瀉,淙射不可援。赤鱗化時至,唐突鰭鬣掀。
  乘風瞥然去,萬里黃河翻。接瞬電烻出,微吟霹靂喧。
  傍瞻曠宇宙,俯瞰卑昆侖。庶類咸在下,九霄行易捫。
  倏辭蛙龜穴,遽排天帝閽。回悲曝勰者,未免鯨觬吞。
  帝命澤諸夏,不棄蟲與昆。隨時布膏露,稱物施厚恩。
  草木沾我潤,豚魚望我蕃。向来同競輩,豈料由我存。
  壯哉龍亢渡,一競身獨尊。舍此皆蟻斗,競舟何足論。

 

寺院新竹

  寶地琉璃坼,紫苞琅玕踊。亭亭巧于削,一一大如拱。
  冰碧林外寒,峰峦眼前聳。槎枒矛戟合,屹仡龍蛇動。
  煙泛翠光流,歲餘霜彩重。風朝竽籁過,雨夜鬼神恐。
  佳色有鮮妍,修茎無擁腫。節高迷玉镞,箨綴疑花捧。
  詎必太山根,本自仙壇種。誰令植幽壤,復此依閑冗。
  居然霄漢姿,坐受藩籬壅。噪集倦鴟鳥,炎昏繁蠛蠓。
  未遭伶倫聽,非安子猶寵。威鳳来有時,虚心豈無奉。

 

酬别致用

  風行自委顺,云合非有期。神哉心相見,無眹安得離。
  我有懇憤志,三十無人知。修身不言命,謀道不擇時。
  達則濟億兆,窮亦濟毫厘。濟人無大小,誓不空濟私。
  研幾未淳熟,與世忽參差。意氣一為累,猜仍良已隨。
  昨来窜荊蠻,分與平生隳。那言返為遇,獲見心所奇。
  一見肺肝盡,坦然無滞疑。感念交契定,淚流如斷縻。
  此交定生死,非為論盛衰。此契宗會極,非謂同路歧。
  君今虎在柙,我亦鷹就羈。馴養保性命,安能備殊姿。
  玉色深不變,井水撓不移。相看各年少,未敢深自悲。

 

竹部

  竹部竹山近,歲伐竹山竹。伐竹歲亦深,深林隔深谷。
  朝朝冰雪行,夜夜豺狼宿。科首霜斷蓬,枯形燒餘木。
  一束十餘茎,千錢百餘束。得錢盈千百,得粟盈斗斛。
  歸来不買食,父子分半菽。持此欲何為,官家歲輸促。
  我来荊門掾,寓食公堂肉。豈惟遍妻孥,亦以及僮僕。
  分爾有限資,飽我無端腹。愧爾不復言,爾生何太蹙。

 

賽神
  楚俗不事事,巫風事妖神。事妖結妖社,不問疏與親。
  年年十月暮,珠稻欲垂新。家家不斂獲,賽妖無富貧。
  殺牛貰官酒,椎鼓集頑民。喧闐里閭隘,凶酗日夜頻。
  歲暮雪霜至,稻珠隨隴湮。吏来官税迫,求質倍稱緡。
  貧者日消鑠,富亦無倉囷。不謂事神苦,自言誠不真。
  岳陽賢刺史,念此為俗屯。未可一朝去,俾之為等倫。
  粗許存習俗,不得呼黨人。但許一日澤,不得月與旬。
  吾聞國僑理,三年名乃振。巫風燎原久,未必憐徙薪。
  我来歌此事,非獨歌政仁。此事四鄰有,亦欲聞四鄰。

 

競舟

  楚俗不愛力,費力為競舟。買舟俟一競,竟斂貧者賕。
  年年四五月,茧實麥小秋。積水堰堤壞,拔秧蒲稗稠。
  此時集丁壯,習競南畝頭。朝飲村社酒,暮椎鄰舍牛。
  祭船如祭祖,習競如習讎。連延數十日,作業不復憂。
  君侯饌良吉,會客陳膳羞。畫鷁四来合,大競長江流。
  建標明取舍,勝負死生求。一時歡呼罷,三月農事休。
  岳陽賢刺史,念此為俗疣。習俗難盡去,聊用去其尤。
  百船不留一,一競不滞留。自為里中戲,我亦不寓游。
  吾聞管仲教,沐樹懲堕游。近此淫競俗,得為良政不。
  我来歌此事,非獨歌此州。此事數州有,亦欲聞數州。

 

茅舍

  楚俗不理居,居人盡茅舍。茅苫竹梁棟,茅疏竹仍罅。
  邊緣堤岸斜,詰屈檐楹亞。籬落不蔽肩,街衢不容駕。
  南風五月盛,時雨不来下。竹蠹茅亦乾,迎風自焚灺。
  防虞集鄰里,巡警勞昼夜。遺燼一星然,連延禍相嫁。
  號呼憐谷帛,奔走伐桑柘。舊架已新焚,新茅又初架。
  前日洪州牧,念此常嗟訝。牧民未及久,郡邑紛如化。
  峻邸儼相望,飛甍遠相跨。旗亭紅粉泥,佛廟青鴛瓦。
  斯事才未終,斯人久云謝。有客自洪来,洪民至今藉。
  惜其心太亟,作役無容暇。台觀亦已多,工徒稍冤 ?。
  我欲他郡長,三時務耕稼。農收次邑居,先室後台榭。
  啟閉既及期,公私亦相借。度材無強略,庀役有定價。
  不使及僭差,粗得御寒夏。火至殊陳鄭,人安極嵩華。
  誰能繼此名,名流襲蘭麝。五至有前聞,斯言我非詐。

 

後湖

  荊有泥濘水,在荊之邑郛。郛前水在後,謂之為後湖。
  環湖十餘里,歲積潢與污。臭腐魚鱉死,不植菰與蒲。
  鄭公理三載,其理用喣愉。歲稔民四至,隘廛亦隘衢。
  公乃署其地,為民先矢謨。人人儻自為,我亦不庀徒。
  下里得聞之,各各相俞俞。提攜翁及孫,捧戴婦與姑。
  壯者負礫石,老亦捽茅芻。斤磨片片雪,椎隱連連珠。
  朝餐布庭落,夜宿完戶樞。鄰里近相告,新戚遠相呼。
  鬻者自為鬻,酤者自為酤。雞犬丰中市,人民岐下都。
  百年廢滞所,一旦奧浩區。我實司水土,得為官事無。
  人言賤事貴,貴直不貴諛。此實公所小,安用歌 ?襦。
  答云潭及廣,以至鄂與吳。萬里盡澤國,居人皆墊濡。
  富者不容蓋,貧者不庇軀。得不歌此事,以我為楷模。

 

八駿圖詩

  穆滿志空闊,將行九州野。神馭四来歸,天與八駿馬。
  龍種無凡性,龍行無暫舍。朝辭扶桑底,暮宿昆侖下。
  鼻息吼春雷,蹄聲裂寒瓦。尾掉滄波黑,汗染白云赭。
  華輈本修密,翠 ?尚妍冶。御者腕不移,乘者寐不假。
  車無輪扁斫,辔無王良把。雖有萬駿来,誰是敢騎者。

 

畫松

  張璪畫古松,往往得神骨。翠帚掃春風,枯龍戛寒月。
  流傳畫師輩,奇態盡埋没。纖枝無蕭洒,頑干空突兀。
  乃悟埃塵心,難狀煙霄質。我去淅陽山,深山看真物。

 

遣興十首

  始見梨花房,坐對梨花白。行看梨葉青,已復梨葉赤。
  嚴霜九月半,危蒂幾時客。況有高高原,秋風四来迫。
  莫厭夏日長,莫愁冬日短。欲識短復長,君看寒又暖。
  城中百萬家,冤哀染絲管。草没奉誠園,軒車昔曾滿。
  孤竹迸荒園,誤與蓬麻列。久擁蕭蕭風,空長高高節。
  嚴霜蕩群穢,蓬斷麻亦折。獨立轉亭亭,心期鳳凰别。
  艷艷翦紅英,團團削翠茎。托根在褊淺,因依泥滓生。
  中有合歡蕊,池枯難遽呈。涼宵露華重,低徊當月明。
  晚荷猶展卷,早蝉遽萧嘹。露葉行已重,況乃江風摇。
  炎夏火再伏,清商暗回?。寄言抱志士,日月東西跳。
  買馬買鋸牙,買犢買破車。養禽當養鶻,種樹先種花。
  人生負俊健,天意與光華。莫a蚯蚓辈,食泥近土涯。
  爱直莫爱夸,爱疾莫愛斜。愛謨莫愛詐,爱施莫愛奢。
  擇才不求備,任物不過涯。用人如用己,理國如理家。
   ? ?刀刃光,彎彎弓面張。入水斬犀兕,上山椎虎狼。
  里中無老少,唤作癫兒郎。一日風雲八,横行歸故鄉。
  團團規内星,未必明如月。托跡近北辰,周天無滄没。
  老人在南極,地遠光不發。見則壽聖明,愿照高高闕。
  河清諒嘉瑞,吾帝真聖人。時哉不我夢,此時為廢民。
  光陰本跳踯,功業勞苦辛。一到江陵郡,三年成去塵。

 

野節鞭

  神鞭鞭宇宙,玉鞭鞭馵驥。緊綛野節鞭,本用鞭贔 ?。
  使君鞭甚長,使君馬亦利。司馬並馬行,司馬馬憔悴。
  短鞭不可施,疾步無由致。使君駐馬言,願以長鞭遗。
  此遺不尋常,此鞭不容易。金堅無缴繞,玉滑無塵腻。
  青蛇坼生石,不刺山阿地。烏龜旋眼斑,不染江顏淚。
  長看雷雨痕,未忍駑駘試。持用换所持,無令等閑棄。
  答雲君何奇,贈我君所貴。我用亦不凡,終身保明義。
  誓以鞭奸頑,不以鞭蹇躓。指撝狡兔蹤,決撻怪龍睡。
  惜令寸寸折,節節不虚墜。因作换鞭詩,詩成謂同志。
  而我得聞之,笑君年少意。安用换長鞭,鞭長亦奚為。
  我有鞭尺餘,泥抛風雨漬。不擬閑贈行,唯將爛夸醉。
  春来信馬頭,款緩花前辔。願我遲似攣,饒君疾如翅。

 

旱災自咎,貽七縣宰同州時

  吾聞上帝心,降命明且仁。臣稹苟有罪,胡不災我身。
  胡為旱一州,禍此千萬人。一旱猶可忍,其旱亦已頻。
  腊雪不滿地,膏雨不降春。惻惻詔書下,半減麥與緡。
  半租豈不薄,尚竭力與筋。竭力不敢惮,慚戴天子恩。
  累累婦拜姑,呐呐翁語孫。禾黍日夜長,足得盈我囷。
  還填折粟税,酬償貰麥鄰。苟無公私责,飲水不為貧。
  歡言未盈口,旱氣已再振。六月天不雨,秋孟亦既旬。
  區區昧陋積,禱祝非不勤。日馳衰白顏,再拜泥甲鱗。
  歸来重思忖,愿告諸邑君。以彼天道遠,豈如人事親。
  團團囹圄中,無乃冤不申。擾擾食廪内,無乃奸有因。
  軋整輸送車,無乃使不倫。遥遥負擔卒,無乃役不均。
  今年無大麥,計與珠玉濱。村胥與里吏,無乃求取繁。
  符下斂錢急,值官因酒嗔。誅求與撻罰,無乃不逡巡。
  生小下里住,不曾州縣門。訴詞千萬恨,無乃不得聞。
  強豪富酒肉,窮獨無芻薪。俱由案牘吏,無乃移禍屯。
  官分市井戶,迭配水陸珍。未蒙所償直,無乃不敢言。
  有一于此事,安可尤蒼旻。借使漏刑憲,得不虞鬼神。
  自顧頑滞牧,坐貽災沴臻。上羞朝廷寄,下愧闆里民。
  豈無神明宰,為我同苦辛。共布慈惠語,慰此衢客塵。

 

蟲豸詩。巴蛇(三首)

  巴蛇千種毒,其最鼻褰蛇。掉舌翻紅焰,盤身蹙白花。
  噴人豎毛髮,飲浪沸泥沙。欲學叔敖瘗,其如多似麻。

  越嶺南濱海,武都西隱戎。雄黃假名石,鷣鳥遠難籠。
  詎有隳腸計,應無破腦功。巴山昼昏黑,妖雾毒濛濛。

  漢帝斬蛇劍,晉時繞上天。自茲繁巨蟒,往往壽千年。
  白昼遮長道,青溪蒸毒煙。戰龍蒼海外,平地血浮船。

 

蟲豸詩。蛒蜂(三首)

  巴蛇蟠窟穴,穴下有巢蜂。近樹禽垂翅,依原獸絕蹤。
  微遭斷手足,厚毒破心胸。昔甚招魂句,那知眼自逢。

  梨笑清都月,蜂游紫殿春。構脾分部伍,嚼蕊奉君親。
  翅羽頗同類,心神固異倫。安知人世里,不有噬人人。

  蘭蕙本同畹,蜂蛇亦雜居。害心俱毒螫,妖焰兩吹嘘。
  雷蛰吞噬止,枯焚巢穴除。可憐相濟惡,勿謂禍無餘。

 

蟲豸詩。蜘蛛(三首)

  蜘蛛天下足,巴蜀就中多。縫隙容長踦,虚空費横羅。
  縈纏傷竹柏,吞噬及虫蛾。為送佳人喜,珠櫳無奈何。

  網密將求食,絲斜誤著人。因依方紀緒,挂罥遂容身。
  截道蝉冠礙,漫天玉露頻。兒童憐小巧,漸欲及車輪。

  稚子憐圓臠,佳人祝喜絲。那知緣暗隙,忽被嚙柔肌。
  毒腠攻猶易,焚心療恐遲。看看長祆緒,和扁欲漣洏。

 

蟲豸詩。蟻子(三首)

  蟻子生無處,偏因濕處生。陰霪煩擾攘,拾粒苦嘤嚀。
  床上主人病,耳中虚藏鳴。雷霆翻不省,聞汝作牛聲。

  時術功雖細,年深禍亦成。攻穿漏江海,噆食困蛟鯨。
  敢惮榱? 蠹,深藏柱石傾。寄言持重者,微物莫全輕。

  攘攘終朝見,悠悠卒歲疑。詎能分牝牡,焉得有蝝蚳。
  徙市竟何意,生涯都幾時。巢由或逢我,應似我相期。

 

蟲豸詩。蟆子(三首)

  蟆子微於蚋,朝繁夜則無。毫端生羽翼,針喙噆肌膚。
  暗毒應難免,羸形日漸枯。將身遠相就,不敢恨非辜。

  晦景權藏毒,明時敢噬人。不勞生詬怒,只足助酸辛。
  隼
看無物,蛇軀庇有鳞。天方芻狗我,甘與爾相親。

  有口深堪異,趨時詎可量。誰令通鼻息,何故辨馨香。
  沉水來滄海,崇蘭泛露光。那能枉焚爇,爾眾我微茫。

 

串豸詩。浮塵子(三首)

  可嘆浮塵子,纖埃喻此微。寧論隔纱幌,開解透綿衣。
  有毒能成痏,無聲不見飛。病来雙眼暗,何計辨雰霏。

  乍可巢蚊睫,胡為附蟒鳞。已微于蠢蠢,仍害及仁人。
  動植皆分命,毫芒亦是身。哀哉此幽物,生死敵浮塵。

  但覺皮膚憯,安知瑣細来。因風吹薄雾,向日誤輕埃。
  暗嚙堪鎖骨,?飛有禍胎。然無防備處,留待雪霜摧。

 

蟲豸詩。虻(三首)

  陰深山有瘴,濕墊草多虻。眾噬錐刀毒,群飛風雨聲。
  汗粘瘡痏痛,日曝苦辛行。飽爾蛆残腹,安知天地情。

  千山溪沸石,六月火燒云。自顧生無類,那堪毒有群。
  搏牛皮若截,噬馬血成文。蹄角尚如此,肌膚安可云。

  辛螫終非久,炎涼本?興。秋風自天落,夏蘗與霜澄。
  一鏡開潭面,千鋒露石棱。氣平虫豸死,云路好攀登。

 

楚歌十首(江陵時作)

  楚人千萬戶,生死繫時君。當璧便為嗣,賢愚安可分。
  干戈長浩浩,篡亂亦紛紛。縱有明在下,區區何足云。

  陶虞事已遠,尼父獨將明。?穴龍無位,幽林蘭自生。
  楚王謀授邑,此意復中傾。未别子西語,縱来何所成。

  平王漸昏惑,無極轉承恩。子建猶相貳,伍奢安得存。
  生居宫雉閟,死葬騪園尊。豈料奔吴士,鞭尸郢市門。

  俱盈因鄧曼,罷獵為樊姬。盛德留金石,清風鑒薄帷。
  襄王忽妖夢,宋玉復淫辞。萬事捐宫館,空山云雨期。

  宜僚南市住,未省食人恩。臨難忽相感,解紛寧用言。
  何如晉夷甫,坐占紫微垣。看著五胡亂,清談空自尊。

  誰恃王深宠,誰為楚上卿。包胥心獨許,連夜哭秦兵。
  千乘徒虚爾,一夫安可輕。殷勤聘名士,莫但倚方城。

  梁業雄圖盡,遺孫世遠消。宣明徒有號,江漢不相朝。
  碑碣高臨路,松枝半作樵。唯餘開聖寺,猶學武皇妖。

  江陵南北道,長有遠人来。死别登舟去,生心上馬回。
  榮枯誠異日,今古盡同灰。巫峡朝云起,荆王安在哉。

  三峡連天水,奔波萬里来。風濤各自急,前後苦相推。
  倒入黃牛漩,驚沖?澦堆。古今流不盡,流去不曾回。

  八荒同日月,萬古共山川。生死既由命,興衰還付天。
  栖栖王粲赋,憤憤屈平篇。各自埋幽恨,江流終宛然。

 

襄陽道

  羊公名漸遠,唯有峴山碑。近日稱難繼,曹王任馬彝。
  椒蘭俱下世,城郭到今時。漢水清如玉,流来本為誰。

 

赋得魚登龍門

  魚貫終何益,龍門在苦登。有成當作雨,無用恥為鵬。
  激浪誠難溯,雄心亦自
。風云 潛會合,鬐鬣忽腾凌。
  泥滓辭河濁,煙霄見海澄。回瞻順流辈,誰敢望同升。

 

貞元歷

  象魏才頒歷,龍鏕已御天。猶看後元歷,新署永貞年。
  半歲光陰在,三朝禮數遷。無因書簡册,空得詠詩篇。

 

塞馬

  塞馬倦江渚,今朝神彩生。曉風寒獵獵,乍得草頭行。
  夷狄寢烽候,關河無戰聲。何由當陣面,從爾四蹄輕。

 

鹿角鎮

  去年湖水滿,此地覆行舟。萬怪吹高浪,千人死亂流。
  誰能問帝子,何事寵陽侯。漸恐鯨觬大,波濤及九州。

 

感事三首

  為國謀羊舌,從来不為身。此心長自保,終不學張陳。
  自笑心何劣,區區辨所冤。伯仁雖到死,終不向人言。
  富貴年皆長,風塵舊轉稀。白頭方見絕,遥為一沾衣。

 

题翰林東閣前小松

  檐礙修鳞亞,霜侵簇翠黃。唯餘入琴韻,終待舜弦張。

 

清都夜境

  夜久連觀静,斜月何晶熒。寥天如碧玉,歷歷綴華星。
  楼榭自陰映,云牖深冥冥。纖埃悄不起,玉砌寒光清。
  栖鶴露微影,枯松多怪形。南廂儼容衛,音響如可聆。
  啟聖發空洞,朝真趨廣庭。閑開蕊珠殿,暗閱金字經。
  屏無動方息,凝神心自靈。悠悠車馬上,浩思安得寧。

 

春晚寄楊十二,兼呈趙八

  蒙蒙竹樹深,簾牖多清陰。避日坐林影,餘花委芳襟。
  傾尊就殘酌,舒卷續微吟。空際颺高蝶,風中聆素琴。
  贊庭備幽趣,復對商山岑。獨此爱時景,曠懷云外心。
  蟔a戀嘉木,求友多好音。自無琅玕實,安得蓮花簪。
  寄之二君子,希見雙南金。

 

與楊十二、李三早入永壽寺看牡丹

  曉入白蓮宫,琉璃花界净。開敷多喻草,凌亂被幽径。
  壓砌錦地铺,當霞日輪映。蝶舞香暫飄,蜂牽蕊難正。
  籠處彩云合,露湛紅珠瑩。結葉影自交,摇風光不定。
  繁華有時節,安得保全盛。色見盡浮榮,希君了真性。

 

春餘遣興

  春去日漸遲,庭空草偏長。餘英間初實,雪絮縈蛛網。
  好鳥多息陰,新篁已成響。帘開斜照入,樹褭游絲上。
  絕跡念物閑,良時契心賞。单衣頗新綽,虚室復清敞。
  置酒奉親賓,樹萱自怡养。笑倚連枝花,恭扶瑞藤杖。
  步屟恣優游,望山多無象。云葉遥卷舒,風裾動蕭爽。
  簪纓固煩雜,江海徒浩蕩。野馬籠赤霄,無由負羈鞅。

 

憶雲之

  為魚實爱泉,食辛寧避蓼。人生既相合,不復論窕窕。
  滄海良有窮,白日非長皎。何事一人心,各在四方表。
  泛若逐水萍,居為附松蔦。流浪隨所之,縈纡牽所繞。
  百齡頗跼促,況復迷壽夭。芟髮君已衰,冠歲予非小。
  娱樂不及時,暮年壯心少。感此幽念綿,遂為長悄悄。
  中庭草木春,歷亂?相擾。奇樹花冥冥,竹竿鳳褭褭。
  幽芳被蘭径,安得寄天杪。萬里瀟湘魂,夜夜南枝鳥。

 

别李三

  階蓂附瑤砌,叢蘭偶芳藿。高位良有依,幽姿亦相托。
  鮑叔知我貧,烹葵不為薄。半面契始終,千金比然諾。
  人生繫時命,安得無苦樂。但感游子顏,又值餘英落。
  蒼蒼秦樹云,去去猴山鶴。日暮分手歸,楊花滿城郭。

 

秋夕遠懷

  旦夕天氣爽,風飄葉漸輕。星繁河漢白,露逼衾枕清。
  丹鳥月中滅,莎雞床下鳴。悠悠此懷抱,況復多遠情。

 

東西道

  天皇開四極,便有東西道。萬古閱行人,行人變人老。
  顧我倦行者,息陰何不早。少壯塵事多,那言壯年好。

 

分流水

  古時愁别淚,滴作分流水。日夜東西流,分流幾千里。
  通塞兩不見,波瀾各自起。與君相背飛,去去心如此。

 

西還

  悠悠洛陽夢,郁郁灞陵樹。落日正西歸,逢君又東去。

 

含風夕

  炎昏倦煩久,逮此含風夕。夏服稍輕清,秋堂已岑寂。
  載欣涼宇曠,復念佳辰掷。絡緯驚歲功,顧我何成績。
  青荧微月鉤,幽暉洞陰魄。水鏡涵玉輪,若見淵泉璧。
  參差簾牖重,次第籠虚白。樹影滿空床,螢光綴深壁。
  悵望牽牛星,復為經年隔。露網褭風珠,輕河泛遥碧。
  詎無深秋夜,感此乍流易。亦有遲暮年,壯年良自惜。
  循環切中腸,感念追往昔。接瞬無停陰,何言問陳積。
  馨香推蕙蘭,堅貞諭松柏。生物固有涯,安能比金石。
  況茲百齡内,擾擾紛眾役。日月東西馳,飛車無留跡。
  来者良未窮,去矣定奚適。委順在物為,營營復何益。

 

秋堂夕

  炎涼正回互,金火郁相乘。云雷時交構,川澤方蒸腾。
  清風一朝勝,白露忽已凝。草木凡氣盡,始見天地澄。
  況此秋堂夕,幽懷曠無朋。蕭條簾外雨,倏閃案前燈。
  書卷滿床席,蟏蛸懸復升。啼兒屢啞咽,倦僮時寢興。
  泛覽昏夜目,詠謠暢煩鷹。況吟獲麟章,欲罷久不能。
  堯舜事已遠,丘道安可勝。蜉蝣不信鶴,蜩鷃肯窺鵬。
  當年且不偶,没世何必稱。胡為揭聞見,褒貶貽爱憎。
  焉用汩其泥,豈在清如冰。非白又非黑,誰能點青蠅。
  處世苟無悶,佯狂道非弘。無言被人覺,予亦笑孫登。

 

酬樂天

  放鶴在深水,置魚在高枝。升沉或異勢,同謂非所宜。
  君為邑中吏,皎皎鸞鳳姿。顧我何為者,翻侍白玉墀。
  昔作芸香侶,三載不暫離。只得兩相望,不得長相隨。
  多君歲寒意,裁作秋興詩。上言風塵苦,下言時節移。
  官家事拘束,安得攜手期。愿為雲與雨,會合天之垂。

 

楊子華{三首

  楊畫遠于展,何言今在茲。依然古妝服,但感時節移。
  念君一朝意,遺我千載思。子亦幾時客,安能長苦悲。
  皓腕卷紅袖,錦?臂垥鶚。故人斷弦心,稚齒從禽樂。
  留年惜貴游,遗形寄丹雘。骨象或依稀,鉛華已寥落。
  似對古人民,無復昔城郭。子亦觀病身,色空俱寂寞。
  顛倒世人心,紛紛乏公是。真賞畫不成,畫賞真相似。
  丹青各所尚,工拙何足恃。求此妄中精,嗟哉子華子。

 

西州院

  自入西州院,唯見東川城。今夜城頭月,非暗又非明。
  文案床席滿,卷舒?罪名。慘凄且煩倦,棄之階下行。
  悵望天回轉,動摇萬里情。參辰次第出,牛女顛倒傾。
  況此風中柳,枝條千萬茎。到来籬下
,亦已長短生。
  感恰正多緒,鴉鴉相唤驚。牆上杜鵑鳥,又作思歸鳴。
  以彼撩亂思,吟為幽怨聲。吟罷終不寝,冬冬復鐺鐺。

 

台中鞫獄憶開元觀舊事呈損之兼贈周兄四十

  憶在開元館,食柏練玉顏。疏慵日高臥,自謂輕人寰。
  李生隔牆住,隔牆如隔山。怪我久不識,先来問驕頑。
  十過乃一往,遂成相往還。以我文章卷,文章甚斒斕。
  因言辛庾輩,亦願放羸孱。既回數子顧,展轉相連攀。
  驅令選科目,若在闠與闤。學隨塵土墜,漫數公卿關。
  唯恐壞情性,安能
謗訕。還招辛庾李,静處杯巡環。
  進取果由命,不由趨險艱。穿楊二三子,弓矢次第彎。
  推我亦上道,再聯朝士班。二月除御史,三月使巴蠻。
  蠻民詀諵訴,嚙指明痛?。憐蠻不解語,為發昏師奸。
  歸来五六月,旱色天地殷。分司别兄弟,各各淚潸潸。
  哀哉劇部職,唯數赃罪鍰。死款依稀取,斗辭方便刪。
  道心常自愧,柔髮難久黫。折支望車乘,支痛誰置患。
  奇哉乳臭兒,緋紫绷被間。渐大官漸貴,渐富心漸慳。
  鬧裝辔頭觼,静拭腰带斑。鷂子繡線? ,狗兒金油環。
  香湯洗驄馬,翠篾籠白鷴。月請公王封,冰受天子頒。
  開筵試歌舞,别宅寵妖嫻。坐臥摩綿褥,捧擁綟絲鬟。
  旦夕不相離,比翼若飛鸞。而我亦何苦,三十身已鳏。
  愁吟心骨顫,寒臥支體? 。居處雖幽静,尤悔少愉嬾。
  不如周道士,鳳嶺臨鐘彎。繞院松瑟瑟,通畦水潺潺。
  陽坡自尋蕨,村沼看漚菅。窮通兩未遂,營營真老閑。

 

韋氏館與周隱客、杜歸和泛舟

  天色低澹澹,池光漫油油。輕舟閑缴繞,不遠池上樓。
  時物欣外獎,真元隨内修。神恬津藏滿,氣委支節柔。
  眾處豈自棄,曠懷誰我儔。風車龍野馬,八荒安足游。
  開顏陸渾杜,握手靈都周。持君寶珠贈,頂戴頭上頭。

 

劉氏館集隱客、歸和、子元、及之、子蒙、晦之

  濕墊緣竹径,寥落攎岸冰。偶然沽市酒,不越四五升。
  詩客爱時景,道人話升腾。笑言各有趣,悠哉古孫登。

 

寄隱客

  我年三十二,鬢有八九絲。非無官次第,其如身早衰。
  今人夸貴富,肉食與妖姬。而我俱不樂,貴富亦何為。
  況逢多士朝,賢俊若布棋。班行次第立,朱紫相參差。
  謨猷密勿進,羽檄縱横馳。監察官甚小,發言無所裨。
  小官仍不了,譴奪亦已隨。時或不之棄,得不自棄之。
  陶君喜不遇,顧我復何疑。?書周隱士,白云今有期。

 

元和五年予官不了罰俸西歸三月六日…愴曩游因投五十

  小年閑爱春,認得春風意。未有花草時,先醲曉窗睡。
  霞朝澹云色,霽景牽詩思。漸到柳枝頭,川光始明媚。
  長安車馬客,傾心奉權貴。昼夜塵土中,那言早春至。
  此時我獨游,我游有倫次。閑行曲江岸,便宿慈恩寺。
  扣林引寒龜,疏叢出幽翠。凌晨過杏園,曉露凝芳氣。
  初陽好明净,嫩樹憐低庳。排房似綴珠,欲啼紅臉淚。
  新鶯語嬌小,浅水光流利。冷飲空腹杯,因成日高醉。
  酒醒聞飯鐘,隨僧受遺施。餐罷還復游,過從上文記。
  行逢二月半,始足游春騎。是時春已老,我游亦云既。
  藤開九華觀,草結三條隧。新?踊犀株,落梅翻蝶翅。
  名倡绣毂車,公子青絲辔。朝士還旬休,豪家得春賜。
  提攜好音樂,翦鏟空田地。同沾杏花園,喧闐各叢萃。
  顧予煩寢興,復往散憔悴。倦僕色肌羸,蹇驢行跛痹。
  春衫未成就,冬服漸塵腻。傾蓋吟短章,书空憶難字。
  遥聞公主笑,近被王孫戲。邀我上華筵,横頭坐賓位。
  那知我年少,深解酒中事。能唱犯聲歌,偏精變籌義。
  含詞待残拍,促舞
繁吹。叫噪擲投盤,生獰摄觥使。
  逡巡光景晏,散亂東西異。古觀閉閑門,依然復幽閟.
  無端矯情性,漫學求科試。薄藝何足云,虚名偶頻遂。
  拾遺天子前,密奏升平議。召見不須臾,憸庸已猜忌。
  朝陪香案班,暮作風塵尉。去歲又登朝,登為柏台吏。
  台官相束缚,不許放情志。寓直勞送迎,上堂煩避諱。
  分司在東洛,所職尤不易。罰俸得西歸,心知受朝庇。
  常山攻小寇,淮右擇良師。國難身不行,勞生欲何為。
  吾兄諳性靈,崔子同臭味。投此挂冠詞,一生還自恣。

 

寄吴士矩端公五十

  昔在鳳翔日,十歲即相識。未有好文章,逢人賞顏色。
  可憐何郎面,二十才冠飾。短髮予近梳,羅衫紫蝉翼。
  伯舅各驕縱,仁兄未摧抑。事業若杯盤,詩書甚徽纆.
  西州戎馬地,賢豪事雄特。百萬時可赢,十千良易借。
  寒食桐陰下,春風柳林側。藉草送遠游,列筵酬博塞。
  萎蕤云幕翠,燦爛红茵赩。膾縷輕似絲,香醅腻如職。
  將軍頻下城,佳人盡傾國。媚語嬌不聞,纖腰軟無力。
  歌辭妙宛轉,舞態能剜刻。筝弦玉指調,粉汗紅綃拭。
  予時最年少,專務酒中職。未能解生獰,偏矜任狂直。
  曲庇桃根盞,横? 捎云式。亂布斗分朋,惟新間讒慝。
  恥作最先吐,羞言未朝食。醉眼漸紛紛,酒聲頻 ?? 。
  扣節參差亂,飛觥往来績。強起相維持,翻成兩匍匐。
  邊霜飒然降,戰馬鳴不息。但喜秋光麗,誰懮塞云黑。
  常隨獵騎走,多在豪家匿。夜飲天既明,朝歌日還昃。
  荒狂歲云久,名利心?逼。時輩多得途,親朋屢相敕。
  閑因適農野,忽復爱稼穑。平生中聖人,翻然腐腸賊。
  亦從酒仙去,便被書魔惑。脱跡壯士場,甘心堅儒域。
  矜持翠筠管,敲斷黃金勒。屢益蘭膏燈,猶研兔枝墨。
  崎嶇来掉蕩,矯枉事沉默。隱笑甚艱難,斂容還屴崱。
  與君始分散,勉我勞修飾。岐路各營營,别離長惻惻。
  行看二十載,萬事紛何極。相值或須臾,安能洞胸臆。
  昨来陕郊會,悲歡兩難克。問我新相知,但報長相憶。
  豈無新知者,不及小相得。亦有生歲游,同年不同德。
  為别詎幾時,伊予墜泃洫。大江鼓風浪,遠道參荆棘。
  往事返無期,前途浩難測。一旦得自由,相求北山北。

 

三月二十四日宿曾峰館,夜對桐花,寄樂天

  微月照桐花,月微花漠漠。怨澹不勝情,低回拂簾幕。
  葉新陰影細,露重枝條弱。夜久春恨多,風清暗香薄。
  是夕遠思君,思君瘦如削。但感事暌違,非言官好惡。
  奏書金鑾殿,步屣青龍閣。我在山館中,滿地桐花落。

 

酬樂天書懷見寄

  新昌北門外,與君從此分。街衢走車馬,塵土不見君。
  君為分手歸,我行行不息。我上秦嶺南,君直樞星北。
  秦嶺高崔嵬,商山好顏色。月照山館花,裁詩寄相憶。
  天明作詩罷,草草隨所如。憑人寄將去,三月無報書。
  荊州白日晚,城上鼓冬冬。行逢賀州牧,致書三四封。
  封题樂天字,未坼已沾裳。坼書八九讀,淚落千萬行。
  中有酬我詩,句句截我腸。仍云得詩夜,夢我魂凄涼。
  終言作書處,上直金鑾東。詩書費一夕,萬恨缄其中。
  中宵宫中出,復見宫月斜。書罷月亦落,曉燈隨暗花。
  想君書罷時,南望勞所思。況我江上立,吟君懷我诗。
  懷我浩無極,江水秋正深。清見萬丈底,照我平生心。
  感君求友什,因報壯士吟。持謝眾人口,鎖盡猶是金。

 

酬樂天登樂游園見憶

  昔君樂游園,悵望天欲曛。今我大江上,快意波翻云。
  秋空壓澶漫,澒洞無垢氛。四顧皆豁達,我眉今日伸。
  長安隘朝市,百道走埃塵。軒車隨對列,骨肉非本親。
  夸游丞相第,偷入常侍門。愛君直如髮,勿念江湖人。

 

酬樂天早夏見懷

  庭柚有垂實,燕巢無宿雛。我亦辭社燕,茫茫焉所如。
  君詩夏方早,我嘆秋已徂。食物風土異,衾裯時節殊。
  荒草滿田地,近移江上居。八日復切九,月明侵半除。

 

酬樂天勸醉

  神曲清濁酒,牡丹深淺花。少年欲相飲,此樂何可涯。
  沉機造神境,不必悟楞伽。酡顏返童貌,安用成丹砂。
  劉伶稱酒德,所稱良未多。愿君聽此曲,我為盡稱嗟。
  一杯顏色好,十盞膽氣加。半酣得自恣,酩酊歸太和。
  共醉真可樂,飛觥撩亂歌。獨醉亦有趣,兀然無與他。
  美人醉燈下,左右流横波。王孫醉床上,顛倒眠綺羅。
  君今勸我醉,勸醉意如何。

 

和樂天初授戶曹喜而言志

  王爵無細大,得請即為恩。君求戶曹掾,贵以祿奉親。
  聞君得所請,感我欲沾巾。今人重軒冕,所重華與紛。
  矜夸仕台閣,奔走無朝昏。君衣不盈箧,君食不滿囷。
  君言養既薄,何以榮我門。披誠再三請,天子憐儉貧。
  詞曹直文苑,捧詔榮且忻。歸来高堂上,兄弟羅酒尊。
  各稱千萬壽,共飲三四巡。我實知君者,千里能具陳。
  感君求祿意,求禄殊眾人。上以奉顏色,餘以及親賓。
  棄名不棄實,謀養不謀身。可憐白華士,永愿凌青云。

 

和樂天贈吳丹

  不識吳生面,久知吳生道。[雖染世名,心本奉天老。
  雌一守命門,回九填血腦。委氣榮衛和,咽津顏色好。
  傳聞共甲子,衰聵盡枯槁。獨有冰雪容,纖華奪鲜縞。
  問人何能爾,吳實曠懷抱。弁冕徒挂身,身外非所寶。
  伊予固童昧,希真亦云早。石壇玉晨尊,昼夜長自掃。
  密印視丹田,游神夢三島。萬過鰨x經,一食青精稻。
  冥搜方朔桃,結念安期棗。綠髮幸未改,丹誠自能保。
  行當擺塵纓,吳門事探討。君為先此詞,終期搴u草。

 

和樂天秋题曲江

  十載定交契,七年鎮相隨。長安最多處,多是曲江池。
  梅杏春尚小,芰荷秋已衰。共愛寥落境,相將偏此時。
  綿綿紅蓼水,颺颺白鷺鶿。詩句偶未得,酒杯聊久持。
  今来云雨曠,舊賞魂夢知。G乃江楓夕,和君秋興詩。

 

和樂天别弟後月夜作

  聞君别爱弟,明天照夜寒。秋雁拂檐影,曉琴當砌弹。
  悵望天澹澹,因思路漫漫。吟為别弟操,聞者為辛酸。
  G我兄弟遠,一身形影单。江波浩無極,但見時歲蘭。

 

和樂天秋题牡丹叢

  敝宅艷山卉,别来長嘆息。吟君晚叢齱A似見摧頹色。
  欲識别後容,勤過晚叢側。

 

春月

  春月雖至明,終有靄靄光。不似秋冬色,逼人寒带霜。
  纖粉澹虚壁,輕褋╞b床。分暉間林影,餘照上虹梁。
  病久塵事隔,夜閑清興長。擁抱顛倒領,步屣東西廂。
  風柳結柔援,露梅飄暗香。雪含櫻綻蕊,珠蹙桃綴房。
  杳杳有餘思,行行安可忘。四鄰非舊識,無以話中腸。
  南有居士儼,默坐調心王。款關一問訊,為我披衣裳。
  延我入深竹,暖我于小堂。視身琉璃瑩,諭指芭蕉黃。
  復有比丘溢,早傳龍樹方。口中秘丹訣,肘後懸青囊。
  錫杖雖獨振,刀圭期共嘗。未知仙近遠,已覺神輕翔。
  夜久魂耿耿,月明露蒼蒼。悲哉沉眠士,寧見茲夕良。

 

月臨花(臨檎花)

  臨風颺颺花,透影朧朧月。巫峡隔波云,姑峰漏霞雪。
  鏡匀嬌面粉,燈泛高籠纈。夜久清露多,啼珠墜還結。

 

紅芍葯

  芍葯綻紅弰,巴籬績青瑣。繁絲蹙金蕊,高焰當爐火。
  翦刻彤云片,開張赤霞裹。煙輕琉璃葉,風亞珊瑚朵。
  受露色低迷,向人嬌婀娜。酡顏醉後泣,小女七成坐。
  艷艷錦不如,夭夭桃未可。晴霞畏欲散,晚日愁將墮。
  結植本為誰,賞心期在我。采之諒多思,幽贈何由果。

 

送王十一南行

  夏水漾天末,晚暘依岸村。風調鳥尾勁,眷戀餘芳尊。
  解袂方瞬息,征帆已翩翻。江豚湧高浪,楓樹摇去魂。
  遠戍宗侣泊,暮煙洲渚昏。離心詎幾許,驟若移寒溫。
  此别信非久,胡為坐憂煩。我留石難轉,君泛云無根。
  萬里湖南月,三聲山上猿。從茲耿幽夢,夜夜湘與沅。

 

三嘆

  孤劍鋒刃澀,猶能神彩生。有時雷雨過,暗吼闐闐聲。
  主人閟靈寶,畏作升天行。淬礪當陽鐵,刻為干鏌名。
  遠求鷿鵜瑩,同用玉匣盛。顏色縱相類,利鈍頗相傾。
  雄為光電烻,雌但深泓澄。龍怒有奇變,青蛇終不驚。
  仙鳳翠皇死,葳蕤光彩低。非無鴛鴦侣,誓不同樹栖。
  飛馳歲云暮,感念雛在泥。顧影不自暖,寄爾蟠桃雞。
  馴養豈無愧,類族安得齊。願言成羽翼,奮翅凌丹梯。
  天驥失龍偶,三年常夜嘶。哀緣噴風斷,渴且含霜啼。
  長恐絕遺類,不復蹑云霓。非無駧駧者,鶴意不在雞。
  春来筋骨瘦,吊影心亦迷。自此渥洼種,應生濁水泥。

 

遣昼

  密竹有清陰,曠懷無塵滓。況乃秋日光,玲瓏曉窗里。
  旬休聊自適,今辰日高起。櫛沐坐前軒,風輕鏡如水。
  開卷恣詠謠,望云閑徙倚。新菊媚鮮妍,短萍憐靃靡。
  掃除田地静,摘掇園蔬美。幽玩惬詩流,空堂稱居士。
  客来傷寂寞,我念遺煩鄙。心跡兩相忘,誰能驗行止。

 

冬夜懷李侍御、王太祝、段丞

  浩露煙壒盡,月光閑有餘。松篁細陰影,重以簾牖疏。
  泛覽星粲粲,輕河悠碧虚。纖雲不成葉,脈脈風絲舒。
  丹灶顃東序,燒香羅玉書。飄飄魂神舉,若驂鸞鶴舆。
  感念夙昔意,華尚簪與裾。簪裾詎幾許,累創吞鉤魚。
  今聞馨香道,一以悟臭帑。悟覺誓不惑,永抱胎仙居。
  昼夜欣所適,安知歲云除。行行二三友,君懷復何如。

 

西斋小松二首

  松樹短于我,清風亦已多。況乃枝上雪,動摇微月波。
  幽姿得閑地,詎感歲蹉跎。但恐廈終構,藉君當奈何。

  簇簇枝新黃,纖纖攢素指。柔苙漸依條,短莎還半委。
  清風日夜高,凌云意何已。千歲盤老龍,修鱗自茲始。

 

周先生

  寥寥空山岑,冷冷風松林。流月垂鱗光,懸泉揚高音。
  希夷周先生,燒香調琴心。神力盈三千,誰能還黃金。

 

遣春十首

  曉月籠云影,鶯聲餘霧中。暗芳飄露無,輕寒生柳風。
  冉冉一趨府,未為勞我躬。因茲得晨起,但覺情興隆。
  久雨憐霽景,偶来堤上行。空濛天色嫩,杳淼江面平。
  百草短長出,眾禽高下鳴。春陽各有分,予亦澹無情。
  鏡皎碧潭水,微波粗成文。煙光垂碧草,瓊脈散纖云。
  岸柳好陰影,風裾遺垢氛。悠然送春目,八荒誰與群。
  低迷籠樹煙,明净當霞日。陽焰波春空,平湖漫凝溢。
  雪鷺遠近飛,渚牙浅深出。江流復浩蕩,相為坐纡郁。
  暄寒深浅春,紅白前後花。顏色詎相讓,生成良有涯。
  梅芳勿自早,菊秀勿自賒。各將一時意,終年無再華。
  高屋童稚少,春来歸燕多。葺舊良易就,新院亦已羅。
  俯憐雛化卵,仰愧鵬無窠。巢棟與巢幕,秋風俱奈何。
  撩亂撲樹蜂,摧残戀房蕊。風吹雨又頻,安得繁于綺。
  酒杯沉易過,世事紛何已。莫倚顏似花,君看歲如水。
  繞郭高高冢,半是荊王墓。後嗣熾陽台,前賢甘蓽路。
  善惡徒自分,波流盡東注。胡然不飲酒,坐落桐花樹。
  花陰莎草長,藉莎閑自酌。坐看鶯斗枝,輕花滿尊杓。
  葛巾竹稍挂,書卷琴上閣。沽酒過此生,狂歌眼前樂。
  梨葉已成陰,柳條紛起絮。波綠紫屏風,螺紅碧筹箸。
  三杯面上熱,萬事心中去。我意風散云,何勞問行處。

 

表夏十首

  夏風多暖暖,樹木有繁陰。新紫長短,早櫻紅淺深。
  煙花云幕重,榴艷朝景侵。華實各自好,詎雲芳意沉。
  初日滿階前,輕風動簾影。旬時得休浣,高臥閱清景。
  僮兒拂巾箱,鴉軋深林井。心到物自閑,何勞遠箕颍。
  江瘴炎夏早,蒸腾信難度。今宵好風月,獨此荒庭趣。
  露葉傾暗光,流星委餘素。但恐清夜徂,詎悲朝景暮。
  孟月夏猶淺,奇云未成峰。度霞紅漠漠,壓浪白溶溶。
  玉委有餘潤,飆馳無去跡。何如捧云雨,喷毒隨蛟龍。
  流芳
炎景,繁英盡寥落。公署香滿庭,晴霞覆闌葯。
  裁紅起高焰,綴綠排新萼。
此遣幽懷,非言念將謔。
  紅絲散芳樹,旋轉光風急。煙泛被籠香,露濃妝面濕。
  佳人不在此,恨望階前立。忽厭夏景長,今春行已及。
  百舌漸吞聲,黃鶯正嬌小。云鴻方警夜,籠雞已鳴曉。
  當時客自适,遠去誰能矯。莫厭夏蟲多,蜩螗定相擾。
  翩翩簾外燕,戢戢巢内雛。啖食筋力盡,毛衣成紫襦。
  朝来各飛去,雄雌梁上呼。養子將備老,惡兒那勝無。
  西山夏雪消,江勢東南瀉。風波高若天,灩澦低于馬。
  正被黃牛旋,難期白帝下。我在平地行,翻憂濟川者。
  靈均死波後,是節常浴蘭。彩縷碧筠粽,香粳白玉團。
  逝者良自苦,今人反為歡。哀哉徇名士,没命求所難。

 

解秋十首

  清晨颒寒水,動摇襟袖輕。翳翳林上葉,不知秋暗生。
  回悲鏡中髮,華白三四茎。豈無滿頭黑,念此衰已萌。
  微霜才結露,翔鸠初變鷹。無乃天地意,使之行小懲。
  鴟鴞誠可惡,蔽日有高鵬。舍大以擒細,我心終不能。
  往歲學仙侣,各在無何鄉。同時騖名者,次第鵷鷺行。
  而我兩不遂,三十鬢添霜。日暮江上立,蝉鳴楓樹黃。
  後伏火猶在,先秋蝉已多。云色日夜白,驕陽能幾何。
  壤隙漏江海,忽微成網羅。勿言時不至,但恐歲蹉跎。
  新月才到地,輕河如泛云。螢飛高下火,樹影參差文。
  露簟有微潤,清香時暗焚。夜閑心寂默,洞庭無垢氛。
  霽麗床前影,飄蕭簾外竹。簟涼朝睡重,夢覺茶香熟。
  亲烹園内葵,
買家家曲。酿酒並毓蔬,人来有棋局。
  寒竹秋雨重,凌霄晚花落。低回翠玉梢,散亂槴黃萼。
  顏色有殊異,風霜無好惡。年年百草芳,畢意同蕭索。
  春非我獨春,秋非我獨秋。豈念百草死,但念霜滿頭。
  頭白古所同,胡為坐煩憂。茫茫百年内,處身良未休。
  西風冷衾簟,展轉布華茵。来者承玉體,去者流芳塵。
  適意丑為好,及時疏亦親。衰周仲尼出,無乃為妖人。
  漠漠江面燒,微微楓樹煙。今日復今夕,秋懷方浩然。
  況我頭上髮,衰白不待年。我懷有時極,此意何由詮。

 

遣病十首

  服葯備江瘴,四年方一癘。豈是葯無功,伊予久留滞。
  滞留人固薄,瘴久葯難制。去日良已甘,歸途奈無際。
  棄置何所任,鄭公憐我病。三十九萬錢,资予養頑暝。
  身賤殺何益,恩深報難罄。公其萬千年,世有天之鄭。
  憶作孩稚初,健羡成人列。倦學厭日長,嬉游念佳節。
  今来漸諱年,頻與前心别。白日速如飛,佳晨亦騷屑。
  昔在痛飲場,憎人病辭醉。病来身怕酒,始悟他人意。
  怕酒豈不閑,悲無少年氣。傳語少年兒,杯盤莫回避。
  憶初頭始白,昼夜驚一縷。漸及鬚與鬚,多来不能數。
  壯年等閑過,過壯年已五。華髮不再青,勞生竟何補。
  在家非不病,有病心亦安。起居甥侄扶,葯餌兄嫂看。
  今病兄遠路,道遥書信難。寄言嬌小弟,莫作官家官。
  燕巢官舍内,我爾俱為客。歲晚我獨留,秋深爾安適。
  風高翅羽垂,路遠煙波隔。去去玉山岑,人間網羅窄。
  檐宇夜来曠,暗知秋已生。臥悲衾簟冷,病覺肢體輕。
  炎昏豈不倦,时去聊自驚。浩嘆終一夕,空堂天欲明。
  秋依静處多,況乃凌晨趣。深竹蝉昼風,翠茸衫曉露。
  庭莎病看長,林果閑知數。何以強健時,公門日勞騖。
  朝結故鄉念,暮作空堂寢。夢别淚亦流,啼痕暗横枕。
  昔愁
酒遣,今病安能飲。落盡秋槿花,離人病猶甚。

 

  江瘴節候暖,臘初梅已殘。夜来北風至,喜見今日寒。
  扣冰淺塘水,擁雪深竹闌。復此滿尊醁,但嗟誰與歡。

 

玉泉道中作

  楚俗物候晚,孟冬才有霜。早農半華實,夕水含風涼。
  遐想云外寺,峰戀渺相望。松門接官路,泉脈連僧房。
  微露上弦月,暗焚初夜香。谷深賚净,山虚鐘磬長。
  念此清境遠,復憂塵事妨。行行即前路,勿滞分寸光。

 

遣病

  自古誰不死,不復記其名。今年京城内,死者老少并。
  獨孤才四十,仕宦方榮榮。李三三十九,登朝有清聲。
  趙昌八十餘,三擁大將旌。為生信異異,之死同冥冥。
  其家哭泣爱,一一無異情。其類嗟嘆惜,各各無重輕。
  萬齡龜菌等,一死天地平。以此方我病,我病何足驚。
  借如今日死,亦足了一生。借使到百年,不知何所成。
  況我早師佛,屋宅此身形。舍彼復就此,去留何所縈。
  前身為過跡,来世即前程。但念行不息,豈憂無路行。
  蜕骨龍不死,蜕皮蝉自鳴。胡為神蜕體,此道人不明。
  持謝爱朋友,寄之仁弟兄。吟此可達觀,世言何足聽。

 

感夢

  十月初二日,我行蓬州西。三十里有館,有館名芳溪。
  荒郵屋舍壞,新雨田地泥。我病百日餘,肌體顧若刲.
  氣填暮不食,早早掩竇圭。陰寒筋骨病,夜久燈火低。
  忽然寢成夢,宛見顏如珪。似嘆久離别,嗟嗟復凄凄。
  問我何病痛,又嘆何栖栖。答云痰滞久,與世復相暌。
  重云痰小疾,良葯固易擠。前時奉橘丸,攻疾有神功。
  何不善和厭,豈獨頭有風。殷勤平生事,款曲無不終。
  悲歡兩相極,以是半日中。言罷相與行,行行古城里。
  同行復一人,不識誰氏子。逡巡急吏来,呼唤願且止。
  馳至相君前,再拜復再起。啟云吏有奉,奉命傳所旨。
  事有大驚忙,非君不能理。答云久就閑,不愿見勞使。
  多謝致勤勤,未敢相唯唯。我因前獻言,此事愚可料。
  乱热由静消,理繁在知要。君如冬月陽,奔走不必召。
  君如銅鏡明,萬物自可照。愿君許蒼生,勿復高體調。
  相君不我言,顧我再三笑。行行及城戶,黯黯餘日暉。
  相君不我言,命我從此歸。不省别時語,但省涕淋漓。
  覺来身體汗,坐臥心骨悲。閃閃燈背壁,膠膠雞去塒。
  倦童顛倒寝,我淚縱横垂。淚垂啼不止,不止啼且聲。
  啼聲覺僮仆,僮仆撩亂驚。問我何所苦,問我何所思。
  我亦不能語,慘慘即路岐。前經新政縣,今夕復明辰。
  置置滿心氣,不得說向人。奇哉趙明府,怪我眉不伸。
  云有北来僧,住此月與旬。自言辨貴骨,謂若識天真。
  談游費閟景,何不與逡巡。僧来為予語,語及昔所知。
  自言有奇中,裴相未相時。讀書靈山寺,住處接園籬。
  指言他日貴,晷刻似不移。我聞僧此語,不覺淚歔欷。
  因言前夕夢,無人一相謂。無乃裴相君,念我胸中氣。
  遣師及此言,使我盡前事。僧云彼何親,言下涕不已。
  我云知我深,不幸先我死。僧云裴相君,如君恩有幾。
  我云滔滔眾,好直者皆是。唯我與白生,感遇同所以。
  官學不同時,生小異鄉里。拔我塵土中,使我名字美。
  美名何足多,深分從此始。吹嘘莫我先,頑陋不我鄙。
  往往裴相門,終年不曾履。相門多眾流,多譽亦多毀。
  如聞風過塵,不動井中水。前時予掾荊,公在期復起。
  自從裴公無,吾道甘已矣。白生道亦孤,讒謗銷骨髓。
  司馬九江城,無人一言理。為師陳苦言,揮涕滿十指。
  未死終報恩,師聽此男子。

 

和東川李相公慈竹十二

  慈竹不外長,密比青瑤華。矛攢有森束,玉粒無蹉跎。
  纖粉妍腻質,細瓊交翠柯。亭亭霄漢近,靄靄雨露多。
  冰碧寒夜聳,簫韶風昼羅。煙含朧朧影,月泛鱗鱗波。
  鸞風一已顧,燕雀永不過。幽姿媚庭實,顥氣爽天涯。
  峻節高轉露,貞筠寒更佳。托身仙壇上,靈物神所呵。
  時與天籟合,日聞陽春歌。應憐孤生者,摧折成病痾

 

酬東川李相公十六

  昔附赤霄羽,葳蕤游紫垣。斗班香案上,奏語玉晨尊。
  戆直撩忌諱,科儀懲傲頑。自從真籍除,棄置勿復論。
  前時共游者,日夕黃金軒。請帝下巫觋,八荒求我魂。
  鸞鳳屢鳴顧,燕雀尚籬藩。徒令霄漢外,往往塵念存。
  存念豈虚設,並投瓊與璠。弹珠古所訝,此用何太敦。
  鄒律寒氣變,鄭琴祥景奔。靈芝繞身出,左右光彩繁。
  碾玉無俗色,蕊珠非世言。重慚前日句,陋若蕕並蓀。
  臘月巴地雨,瘴江愁浪翻。因持駭雞寶,一照濁水昏。

 

酬獨孤二十六送歸通州

  再拜捧兄贈,拜兄珍重言。我有平生志,臨别將具論。
  十岁慕倜儻,愛白不愛昏。寧爱寒切烈,不爱暘骫插C
  二十走獵騎,三十游海門。憎兔跳躍躍,惡鵬黑翻翻。
  鰲釣氣方壯,鶻拳心頗尊。下觀狰獰輩,一掃冀不存。
  名冠壯士籍,功酬明主恩。不然合身棄,何況身上痕。
  金石有銷爍,肺腑無寒溫。分畫久已定,波濤何足煩。
  嘗希蘇門嘯,詎厭巴樹猿。瘴水徒浩浩,浮云亦軒軒。
  長歌莫長嘆,飲斛莫飲樽。生為醉鄉客,死作達士魂。

 

酬劉猛見送

  種花有顏色,異色即為妖。養鳥惡羽翮,剪翮不待高。
  非無剪傷者,物性難自逃。百足雖捷捷,商羊亦翹翹。
  伊餘狷然質,謬入多士朝。任氣有愎戆,容身寡朋曹。
  愚狂偶似直,静僻非敢驕。一為毫髮忤,十載山川遥。
  爍鐵不在火,割肌不在刀。險心露山岳,流語翻波濤。
  六尺安敢主,方寸由自調。神劍土不蝕,異布火不燋。
  雖無二物姿,庶欲效一毫。未能深蹙蹙,多謝相勞勞。
  去去我移馬,迟迟君過橋。云勢正横壑,江流初滿槽。
  持此慰遠道,此之為舊交。

 

酬樂天赴江州路上見寄三首

  昔在京城心,今在吴楚末。千山道路險,萬里音塵闊。
  天上承與商,地上胡與越。終天升沉異,滿地網羅設。
  心有無眹環,腸有無繩結。有结解不开,有環尋不歇。
  山岳移可盡,江海塞可絕。离恨若空虚,窮年思不徹。
  生莫強相同,相同會相别。
  襄陽大堤繞,我向堤前住。燭隨花艷来,騎送朝云去。
  萬竿高廟竹,三月徐亭樹。我昔憶君時,君今懷我處。
  有身有離别,無地無岐路。風塵同古今,人世勞新故。
  人亦有相爱,我爾殊眾人。朝朝寧不食,日日愿見君。
  一日不得見,愁腸坐氛氲。如何遠相失,各作萬里云。
  云高風苦多,會合難遽因。天上猶有礙,何況地上身。

 

郵竹

  庭有蕭蕭竹,門有闐闐騎。嚣静本殊途,因依偶同寄。
  亭亭乍干云,裊裊亦垂地。人有異我心,我無異人意。

 

落月

  落月沉餘影,蔭渠流暗光。蚊聲靄窗戶,螢火繞屋梁。
  飛幌翠云薄,新荷清露香。不吟復不寐,竟夕池水傍。

 

高荷

  種藕百餘根,高荷才四葉。颭閃碧云扇,團圓青玉疊。
  亭亭自抬舉,鼎鼎難藏擫。不學著水荃,一生長怗怗

 

和裴校書鷺鷥飛

  鷺鷥鷺鷥何遽飛,鴉驚雀噪難久依。
  清江見底草堂在,一點白光終不歸。

 

夜池

  荷葉團圓茎削削,綠萍面上紅衣落。
  滿池明月思啼螿,高屋無人風張幕。

 

酬杨司略Q二兄早秋述情見寄

  白髮故人少,相逢意彌遠。往事共銷沉,前期各衰晚。
  昨来遇彌苦,已復云離巘。秋草古膠癢,寒沙廢宫苑。
  知心豈忘鮑,詠懷難和阮。壯志日蕭條,那能競朝幰。

 

代杭人作使君一朝去二首

  使君一朝去,遺爱在人口。惠化境内春,才名天下首。
  為問龔黃輩,兼能作詩否。

  使君一朝去,斷腸如剉檗。無復見冰壺,唯應鏤金石。
  自此一州人,生男盡名白。

 

長慶歷

  年歷復年歷,卷盡悲且惜。歷日何足悲,但悲年運易。
  年年豈無嘆,此嘆何唧唧。所嘆别此年,永無長慶歷。

 

順宗至德大聖大安孝皇帝挽歌詞三首

  不改延洪祚,因成揖讓朝。謳歌同戴啟,遏密共思堯。
  雨露施恩廣,梯航會葬遥。號弓那獨切,曾感昔年招。

  前春文祖廟,大舜嗣堯登。及此逾年感,還因是月崩。
  壽緣追孝促,業在繼明興。儉詔同今古,山川繞灞陵。

  七月悲風起,凄慘萬國人。羽儀經巷内,輼 ?轉城闉。
  暝色依陵早,秋聲入輅新。自嗟同草木,不識永貞春。

 

憲宗章武孝皇帝挽歌詞三首

  國付重離後,身隨十聖仙。北辰移帝座,西日到虞泉。
  方丈言虚設,華胥事眇然。触鳞曾在宥,偏哭堕髯前。

  天寶遺餘事,元和盛聖功。二凶梟帳下,三叛斩都中。
  始服沙陀虜,方吞邏逤戎。狼星如要射,猶有鼎湖弓。

  月落禁垣西,星擷曉仗齊。風傳宫漏苦,云拂羽儀低。
  路隘車千輛,橋危馬萬蹄。共蹉封石檢,不為報功泥。

 

恭王故太妃挽歌詞二首

  燕姞貽天夢,梁王盡孝思。雖從魏詔葬,得用漢藩儀。
  曙月殘光斂,寒簫度曲遲。平生奉恩地,哀挽欲何之。

  文衛羅新壙,仙娥掩暝山。雪云埋隴合,簫鼓望城還。
  寒樹風難静,霜郊夜更閑。哀榮深孝嗣,儀表在河間。

 

哭吕衡州六首

  氣敵三人傑,交深一紙書。我投冰瑩眼,君報水憐魚。
  髀股惟夸瘦,膏肓豈暇除。傷心死諸葛,憂道不憂餘。

  望有經綸釣,虔收宰相刀。江文駕風遠,云貌接天高。
  國待球琳器,家藏虎豹韜。盡將千載寶,埋入五原蒿。

  白馬雙旌隊,青山八陣圖。請櫻期繫虜,枕草誓捐軀。
  勢激三千壯,年應四十無。遥聞不瞑目,非是不憐吳。

  雕鹗生難敵,沉檀死更香。兒童喧巷市,羸老哭碑堂。
  雁起沙汀暗,雲連海氣黃。祝融峰上月,幾照北人丧。

  回雁峰前雁,春回盡卻回。聯行四人去,同葬一人来。
  饒吹臨江返,城池隔霧開。满船深夜哭,風棹楚猿哀。

  杜預春秋癖,揚雄著述精。在時兼不語,終古定歸名。
  耒水波文細,湘江竹葉輕。平生思風月,潛寐若為情。

 

僧如展及韋載同游碧澗寺各赋詩…不復撰成徒以四簻冕

  重吟前日他生句,豈料逾旬便隔生。會擬一来身塔下,
  無因共繞寺廊行。紫毫飛札看猶濕,黃字新詩和未成。
  縱使得如羊叔子,不聞兼記舊交情。

 

公安縣遠安寺水亭見展公题壁漂然淚流因書四

  碧澗去年會,與師三兩人。今来見题壁,師已是前身。
  芰葉迎僧夏,楊花度俗春。空將數行淚,洒遍塔中塵。

 

寒食日毛空路示侄晦及從簡

  我昔孩提從我兄,我今衰白爾初成。
  分明寄取原頭路,百世長須此路行。

 

别孫村老人(寒食日)

  年年漸覺老人稀,欲别孫翁淚滿衣。
  未死不知何處去,此身終向此原歸。

 

和樂天劉家花

  閑坊静曲同消日,淚草傷花不為春。
  遍問舊交零落盡,十人才有兩三人。

 

褒城驛二首

  容州詩句在褒城,幾度經過眼暫明。
  今日重看滿衫淚,可憐名字已前生。
  憶昔萬株梨映竹,遇逢黃令醉残春。
  梨枯竹盡黃令死,今日再来衰病身。

 

和樂天夢亡友劉太白同游二首

  君詩昨日到通州,萬里知君一夢劉。
  閑坐思量小来事,只應元是夢中游。

  老来東郡復西州,行處生塵為喪劉。
  縱使劉君魂魄在,也應至死不同游。

 

酬樂天見憶,兼傷仲遠

  死别重泉閟,生離萬里賒。瘴侵新病骨,夢到故人家。
  遥淚陳根草,閑收落地花。庾公楼悵望,巴子國生涯。
  河任天然曲,江隨峡勢斜。與君皆直戆,須分老泥沙。

 

與樂天同葬杓直

  元伯来相葬,山濤誓撫孤。不知他日事,兼得似君無。

 

夜闌(此後並悼亡)

  感極都無夢,魂鎖轉易驚。風簾半鉤落,秋月滿床明。
  怅望臨階坐,沉吟繞樹行。孤琴在幽匣,時迸斷弦聲。

 

感小株夜合

  纖干未盈把,高條才過眉。不禁風苦動,偏受露先萎。
  不分秋同盡,深嗟小便衰。傷心落残葉,猶識合昏期。

 

醉醒

  積善坊中前度飲,謝家諸婢笑扶行。
  今宵還似當時醉,半夜覺来聞哭聲。

 

追昔游

  謝傅堂前音樂和,狗兒吹笛膽娘歌。花園欲盛千場飲,
  水閣初成百度過。醉摘櫻桃投小玉,懶梳叢鬢舞曹婆。
  再来門館唯相吊,風落秋池紅葉多。

 

空屋题(十月十四日夜)

  朝從空屋里,騎馬入空台。盡日推閑事,還歸空屋来。
  月明穿暗隙,燈燼落残灰。更想咸陽道,魂車昨夜回。

 

初寒夜寄盧子蒙

  月是陰秋镜,寒為寂寞資。輕寒酒醒後,斜月枕前時。
  倚壁思閑事,回燈檢舊詩。聞君亦同病,終夜遠相悲。

 

城外回,謝子蒙見諭

  十里撫柩别,一身騎馬回。寒煙半堂影,燼火滿庭灰。
  稚女
人問,病夫空自哀。潘安寄新 詠,仍是夜深来。

 

諭子蒙

  撫稚君休感,無兒我不傷。片云離岫遠,雙燕念巢忙。
  大壑誰非水,華星各自光。但令長有酒,何必謝家庄。

 

遣悲懷三首

  謝公最小偏憐女,嫁與黔類百事乖。顧我無衣搜{箧,
  泥他沽酒拔金釵。野蔬充膳甘長藿,落葉添薪仰古槐。
  今日俸錢過十萬,與君營奠復營斋。

  昔日戲言身後意,今朝皆到眼前来。衣裳已施行看盡,
  針線猶存未忍開。尚想舊情怜婢仆,也曾因夢送錢財。
  誠知此恨人人有,貧賤夫妻百事哀。

  閑坐悲君亦自悲,百年都是幾多時。鄧攸無子尋知命,
  潘岳悼亡猶費詞。同穴窅冥何所望,他生緣今更難期。
  唯將終夜長開眼,報答平生未展眉。

 

旅眠

  内外都無隔,帷屏不復張。夜眠兼客坐,同在火爐床。

 

除夜

  憶昔歲除夜,見君花燭前。今宵祝文上,重疊鈙新年。
  閑處低聲哭,空堂背月眠。傷心小兒女,撩亂火堆邊。

 

感夢

  行吟坐嘆知何極,影絕魂銷動隔年。
  今夜商山館中夢,分明同在後堂前。

 

合衣寢

  良夕背燈坐,方成合衣寢。酒醉夜未闌,幾回顛倒枕。

 

竹簟

  竹簟衬重茵,未忍都令卷。憶昨初来日,看君自施展。

 

聽庾及之弹鳥夜啼引

  君弹鳥夜啼,我傳樂府解古题。良人在獄妻在閨,
  官家欲赦鳥报妻。鳥前再拜淚如雨,鳥作哀聲妻暗語。
  後人火出鳥啼引,吳調哀弦聲楚楚。四五年前作拾遺,
  諫書不密丞相知。謫官詔下吏驅遣,身作囚拘妻在遠。
  歸来相見淚如珠,唯說閑宵長拜鳥。君来到舍是鳥力,
  妝點鳥盤邀女巫。今君為我千萬弹,鳥啼啄啄淚瀾瀾。
  感君此曲有深意,昨日鳥啼桐葉墜。當時為我賽鳥人,
  死葬咸陽原上地。

 

夢井

  夢上高高原,原上有深井。登高意枯渴,願見深泉冷。
  裴回繞井顧,自照泉中影。沉浮落井瓶,井上無懸绠。
  念此瓶欲沉,荒忙為求請。遍入原上村,村空犬仍猛。
  還来繞井哭,哭聲通復哽。哽噎夢忽驚,覺来房舍静。
  燈焰碧朧朧,淚光疑冏冏。鐘聲夜方半,坐臥心難整。
  忽憶咸陽原,荒田萬餘頃。土厚壙亦深,埋魂在深埂。
  埂深安可越,魂通有時逞。今宵泉下人,化作瓶相憬。
  感此涕汍瀾,汍瀾涕沾領。所傷覺夢間,便覺死生境。
  豈無同穴期,生期諒绵永。又恐前後魂,安能兩知省。
  尋環意無極,坐見天將昺。吟此夢井詩,春朝好光景。

 

江陵三夢

  平生每相夢,不省兩相知。況乃幽明隔,夢魂徒爾為。
  情知夢無益,非夢見何期。今夕亦何夕,夢君相見時。
  依稀舊妝服,晻淡昔容儀。不道間生死,但言將别離。
  分張碎針線,襵疊故屏幃。撫稚再三囑,淚珠千萬垂。
  囑云唯此女,自嘆總無兒。尚念嬌且騃,未禁寒與飢。
  君復不
事,奉身猶脱遺。 況有官縛束,安能長顧私。
  他人生間别,婢僕多謾欺。君在或有托,出門當付誰。
  言罷泣幽噎,我亦涕淋漓。驚悲忽然寤,坐臥若狂痴。
  月影半床黑,虫聲幽草移。心魂生次第,覺夢久自疑。
  寂默深想像,淚下如流澌。百年永已訣,一夢何太悲。
  悲君所嬌女,棄置不我隨。長安遠于日,山川云間之。
  縱我生羽翼,網羅生縶維。今宵淚零落,半為生别滋。
  感君下泉魄,動我臨川思。一水不可越,黃泉況無涯。
  此懷何由極,此夢何由追。坐見天欲曙,江風吟樹枝。
  古原三丈穴,深葬一枝瓊。崩剥山門壞,煙綿墳草生。
  久依荒隴坐,卻望遠村行。驚覺滿床月,風波江上聲。
  君骨久為土,我心長似灰。百年何處盡,三夜夢中来。
  逝水良已矣,行云安在哉。坐看朝日出,眾鳥雙裴回。

 

張舊蚊幬

  逾年間生死,千里曠南北。家居無見期,況乃異鄉國。
  破盡裁縫衣,忘收遺翰墨。獨有缬纱幬,
人遠攜得。
  施繯合歡榻,展卷雙鴛翼。已矣長空虚,依然舊顏色。
  裴回將就寝,徙倚情何极。昔透香田田,今無魂惻惻。
  隙穿斜月照,燈背空床黑。達理強開憶,夢啼還過臆。
  平生貧寡歡,夭枉勞苦憶。我亦距幾時,胡為自摧逼。
  燭蛾焰中舞,茧蚕叢上織。燋爛各自求,他人顧何力。
  多離因苟合,惡影當務息。往事勿復言,將来幸前識。

 

獨夜傷憶赠呈張侍御(張生近喪妻)

  燼火孤星滅,残燈寸焰明。竹風吹面冷,檐雪墜階聲。
  寡鶴連天叫,寒雛徹夜驚。只應張侍御,潛會我心情。

 

六年春遣懷八首

  傷禽我是籠中鶴,沉劍君為泉下龍。
  重獷猶存孤枕在,春衫無復舊裁缝。

  檢得舊書三四紙,高低闊狭粗成行。
  自言並食尋高事,唯念山深驛路長。

  公無渡河音響絕,已隔前春復去秋。
  今日閑窗拂塵土,残弦猶迸鈿箜篌。

  婢僕晒君餘服用,嬌痴稚女繞床行。
  玉梳鈿朵香膠解,盡日風吹玳瑁筝。

  伴客鎖愁長日飲,偶然乘興便醺醺。
  怪来醒後傍人泣,醉里時時錯問君。

  我隨楚澤波中梗,君作咸陽泉下泥。
  百事無心值寒食,身將稚女帳前啼。

  童稚痴狂撩亂走,繡球花仗滿堂前。
  病身一到繐帷下,還向臨階背日眠。

  小于潘岳頭先白,學取庄周淚莫多。
  止竟悲君須自省,川流前后各風波。

 

答友封見贈

  荀令香鎖潘簟空,悼亡詩滿舊屏風。
  扶床小女君先識,應為些些似外翁。

 

夢成之

  燭暗船風獨夢驚,夢君頻問向南行。
  覺来不語到明坐,一夜洞庭湖水聲。

 

哭小女降真

  雨點輕漚風復驚,偶来何事去何情。
  浮生未到無生地,暫到人間又一生。

 

哭女樊

  秋天净緣月分明,何事巴猿不賸鳴。
  應是一聲腸斷去,不容啼到第三聲。

 

哭女樊四十

  逝者何由見,中人未達情。馬無生角望,猿有斷腸鳴。
  去伴投遐徼,来隨夢險程。四年巴養育,萬里硖回縈。
  病是他鄉染,魂應遠處驚。山魈邪亂逼,沙虱毒潛嬰。
  母約看寧辨,余慵療不精。欲尋方次第,俄值疾充盈。
  燈火徒相守,香花只浪擎。蓮初開月梵,蕣已落朝榮。
  魄散云將盡,形全玉尚瑩。空垂兩行血,深送一枝瓊。
  秘祝休巫觋,安眠放使令。舊衣和箧施,残葯滿瓯倾。
  乳媪閑于社,醫僧婗似酲。憫渠身覺剩,訝佛力難爭。
  騎竹痴猶子,牽車小外甥。等長迷過影,遥戲誤啼聲。
  涴紙傷餘畫,扶床念試行。獨留呵面镜,誰弄倚牆筝。
  憶昨工言語,憐初妙長成。撩風妒鸚舌,凌露觸欄英。
  翠鳳舆真女,紅蕖捧化生。只憂嫌五濁,終恐向三清。
  宿惡諸葷味,懸知眾物名。環從枯樹得,經認寶函盛。
  愠怒偏憎數,分張雅爱平。最憐貧栗妹,頻救懶書兄。
  為佔嬌繞分,良多眷戀誠。别常回面泣,歸定出門迎。
  解怪還家晚,長將遠信呈。說人偷罪過,要我抱縱横。
  腾蹋游江舫,攀緣看樂棚。和蠻歌字拗,學妓舞腰輕。
  迢
離荒服,提攜到近京。未容夸伎俩,唯恨枉聰明。
  往绪心千結,新絲鬢百茎。暗窗風報曉,秋幌雨聞更。
  敗槿蕭疏館,衰楊破壞城。此中臨老淚,仍自哭孩嬰。

 

哭子十首

  維鵜受刺因吾過,得馬生災念爾冤。
  獨在中庭倚閑樹,亂蝉嘶噪欲黃昏。

  才能辨别東西位,未解分明管带身。
  自食自眠猶未得,九重泉路托何人。

  爾母溺情連夜哭,我身因事有時悲。
  鐘聲欲絕東方動,便是尋常上學時。

  蓮花上品生真界,兜率天中離世途。
  彼此業緣多障礙,不知還得見兒無。

  節量梨栗愁生疾,教示詩書望早成。
  鞭撲校多憐校少,又緣遣恨哭三聲。

  深嗟爾更無兄弟,自嘆予應絕子孫。
  寂寞講堂基址在,何人車馬入高門。

  往年鬢已同潘岳,垂老年教作鄧攸。
  煩腦數中除一事,自茲無復子孫憂。

  長年苦境知何限,岂得因兒獨喪明。
  消遣又来緣爾母,夜深和淚有經聲。

  鳥生八子今無七,猿叫三聲月正孤。
  寂寞空堂天欲曙,拂簾雙燕引新雛。

  頻頻子落長江水,夜夜巢邊靠歸栖。
  若是愁腸終不斷,一年添得一聲啼。

 

感逝

  頭白夫妻分無子,誰令蘭夢感衰翁。三聲啼婦臥床上,
  一寸斷腸埋土中。蜩甲暗枯秋葉墜,燕雛新去夜巢空。
  情知此恨人皆有,應與暮年心不同。

 

妻滿月日相唁

  十月辛勤一月悲,今朝相見淚淋漓。
  狂風落盡莫惆悵,猶勝因花壓折枝。

 

代曲江老人百

  何事花前泣,曾逢舊日春。先皇初在鎬,賤子正游秦。
  撥亂干戈後,經文禮樂辰。徽章懸象魏,貔虎畫騏驎。
  光武休言战,唐堯念睦姻。琳琅鋪柱础,葛藟茂河漘.
  尚齒惇耆艾,搜材拔積薪。裴王持藻鏡,姚宋斡陶鈞。
  内史稱張敞,蒼生借寇恂。名卿唯講德,命士恥憂貧。
  杞梓無遺用,芻蕘不忘詢。懸金收逸驥,鼓瑟荐嘉宾。
  羽翼皆隨風,圭璋肯染
。班行容濟濟,文質道彬彬。
  百度依皇極,千門辟紫宸。措刑非苟簡,稽古蹈因循。
  書謬偏求伏,詩亡遠聽申。雄推三虎賈,群擢八龍荀。
  海外恩方洽,寰中教不泯。儒林精閫奧,流品重清淳。
  天淨三光麗,时和四序均。卑官休力役,蠲赋免艱辛。
  蠻貊同車軌,鄉原盡里仁。帝途高蕩蕩,風俗厚誾誾.
  暇日耕耘足,豐年雨露頻。戍煙生不見,村豎老猶純。
  耒耜勤千畝,牲牢奉六禋。南郊禮天地,東野辟原匀。
  校獵求初吉,先農卜上寅。萬方来合染,五色瑞輪囷。
  池籞呈朱雁,壇場得白麟。酹金無照耀,奠璧彩璘玢。
  掉蕩云門髮,蹁跹鷺羽振。集靈撞玉磬,和鼓奏金錞.
  建簴崇牙盛,銜鐘獸目嗔。總干形屹崒,戛敔背嶙峋。
  文物千官會,夷音九部陳。魚龍華外戲,歌舞洛中嬪。
  佳節修酺禮,非時宴侍臣。梨園明月夜,花萼艷陽晨。
  李杜詩篇敵,蘇張筆力匀。樂章輕鮑照,碑板笑顏竣。
  泰獄陪封禅,汾陰頌鬼神。星移逐西顧,風暖助東巡。
  浴德留湯谷,蒐畋過渭濱。沸天雷殷殷,匝地毂轔轔。
  沃土心逾熾,豪家禮漸湮。老農羞荷鍤,貪賈學垂紳。
  曲藝爭工巧,雕機變組紃。青鳧連不解,紅粟朽相因。
  山澤長孳貨,梯航競獻珍。翠毛開越巂,龍眼弊甌閩。
  玉饌薪燃蠟,椒房燭用銀。銅山供横賜,金屋贮宜颦。
  班女恩移趙,思王赋感甄。輝光隨顧步,生死屬摇唇。
  世族功勛久,王姬寵爱親。街衢連甲第,冠蓋擁朱輪。
  大道垂珠箔,當爐踏錦茵。軒車隘南陌,鐘磬滿西鄰。
  出入張公子,驕奢石季倫。雞場潛介羽,馬埒拼揚塵。
  韜袖夸狐腋,弓弦尚鹿 ?。紫縔牽白犬,繡 ?被花駰。
  箭倒南山虎,鹰擒東郭 ?。翻身迎過雁,劈肘取回鶉。
  竟蓄朱公產,爭藏邴氏缗。橋桃矜馬鶩,倚頓數牛犉。
  齑斗冬中韭,羹憐遠處純。萬錢才下箸,五酘未稱醇。
  曲水閑鎖日,倡楼醉度旬。探丸依郭解,投轄伴陳遵。
  共謂長之泰,那知遽構屯。奸心興桀黠,凶丑比頑嚚。
  斗柄侵妖彗,天泉化逆鳞。背恩欺乃祖,連禍及吾民。
  猰貐當前路,鯨觬得要津。王師才業業,暴卒已 ? ?。
  染虜同謀夏,宗周暫去豳。陵園深暮景,霜露下秋旻.
  鳳闕悲巢鵬,鵷行亂野麏。華林荒茂草,寒竹碎貞筠。
  村落空垣壞,城隍舊井堙。破船沉古渡,戰鬼聚陰磷。
  振臂誰相應,攢眉獨不伸。毀容懷赤緞,混跡戴黃巾。
  木梗隨波蕩,桃源
隐滄。弟兄書信断,鷗鷺往来馴。
  忽遇山光澈,遥瞻海氣真。秘圖推廢主,後聖合經綸。
  野杏渾休植,幽蘭不復紉。但驚心憤憤,誰戀水粼粼。
  盡室雜深洞,輕橈蕩小? 。殷勤题白石,悵望出青蘋.
  夢寐平生在,經過處所新。阮郎迷里巷,遼鶴記城闉。
  虚過休明代,旋為朽病身。勞生常矻矻,語舊苦諄諄。
  晚歲多衰柳,先秋愧大椿。眼前年少客,無復昔時人。

 

開元觀閑居,酬六士矩侍御三十

  静習狂心盡,幽居道氣添。神編啟黃簡,秘箓捧朱簽。
  爛熳煙霞駐,憂游歲序淹。登壇擁旄節,趋殿禮胡髯。
  醮起彤庭燭,香開白玉奩。結盟金劍重,斬魅寶刀銛。
  禹步星綱動,焚符灶鬼詹。冥搜呼直使,章奏役飛廉。
  仙籍聊
檢,浮名復為佔。赤誠祈皓鶴,綠髮代青缣。
  虚室常懷素,玄關屢引枮。貂蝉徒自寵,鷗鷺不相嫌。
  始悟身為患,唯欣祿未恬。龜龍戀淮海,雞犬傍閭閻。
  松笠新偏翠,山峰遠更尖。簫聲吟茂竹,虹影逗虚檐。
  初日先通牖,輕颸每透簾。露盤朝滴滴,鉤月夜纖纖。
  已得餐霞味,應嗤食蓼甜。工琴閑度昼,耽酒醉消炎。
  几案隨宜設,詩書逐便拈。灌園多抱瓮,刈藿乍腰鐮。
  野鳥終難絷,鷦鷯本易厭。風高雲遠逝,波駭鯉深潛。
  邸第過從隔,蓬壺夢寐瞻。所希顏頗練,誰恨突無黔。
  思拙慚圭璧,詞煩雜米鹽。諭錐言太小,求葯意何谦。
  語默君休問,行藏我詎兼。狂歌終此曲,情盡口長箝。

 

病減逢春,期白二十二、辛大不至十

  病與窮陰退,春從血氣生。寒膚漸舒展,陽脈乍虚盈。
  就日臨階坐,扶床履地行。問人知面瘦,祝鳥愿身輕。
  風暖牽詩興,時新變賣聲。飢饞看葯忌,閑悶點書名。
  舊雪依深竹,微和動早萌。推遷悲往事,疏數辨交情。
  琴待嵇中散,杯思阮步兵。世間除卻病,何者不營營。

 

鰫府詩

  少年曾痛飲,黃令苦飛觥。席上當時走,馬前今日迎。
  依稀迷姓氏,積漸識平生。故友身皆遠,他鄉眼暫明。
  便邀連榻坐,兼共榜船行。酒思臨風亂,霜棱掃地平。
  不堪深浅酌,貪愴古今情。逦迤七盤路,坡陀數丈城。
  花疑褒女笑,棧想武侯征。一種埋幽石,老閑千載名。

 

酬翰林白學士代書一百

  昔歲俱充赋,同年遇有司。八人稱迥拔,兩郡濫相知。
  逸驥初翻步,
鷹暫脱羈。遠途憂地窄,高視覺天卑。
  並入紅蘭署,偏親白玉規。近朱憐冉冉,伐木願偲偲。
  魚魯非難識,鉛黃自懒持。心輕馬融帳,謀奪子房帷。
  秀髮幽岩電,清澄隘岸陂。九霄排直上,萬里整前期。
  勇赠栖鸞句,慚當古井詩。多聞全受益,擇善頗相師。
  脱俗殊常調,潛工大有為。還醇
酎酒,運智托圍棋。
  情會招車胤,閑行覓戴逵。僧餐月燈閣,醵宴劫灰池。
  胜概爭先到,篇章競出奇。輸赢論破的,點窜肯容絲。
  山岫當街翠,黃花拂面枝。鶯聲爱嬌小,燕翼玩逶迤。
  辔為逢車緩,鞭緣趁伴施。密攜長上樂,偷宿静坊姬。
  僻性慵朝起,新晴助晚嬉。相歡常滿目,别處鮮開眉。
  翰墨题名盡,光陰聽話移。綠袍因醉典,烏帽逆風貴。
  暗插輕籌箸,仍提小屈卮。本弦才一舉,下口已三遲。
  逃席沖門出,歸倡借馬騎。狂歌繁節亂,醉舞半衫垂。
  散漫紛長薄,邀遮守隘岐。幾遭朝士笑,兼任巷童隨。
  苟務形骸達,渾將性命推。何曾爱官序,不省計家資。
  忽悟成虚擲,翻然嘆未宜。使回耽樂事,堅赴策賢時。
  寢食都忘倦,園廬遂絕窺。勞神甘戚戚,攻短過孜孜。
  葉怯穿楊箭,囊藏透颖錐。超遥望云雨,擺落沾泉坻。
  略削荒涼苑,搜求激直詞。那能作牛後,更擬助洪基。
  唱第聽雞集,趨朝忘馬疲。内人舆御案,朝景麗神旗。
  首被呼名姓,多慚冠等衰。千官容眷盼,五色照離披。
  鵷侣從茲洽,鷗情轉自縻。分張殊品命,中外卻驅馳。
  出入稱金籍,東西侍碧墀。斗班云洶湧,開扇雉參差。
  切愧尋常質,親瞻咫尺姿。日輪光照耀,龍服瑞葳蕤。
  誓欲通愚謇,生憎效喔咿。佞存真妾婦,諫死是男兒。
  便殿承偏召,权臣
撓私。廟堂雖稷契,城社有狐狸。
  似錦言應巧,如弦數易欺。敢嗟身暫黜,所恨政無毗。
  謬辱良由此,升腾亦在斯。再令陪憲禁,依舊履阽危。
  使蜀常綿遠,分台更嶮巇。匿奸勞發掘,破黨惡持疑。
  斧刃迎皆碎,盤牙老未萎。乍能還帝笏,詎忍折吾支。
  虎尾元来險,圭文卻類疵。浮榮齊壤芥,閑氣詠江灕。
  闕下殷勤拜,樽前嘯傲辭。飄沈委蓬梗,忠信敵蠻夷。
  戲消青云驛,譏题皓發祠。貪過谷隱寺,留讀硯山碑。
  草没章台阯,堤横楚澤湄。野莲侵稻隴,亞柳壓城陴。
  遇物傷凋换,登楼思漫瀰。金擷嫩橙子,瑿泛遠鸕鶿。
  仰竹藤纏屋,苫茆荻補籬。面梨通蒂朽,火米带芒炊。
  葦蘆針筒束,鯁魚箭羽鬐。芋羹真底可,鱸鱠漫劳思。
  北渚鎖魂望,南風著骨吹。度梅衣色漬,食稗馬蹄羸。
  院榷和泥
,官酤小麹醨。訛音煩繳繞,輕俗丑威儀。
  樹罕貞心柏,畦豐衛足葵。坳洼饒 ?矮,游惰壓庸緇。
  病賽鳥稱鬼,巫占瓦代龜。連陰蛙張王,瘴疟雪治醫。
  我正窮于是,君寧念及茲。一篇從日下,雙鯉送天涯。
  坐捧迷前席,行吟忘結綦。匡床鋪錯繡,几案踊靈芝。
  形影同初合,參商喻此離。扇因秋棄置,鏡異月盈虧。
  壯志誠難奪,良辰豈復追。寧牛終夜永,潘鬢去年衰。
  溟渤深那測,窮蒼意在誰。馭方輕騕袅,車肯重辛夷。
  臥轍希濡沫,低顏受颔頤。世情焉足怪,自省固堪悲。
  溷鼠虚求潔,籠禽方訝飢。猶勝憶黃犬,幸得早圖之。

 

紀懷,贈李六戶曹、崔二十功曹五十

  昔冠諸生首,初因三道征。公卿碧墀今,名姓白麻稱。
  日月光遥射,煙霄志漸弘。榮班聯錦繡,諫紙賜箋藤。
  便欲呈肝膽,何言犯股肱。椎埋沖斗劍,消碎瑩壺冰。
  赤縣才分務,青驄已迥乘。因騎度海鶻,擬殺蔽天鵬。
  縛虎聲空壯,連鰲力未勝。風翻波竟蹙,山壓勢逾崩。
  僇辱徒相困,蒼黃性不能。酣歌離峴頂,負氣入江陵。
  華表當蟾魄,高楼挂玉繩。角聲悲掉蕩,城影暗棱層。
  軍幕威容盛,官曹禮數兢。心雖出云鶴,身尚觸籠鷹。
  竦足良甘分,排衙苦未曾。通名參將校,抵掌見親朋。
  喣沫求涓滴,滄波怯斗升。荒居鄰鬼魅,羸馬步殑 ?。
  白草堂檐短,黃梅雨氣蒸。沾黏經汗席,颭閃盡油燈。
  夜怯餐膚蚋,朝煩拂面蝇。過從愁厭賤,專静畏猜仍。
  旅寓誰堪托,官聯自可
。甲科崔並騖,柱史李齊升。
  共展排空翼,俱遭激遠矰。他鄉元易感,同病轉相矜。
  投分多然諾,忘言少愛憎。誓將探肺腑,恥更辨淄渑。
  會宿形骸遠,論交意氣增。一心吞渤澥,戮力拔嵩琚C
  語到磨圭角,疑消破弩症。吹嘘期指掌,患難許檐簦。
  鎩翮鸞栖棘,藏鋒箭在弸。雪中方睹桂,木上莫施罾。
  且泛夤沿水,兼過被病僧。有時鞭款段,盡日醉懵僜.
  蹑屐看秧稻,敲船和采菱。叉魚江火合,唤客谷神應。
  嘯傲雖開口,幽憂復滿膺。望云鰭撥剌,透匣色腾凌。
  每想潢池寇,犹稽赤族懲。夔龍勞算畫,貔虎带威棱。
  逐鳥忠潛備,懸旌意遠凝。弢弓思徹札,絆驥悶牽縆.
  運甓調辛苦,聞雞屢寢興。閑隨人兀兀,夢聽鼓冬冬。
  班筆行看擲,黃陂莫漫澄。騏驎高閣上,須及壯時登。

 

答姨兄胡靈之見寄五十

  憶昔鳳翔城,齠年是事榮。理家煩伯舅,相宅盡吾兄。
  诗律蒙親授,朋游忝自迎。题頭筠管缦,教射角弓騂。
  矮馬駝騣 ?,
牛獸面纓。對談依赳赳,送客步盈盈。
  米碗諸賢讓,蠡杯大戶傾。一船席外語,三榼拍心精。
  傳盞加分數,横波擲目成。華奴歌淅淅,媚子舞卿卿。
  斗設狂為好,誰憂飲敗名。屠過隱朱亥,樓夢古秦嬴。
  環坐唯便草,投盤暫廢觥。春郊才爛熳,夕鼓已砰輟。
  荏苒移灰琯,喧闐倦塞兵。糟浆聞漸足,書劍訝無成。
  抵璧慚虚異,弹珠覺用輕。遂籠云際鶴,来狎谷中鶯。
  學問攻方苦,篇章興太清。囊疏螢易透,錐鈍股多坑。
  筆陣戈矛合,文房棟桷撐。豆萁才敏俊,羽獵正崢嵘。
  岐下尋時别,京師觸處行。醉眠街北廟,閑繞宅南營。
  柳爱凌寒軟,梅憐上番驚。觀松青黛笠,欄葯紫霞英。
  盡日聽僧講,通宵詠月明。正耽幽趣樂,旋被宦途縈。
  吏晉資材枉,留秦歲序更。我髯黳數寸,君髮白千茎。
  芸閣懷鉛暇,姑峰带雪晴。何由身倚玉,空睹翰飛瓊。
  世道難于劍,讒言巧似笙。但憎心可轉,不解跽如擎。
  始效神羊觸,俄隨旅雁征。孤芳安可駐,五鼎幾時烹。
  潦倒沉泥滓,欹危践矯衡。登楼王粲望,落帽孟嘉情。
  巫峡連天水,章台塞路荆。雨摧漁火焰,風引竹枝聲。
  分作屯之蹇,那知困亦亨。官曹三語掾,國器萬尋楨。
  逸杰雄姿迥,皇王雅論評。蕙依潛可習,云合定誰令。
  原燎逢冰井,鴻流值木罂。智囊推有在,勇爵敢徒爭。
  迅拔看鵬舉,高音侍鶴鳴。所期人拭目,焉肯自佯盲。
  鉛鈍丁寧淬,芜荒展轉耕。窮通須豹變,撄搏笑狼獰。
  愧捧芝蘭贈,還披肺腑呈。此生如未死,未擬變平生。

 

酬許五康佐

  備迅君何晚,羈離我詎侍。鶴籠閑警露,鷹缚悶牽
  蓬阁深沉省,荊門遠慢州。課書同吏職,旅宦各鄉愁。
  白日傷心過,滄江滿眼流。嘶風悲代馬,喘月伴吳牛。
  枯涸方窮轍,生涯不繫舟。猿啼三峡雨,蝉報兩京秋。
  珠玉慚新贈,芝蘭添舊游。他年問狂客,須向老農求。

 

送崔侍御之岭南二十

  漢法戎施幕,秦官郡置監。蕭何歸舊印,鮑永授新衔。
  币聘雖盈箧,泥章未破緘。蛛懸絲繚繞,鵲報語詀諵。
  再礪神羊角,重開憲簡函。鞶纓驄赳赳,緌珮绣縿縿。
  逸翮憐鴻翥,離心覺刃劖。聯游亏片玉,洞照失明鑒。
  遥想車登嶺,那無淚滿衫。茅蒸連蟒氣,衣漬度梅黬。
  象斗緣谿竹,猿鳴带雨杉。颶風狂浩浩,韶石峻嶄嶄。
  宿浦宜深泊,祈瀧在至諴。瘴江乘早度,毒草莫親芟。
  试蛊看銀黑,排腥貴食咸。菌須虫已蠹,果重鳥先

  冰瑩懷貪水,霜清顧痛岩。珠璣當盡掷,薏苡詎能讒。
  荆俗欺王粲,吾生問季咸。遠書多不達,勤為枉攕攕

 

酬段丞與諸棋流會宿弊居見贈二十四

  鳴局寧虚日,閑窗任廢時。琴書甘盡棄,國井詎能窺。
  遠石疑填海,爭籌憶坐帷。赤心方苦鬥,紅蜀已先施。
  蛇勢縈山合,鴻聯度嶺遲。堂堂排直陣,袬袬逼羸師。
  懸劫偏深猛,回征特險巇。旁攻百道進,死戰萬般為。
  異日玄黃隊,今宵黑白棋。斫营看迥點,對壘重相持。
  善敗雖稱怯,驕盈最易欺。狼牙當必碎,虎口禍難移。
  乘勝同三捷,扶顛望一詞。希因送目便,敢恃指縱奇。
  退引防邊策,雄吟斬將詩。眠床都浪置,通夕共忘疲。
  曉雉風傳角,寒叢雪壓枝。繁星收玉版,諓月耀冰池。
  僧請聞鐘粥,宾催下葯卮。獸炎餘炭在,蜡淚短光衰。
  俯仰嗟陳跡,殷勤卜後期。公私牽去住,車馬各支離。
  分作終身癖,兼從是事隳。此中無限興,唯怕俗人知。

 

酬竇校書二十韻

  鷗鷺元相得,杯觴每共傳。芳游春闌熳,晴望月團圓。
  調笑風流劇,論文屬對全。員花珠並綴,看雪璧常連。
  竹寺荒唯好,松斋小更憐。潛投孟公轄,狂乞莫愁錢。
  塵土抛書卷,槍籌弄酒權。令夸齊箭道,力斗抹弓弦。
  但喜添樽滿,誰憂乏桂然。漸輕身外役,渾証飲中禅。
  及我辭云陛,逢君仕圃田。音徽千里斷,魂夢兩情偏。
  足聽猿啼雨,深藏馬腹鞭。官醪半清濁,夷饌染腥膻。
  顧影無依倚,甘心守静專。那知暮江上,俱會落英前。
  款曲生平在,悲涼歲序遷。鶴方同北渚,鴻又過南天。
  麗句慚虚擲,沉機懶強牽。粗酬珍重意,工拙定相懸。

 

泛江玩月十二

  楚塞分形勢,羊公壓大邦。因依多士子,參畫盡敦厖。
  岳璧閑相對,荀龍自有雙。共將船載酒,同泛月臨江。
  遠樹懸金镜,深潭倒玉幢。委波添净練,洞照滅凝釭。
  闐咽沙頭市,玲瓏竹岸窗。巴童唱巫峡,海客話神瀧。
  已困連飛盞,猶催未倒缸。飲荒情爛熳,風棹樂崢摐。
  勝事他年憶,愁心此夜降。知君皆逸韻,須為應莛撞。

 

痁臥聞幕中諸公征樂歡會,因有戲呈三十韻

  濩落因寒甚,沉陰與病偕。葯囊堆小案,書卷塞空斋。
  脹腹看成鼓,羸形渐比柴。道情憂易適,溫瘴氣難排。
  治 ?扶輕仗,開關立静街。耳鳴疑暮角,眼暗助昏霾。
  野竹連荒草,平陂接斷崖。坐隅甘對鵬,當路恐遭豺。
  蛇蛊迷弓影,雕翎落箭靫。晚籬喧斗雀,残菊半枯荄.
  悵望悲回雁,依遲傍古槐。一生長苦節,三省詎行怪。
  奔北翻成勇,司南占是呙。窮蒼真漠漠,風雨漫喈喈。
  彼美猶谿女,其誰佔館娃。誠知通有日,太極浩無涯。
  布卦求無妄,祈天愿孔皆。藏衰謀計拙,地僻往還乖。
  況羡蓮花侣,方欣綺席諧。鈿車迎妓樂,銀翰屈朋儕。
  白獰颦歌黛,同蹄墜舞釵。纖身霞出海,艷臉月臨淮。
  籌箸隨宜放,投盤止罰啀。紅娘留醉打,觥使及醒差。
  顧我潸孤憤,何人想獨懷。夜燈然檞葉,凍雪堕磚階。
  壞壁虚缸倚,深爐小火埋。鼠驕衔筆硯,被冷束筋骸。
  畢竟圖斟酌,先須遣癘痎。槍旗如在手,那復敢崴
?。

 

  總是玲瓏竹,兼藏浅漫溪。沙平深見底,石亂不成泥。
  煙火遥村落,桑麻隔稻畦。此中如有問,甘被到頭迷。

 

誚盧戡與予數約游三寺,戡獨沉醉而不行

  乘興無羈束,閑行信馬蹄。路幽穿竹遠,野迥望云低。
  素帚茅花亂,圓珠稻實齊。如何盧進士,空戀醉如泥。

 

遣春三首

  楊公三不惑,我惑兩般全。逢酒判身病,拈花盡意憐。
  水生低岸没,梅蹙小珠連。千萬紅顏輩,須驚又一年。

  柳眼開渾盡,梅心動已闌。風光好時少,杯酒病中難。
  學問慵都廢,聲名老更判。唯餘看花伴,未免憶長安。

  失卻游花伴,因風浪引將。柳堤遥認馬,梅径誤尋香。
  晚景行看謝,春心漸欲狂。園林都不到,何處枉風光。

 

歲日

  一日今年始,一年前事空。凄涼百年事,應與一年同。

 

湘南登臨湘樓

  高處望瀟湘,花時萬井香。雨餘憐日嫩,歲閨覺春長。
  霞刹分危榜,煙波透遠光。情知樓上好,不是仲宣鄉。

 

晚宴湘亭

  晚日宴清湘,晴空走艷陽。花低愁露醉,絮起覺春狂。
  舞旋紅裙急,歌垂碧袖長。甘心出童羖,須一盡时荒。

 

酒醒

  飲醉日將盡,醒時夜已闌。暗燈風焰曉,春席水窗寒。
  未解縈身带,猶傾墜枕冠。呼兒問狼藉,疑是夢中歡。

 

獨游

  遠地難逢侣,閑人且獨行。上山隨老鶴,接酒待残鶯。
  花當西施面,泉勝衛瑎清。鵜鶦滿春野,無限好同聲。

 

洞庭湖

  人生除泛海,便到洞庭波。駕浪沉西日,吞空接曙河。
  虞巡竟安在,軒樂詎曾過。唯有君山下,狂風萬古多。

 

雪天

  故鄉千里夢,往事萬重悲。小雪沉陰夜,閑窗老病時。
  獨聞歸去雁,偏詠别来詩。慚愧紅妝女,頻驚兩鬢絲。

 

贈熊士登

  平生本多思,況復老逢春。今日梅花下,他鄉值故人。

 

别嶺南熊判官

  十年常遠道,不忍别離聲。況復三巴外,仍逢萬里行。
  桐花新雨氣,梨葉晚春晴。到海知何日,風波從此生。

 

水上寄樂天

  眼前明月水,先入漢江流。漢水流江海,西江過庾樓。
  庾楼今夜月,君豈在樓頭。萬一樓頭望,還應望我愁。

 

夏陽亭臨望,寄河陽侍御堯

  望遠音書絕,臨川意緒長。殷勤眼前水,千里到河陽。

 

日高睡

  隔是身如夢,頻来不為名。憐君近南住,時得到山行。

 

輞川

  世累為身累,閑忙不自由。殷勤輞川水,何事出山流。

 

天壇歸

  為結區中累,因辭洞里花。還来舊城郭,煙火萬人家。

 

雨後

  倦寢數残更,孤燈暗又明。竹梢餘雨重,時復拂簾驚。

 

晴日

  多病苦虚羸,晴明強展眉。讀書心緒少,閑臥日長時。

 

直台

  麋入神羊隊,鳥驚海鷺眠。仍教百餘日,迎送直廳前。

 

行宫

  寥落古行宫,宫花寂寞紅。白頭宫女在,閑坐說玄宗。

 

醉行

  秋風方索漠,霜貌足暌攜。今日騎驄馬,街中醉蹋泥。

 

指巡胡

  遣悶多憑酒,公心只仰胡。挺身唯直指,無意獨欺愚。

 

飲新酒

  聞君新酒熟,況值菊花秋。莫怪平生志,圖消盡日愁。

 

香球

  顺俗唯團轉,居中莫動摇。爱君心不惻,猶訝火長燒。

 

嘉陵水

  爾是無心水,東流有恨無。我心無處說,也共爾何殊。

 

漫天嶺贈僧

  五上兩漫天,因師忏業緣。漫天無盡日,浮世有窮年。

 

百牢關

  天上無窮路,生期七十間。那堪九年内,五度百牢關。

 

二月十九日酬王十八全素

  君念世上川,嗟予老瘴天。那堪十日内,又長白頭年。

 

荥陽鄭公以稹寓居嚴茅有池塘之勝寄詩四首因有意Y

  激射分流闊,灣環此地多。暫停隨梗浪,猶閱敗霜荷。
  恨阻還江勢,思深到海波。自傷才畎澮,其奈贈珠何。

 

酬樂天寄蕲州簟

  蕲簟未經春,君先拭翠筠。知為熱時物,預與瘴中人。
  碾玉連心潤,编牙小片珍。霜凝青汗簡,冰透碧游鱗。
  水魄輕涵黛,琉璃薄带塵。夢成傷冷滑,驚臥老龍身。

 

酬李浙西先因從事見寄之作

  近日金鑾直,親于漢珥貂。内人傳帝命,丞相讓吾僚。
  浙郡懸旌遠,長安諭日遥。因君蕊珠贈,還一夢蝢]。

 

酬周從事望海亭見寄

  年老無流輩,行稀足薜蘿。熱時憐水近,高處見山多。
  衣袖長堪舞,喉嚨轉解歌。不辭狂復醉,人世有風波。

 

代杭民答樂天

  翠幕籠斜日,朱衣儼别筵。管弦凄欲罷,城郭望依然。
  路溢新城市,農開舊廢田。春坊幸無事,何惜借三年。

 

杏園

  浩浩長安車馬塵,狂風吹送每年春。
  門前本是虚空界,何事栽花誤世人。

 

菊花

  秋叢繞舍似陶家,遍繞籬邊日漸斜。
  不是花中偏爱菊,此花開盡更無花。

 

酬哥舒大少府寄同年科第

  前年科第偏年少,未解知羞最爱狂。九陌陌馳好鞍馬,
  八人同著彩衣裳。自言行樂朝朝是,豈料浮生漸漸忙。
  賴得官閑且疏散,到君花下憶諸郎。

 

幽栖

  野人自爱幽栖所,近對長松遠是山。盡日望雲心不繫,
  有時看月夜方閑。壺中天地乾坤外,夢裡身名旦暮間。
  遼海若思千歲鶴,且留城市會飛還。

 

清都春霽,寄胡三、吳十一

  蕊珠宫殿經微雨,草樹無塵耀眼光。白日留空天氣暖,
  好風飄樹柳陰涼。蜂炭宿露攢芳久,燕得新泥拂戶忙。
  時節催年春不住,武陵花謝憶諸郎。

 

華岳寺

  山前古寺臨長道,来往淹留為爱山。雙燕營巢始西别,
  百花成子又東還。暝驅羸馬頻看堠,曉聽鳴雞欲度關。
  羞見竇師無外役,竹窗依舊老身閑。

 

天壇上境

  野人性僻窮深僻,芸署官閑不似官。萬里洞中朝玉帝,
  九光霞外宿天壇。洪漣浩渺東溟曙,白日低回上境寒。
  因為南昌檢仙籍,馬君家世奉還丹。

 

尋西明寺僧不在

  春来日日到西林,飛錫經行不可尋。
  蓮池舊是無波水,莫逐狂風起浪心。

 

與吳侍御春游

  蒼龍闕下陪驄馬,紫閣峰頭見白云。
  滿眼流光隨日度,今朝花落更紛紛。

 

晚春

  昼静帘疏燕語頻,雙雙斗雀我階塵。
  柴扉日暮隨風掩,落盡閑花不見人。

 

先醉

  今日樽前敗飲名,三杯未盡不能傾。
  怪来花下長先醉,半是春風蕩酒情。

 

獨醉

  一樹芳菲也當春,漫隨車馬擁行塵。
  桃花解笑鶯能語,自醉自眠那藉人。

 

宿醉

  風引春心不自由,等閑沖席飲多籌。
  朝来始向花前覺,度瓵纁氻@夜愁。

 

俱醉

  聞道秋来怯夜寒,不辭泥水為杯盤。
  殷勤俱醉有深意,愁到醒時燈火闌。

 

羡醉

  綺陌高樓竟醉眠,共期憔悴不相憐。
  也應自有尋春日,虚度而今正少年。

 

憶醉

  自嘆旅人行意速,每嫌杯酒緩歸期。
  今朝偏遇醒時别,淚落風前憶醉時。

 

病醉

  醉伴見儂因病酒,道儂無酒不相窺。
  那知下葯還沽底,人去人来剩一卮。

 

擬醉

  九月閑宵初向火,一尊清酒始行杯。
  憐君城外遥相憶,冒雨沖泥黑地来。

 

勸醉

  竇家能酿消愁酒,但是愁人便與消。
  願我共君俱寂寞,只應連夜復連朝。

 

任醉

  本怕酒醒渾不飲,因君相勸覺情来。
  殷勤滿酌從聽醉,乍可欲醒還一杯。

 

同醉

  柏樹台中推事人,杏花壇上煉形真。
  心源一種閑如水,同醉櫻桃林下春。

 

狂醉

  一自柏台為御史,二年辜負兩京春。
  峴亭今日顛狂醉,舞引紅娘亂打人。

 

伴僧行

  春来求事百無成,因向愁中識道情。
  花滿杏園千萬樹,幾人能伴老僧行。

 

古寺

  古寺春餘日半斜,竹風蕭爽勝人家。
  花時不到有花院,意在尋僧不在花。

 

定僧

  落魄閑行不著家,遍尋春寺賞年華。
  野僧偶向花前定,滿樹狂風滿樹花。

 

觀心處

  滿坐喧喧笑語頻,獨憐方丈了無塵。
  燈前便是觀心處,要似觀心有幾人。

 

智度師二首

  四十年前馬上飛,功名藏盡擁禅衣。
  石榴園下擒生處,獨自閑行獨自歸。

  三陷思明三突圍,鐵衣抛盡衲禅衣。
  天津橋上無人識,閑憑欄杆望落暉。

 

西明寺牡丹

  花向琉璃地上生,光風炫轉紫雲英。
  自從天女盤中見,直至今朝眼更明。

 

憶楊十二

  去時芍葯才堪贈,看盡殘花已度春。
  只為情深偏愴别,等閑相見莫相親。

 

送復夢赴韋令幕

  世上于今重檢身,吾徒耽酒作狂人。
  西曹舊事多持法,慎莫吐他丞相茵。


共三百四十一首